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以宋人筆記看王荊公《許氏世譜》--許氏先世探賾之二  

2017-02-07 22:32:13|  分类: 許氏家族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者近著《许氏先世探赜》,述及先人许元之子许宗孟娶史学家《资治通鉴》副主编刘攽之女。刘攽家族是宋代著名的文学世家,这里单表刘攽之侄刘延世。延世字述之,又字玉孟,其父刘孜,北宋名臣刘敞、刘攽之弟。刘延世写了一本《孙公谈圃》,在“四库全书·子部·宋元笔记”中。细读之下,拍案惊奇,在这本北宋年间写的书里,有两处有关吾族许氏先人的记述。刘延世随父游宦期间,在汀州结识被贬的元祐党人孙升,仔细记下了孙升的许多回忆。故“口述历史”远非今日始也,古已有之。 


以宋人筆記看王荊公《許氏世譜》--許氏先世探賾之二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孙升(1037-1099),诗人,字君孚,高邮人。进士及第,曾为泰州判官。哲宗立,为监察御史,迁殿中侍御史。后出知济州。逾年,提点京西刑狱,召为金部员外郎,寻拜殿中侍御史,由起居郎擢中书舍人、直学士院。以天章阁待制知应天府,改集贤院学士。绍圣初,削职知房州,旋贬水部员外郎分司,又贬果州团练副使,汀州安置。卒,年六十二。《宋史》卷三四七有传。有《春秋传》若干卷,已佚。 


以宋人筆記看王荊公《許氏世譜》--許氏先世探賾之二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孙氏因名列反对王安石新法的“元祐党人”,于绍圣初年外贬。在汀州为避谤,搁笔不再作诗,元符二年,六十二岁的孙升卒于汀州。孙升为官几十年,熟知当朝一班官场中人和名流。于流寓之地,得识刘延世,视为忘年交,倾囊以授。孙升去世后,刘录所闻之语为《孙公谈圃》三卷,其中多述时事。于“建中靖国元年正月”成书,作序认为孙升所言“皆可以为后世法,亦足以见公平生所存之大节。”《孙公谈圃》可谓宝贵的宋代历史文献。

 

该书“卷上”有段文字说:

荆公为许子春作家谱,子春寄欧阳永叔,而隐其名。永叔未及观,后因曝书读之,称善,初疑荆公作,既而曰:“介甫安能为?必子固也。”

 

王安石,字介甫,世人又称王荆公。许元,字子春,欧阳修,字永叔,曾巩,字子固。历古以来,称呼人只是用字号,以示客气与礼貌,此风千年,直至四九年革命易帜遂告 

王荆公是散文大家,他受邀为许子春撰写家谱,子春收到后又寄给欧阳永叔看,请他审定,却隐而未告何人所写。不意欧阳永叔一直没来得及看,其后家里晒书时才看到,觉得写得很好,起初疑是王安石所做,既而再一想,觉得王安石哪能写得出,肯定是他的高足曾巩(字子固)。他是非常推崇曾巩的,于是成了一段不大不小的笑谈。 

 

以宋人筆記看王荊公《許氏世譜》--許氏先世探賾之二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明初朱右编选了一部唐宋散文《八先生文集》,至嘉靖年间,藏书家茅坤又复加以整理编选,取名《八大家文钞》,共百六十卷,唐宋八大家因此得名。这八位是唐代的韩愈、柳宗元和宋代的“三苏”(苏洵、苏轼、苏辙父子三人)、欧阳修、王安石、曾巩。故又有说是唐二家和宋六家。曾巩现在不大为人所知,然而,在宋代诗文革新运动中,曾巩的成就与贡献仅次于欧阳修,与王安石并驾齐驱。尽管曾巩年届不惑方得中进士,又大半生穷困潦倒,欧阳修、王安石、苏轼、这些执北宋文坛、政坛牛耳的大家,却都曾为其倾倒,钦佩不已。 

欧阳修对他这个弟子非常器重,他这样记述曾巩:“吾奇曾生者,始得之太学。初谓独轩然,百鸟而一鹗。”初相见就觉得他鹤立鸡群,毫不掩饰地对曾巩说,“过吾门者百千人,独于得生为喜。”(曾巩《上欧阳学士第二书》)他对曾巩如此偏爱,以致凡是好文章都认为是曾巩做的,文人痴迷,几度闹笑话。 

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欧阳修主持科考,看到一份试卷写得非常出色,便认定只有自己最喜欢的学生兼小老乡曾巩才写得出,有心点为第一,又恐别人说话。一番思量,忍痛点为第二,岂料公布之后并非曾巩,而是苏轼,苏轼由此登场。

