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2016-05-28 12:36:33|  分类: 美文共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图为陈巨来访日期间当众演示篆刻技法    

                         

2012年,有位雅好文史的朋友向我推荐新书《安持人物琐忆》,展读之下,甚是喜欢,言辞幽默古雅,生面别开,趣味隽永。读着读着,突然,发现书中谈到无锡秦氏、华氏,有“秦廷拭”者,莫非是同在南京经常联系的表叔秦廷楷教授的族中人?他的先人秦祖永先生乃清代著名书画家,更以《桐荫论画》一书享誉海内外。娶进嫁出,我们秦许两家是数百年的姻亲。发函一问,果然。廷楷叔叔回信说:

 

“。。。。该文唤起了我对儿时的回忆。文中所提之秦医生为我堂兄秦廷棫,肺科医生,我大伯父秦清曾第二子。大伯母名华温如。所以,秦医生姨母也姓华。华家在无锡也是大族,其宅与我家原熙春街宅相邻。谢谢你转发给我许多好文章。廷楷”

 

作者陈斝(1905-1984),字巨来,后以字行,号安持老人,浙江平湖人。篆刻名家,技法雍容华贵、严谨工稳,其元朱文印,出入秦汉,窥视宋唐,为近代第一,引来国中各大图书馆及书画高手纷纷请其刻制元朱鉴藏印,张大千、溥心畲、吴湖帆、叶恭绰、冯超然、张伯驹、谢稚柳等名家用印,出于陈手者甚多。施蛰存以“石破天惊留好手”加以赞誉,就连不肯轻易赞人的国画大师、鉴赏家吴湖帆先生也画上“占魁梅花图”赠之,以示首肯。这位先生天分极高,曾拜袁世凯次子袁寒云为师学习绘画,书法、丹青无一不精。49年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文史馆馆员,荒唐年代,二度牢狱之灾,先以右派在安徽劳教,后遇文革,仅因曾为汪精卫刻过图章而判现行反革命坐牢五年,彻底摧毁健康。著有《安持精舍印存》、《安持精舍印冣》、《盍斋藏印》、《安持精舍印话》、《古印举式》等。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回忆录《安持人物琐忆》原是陈巨来晚年以蝇头小楷写于旧卡纸,甚至香烟壳上的文字,最初稿本是陈巨来亲手交给施蛰存的,无标点,无段落,亦无篇章划分。其时陈、施二人同被关押牛棚之中,陈唯恐自己来日无多,就将文稿托付施,殷嘱倘有机缘一定为他出版。80年代末,经施蛰存之手,陈巨来的文章开始陆陆续续在《万象》杂志上连载,长达7年之久,影响巨大,深受读者追捧。

 

再十年,这部书稿方始正式结集出版,配上珍贵历史图片,以最完整版本示人。岁月荏苒,故人远行,内中人物都已不在人间,然而这些堙没无闻的前尘往事,琐碎杂谈,一经陈巨来信手拈来,以文白夹