 

以宋人筆記看王荊公《許氏世譜》--許氏先世探賾之二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欧阳修像

 

王安石是北宋文学大家,身居相位,对曾巩也是推崇备至,说曾巩学问渊博,当世文豪,“予不能攀。”庆历元年(1041年),二人在京城第一次见面,一见倾心,结为至交。他在赠曾巩的诗中说:“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借令不幸贱且死,后日犹为班与扬。”(《赠曾子固》)竟然说曾巩即便死了,也会成为班固和扬雄那样不朽的人物,流传千古。

 

而一代文豪苏轼对曾巩的道德文章也是极为钦佩与尊崇的,他比曾巩小十几岁,却是同年进士,都是欧阳修的门生。《送曾子固倅越得燕字》诗云:“醉翁门下士,杂沓难为贤。曾子独超轶,孤芳陋群妍。”称赞曾巩:“儒术远追齐稷下,文词近比汉京西。”(《曾子巩舍人挽词》)儒学修养堪比孟子、荀子,文章可比肩两汉。苏轼伯父的墓志铭,就是苏请曾巩写的。

 

精英阶层如此,民间也一样认同,曾巩去世后,人们如此评定他:“天下之文变而不善者数百年。欧阳文忠公始大正其体,一复于雅。其后公与王荆公介甫相继而出,为学者所宗。于是大宋之文章,炳然与汉唐侔盛矣。”(韩维《朝散郎试中书舍人轻车都尉赐紫金鱼袋曾公神道碑》)

 

他弟弟曾肇评价道:“是时宋兴八十余年,海内无事,异材间出。欧阳文忠公赫然特起,为学者宗师。公稍后出,遂与文忠公齐名。自朝廷至闾巷海隅障塞,妇人孺子皆能道公姓字。其所为文,落纸辄为人传去,不旬月而周天下。学士大夫手抄口诵,唯恐得之晚也。……世谓其辞于汉唐可方司马迁、韩愈,而要其归,必止于仁义,言近指远,虽《诗》、《书》之作者未能远过也。(《子固先生行状》)” 

苏门六君子之一的诗人陈师道,更对曾巩佩服得五体投地,曾巩去世后,陈十分伤心,写诗两首,题作《妾薄命》: 

其一:

主家十二楼,一身当三千。古来妾薄命,事主不尽年。起舞为主寿,相送南阳阡。忍著主衣裳,为人作春妍。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死者恐无知,妾身长自怜。 

其二:

叶落风不起,山空花自红。捐世不待老,惠妾无其终。一死尚可忍,百岁何当穷?天地岂不宽?妾身自不容。死者如有知,杀身以相从。向来歌舞地,夜雨鸣寒蛩。 

        

诗作未亡人之言,龙阳断袖之痛也,催人泪下。 

 

曾巩文风独特,深得两汉文章精髓,儒学纯正,不蔓不枝,后世文人如朱熹者,就深受其影响。明人茅坤甚至认为朱熹为文之道就是从曾巩处学来的。近世西风东渐,年轻人都不以为然了,然而唐宋文学,乃人类文学史上桂冠,惜祖宗衣钵,今人无托。

 

以宋人筆記看王荊公《許氏世譜》--許氏先世探賾之二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局事多暇。動履禔福。去遠誨論之益。忽忽三載之久。跧處窮徼。日迷汨於吏職之冗。固豈有樂意耶。去受代之期。難幸密邇。而替人寂然未聞。亦旦夕望望。果能遂逃曠弛。實自賢者之力。夏秋之交。道出府下。因以致謝左右。庶竟萬一。余冀順序珍重。前即召擢。偶便專此上問。不宜。鞏再拜。運勾奉議無黨鄉賢。二十七日。謹啟。” 

 

 

读这段孙升回忆,宋代像有网络似的,王荆公写的“许氏世谱序”,竟会当时文人尽知。在许氏家谱上,此事载于许元所写《祖宗世谱图序》一文,其末句有云:“既而又荷友人临川王安石为撰谱传,推究所始颇为详悉,用附于后云。宋嘉祐丙申裔孙许元谨序。” 这篇文章,笔者在嘉靖十八年的《新安许氏统宗谱》里看到。歙县的许氏史料保存得最多最好,这部明代宗谱非常珍贵,值得深入研究。 

 

以宋人筆記看王荊公《許氏世譜》--許氏先世探賾之二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嘉祐丙申乃宋仁宗嘉祐元年,公元1056这一年王安石三十六岁,虽名声日隆,尚未拜相。这篇《许氏世谱序》是王氏应衰年的许元所请,翻阅研究了当时存世的许氏唐宋谱牒,花了功夫的文章。王向宋室提出变法在嘉祐三年,是许元去世后的事了,他为许氏家谱作序时,尚无因改革社会而来的所谓骂名。史载,翌年四月,许元以六十九岁寿终,随即,五十岁的欧阳修为他写下《尚书工部郎中充天章阁待制许公墓志铭》,以年龄看,三人应是忘年交。

 

墓志说许元“曾祖諱,池州錄事參軍。祖諱,贈大理評事。父諱,尚書司封員外郎,贈工部侍郎。公娶馮氏,封崇德縣君,先公卒。子男二人:長曰宗旦,真州揚子孫主簿;次曰宗孟,守將作監主簿。女一人,適太常寺太祝滕希雅。”女婿滕希雅乃建造岳阳楼闻名后世的滕子京(宗良)的四公子。《宋史》许元墓志铭里,以及1983年江苏仪征出土的许元之子许宗孟墓志所述世系,与王安石的记载完全一致。可见王安石《许氏世谱》是信史。

 

今天看到诸多许氏宗谱上,王安石的这篇《许氏世谱序》落款是“时大宋熙甯戊申(注1068年)翰林学士宰相舒国公王安石拜撰”,或如嘉靖歙谱作“熙宁三年”,都是不对的,与许元生前所作《祖宗世次图序》年代不符。年份和官衔显然是后人未作考证加上去的。倘若有人因此文落款年代不符,而疑其真伪。那么,请看北宋流传到今天的刘延世《孙公谈圃》,孙升口述,即为明证。

 

天下姓氏何其多,除孔家因皇室推崇,世代官修,有连绵不断的两千五百年谱系,其他人家唐宋谱牒,都已杳不可见,或仅只字片语零星散落于史籍中。许氏,大族也,相传古时许国为楚所灭,子孙分散,皆以国为氏。王安石与许元、许平兄弟交谊深厚,应许元之邀,欣然为这一支许氏写了《许氏世谱》。这篇家谱述自曹魏时的许据,世系清楚,文采斐然,遂成许家瑰宝。普天之下,各处许氏子孙,九百多年来,大都自称是许据后人,俱各在家谱中收入此文。其实当时许氏多矣,这一点,无关本文宗旨,暂且不论。

 

另一段有关先祖处,在《孙公谈圃》“卷下”: 

许景山逖知维扬以卒,子子春既除服,往旧治,将丐府公理遗表事。时王丞相随为郡,子春以封状见之。谒通判,拒不见,子春大怒,拂衣去。而丞相闻之曰:“前日一封状甚谨,况其气节如此。”因立奏遗表,遂授太庙斋郎,时年已四十。终天章阁待制。

 

以宋人筆記看王荊公《許氏世譜》--許氏先世探賾之二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这是说许逖(字景山)去世后,其子许元为之处理后事,上遗表,皇室授以太庙斋郎之职,这时许元已四十岁,最后一步步做到天章阁待制的官。

 

一则孙升是高邮人,许逖因官扬州,到许元时,已徙居泰州海陵,孙、许两家系维扬同乡,同时期人,几十年前事,不致回忆有错。二来笔录者刘延世与许元是姻亲,许元之子许宗孟娶了他叔叔刘攽的女儿为妻,这一段口述历史就更不可能是野史了。 

 

许元之父许逖,乃许规次子,仕南唐为监察御史。国亡入宋,终官司封员外郎,知扬州。欧阳修亲为之作传《司封员外郎许公行状·欧阳文忠全集·居士集卷·第三十八》。

 

从史料看,子春公很有才学,但传世不以文名。他长于理财,十分干练,一生为国运筹。其平生作为,均在史册。然余读史书,宋时仍有诟病者。臧否人物,世不加察,徒以三人成虎。欧阳永叔在其身后力为辩白,列举其政绩种种,称道子春公管理政事之能。其曰“岂聚敛者哉?为人善谈论,与人交久而益笃。居家孝友,所得俸禄分给宗族,无亲疏之异。”知己者方有中肯之言,足使故友九泉之下,块垒冰释。

 

由王荆公“许氏世谱”,可知先人来自河南,子孙后入雍州,复至歙北,再徙泰州、真州。宋末始定居无锡。今有幸读到“孙公谈圃”,如明镫侍坐,听讲九百余年前之掌故。虽零缣断绢,隋侯之珠也,得之我福。 

 

许舍山人谨识  腊月廿九日 2017

----------------------------------------------------------------------------

延伸阅读:

1.王安石《许氏世谱》原文:见许舍山人网易博客

2.欧阳修《司封员外郎许公行状》原文:亦见许舍山人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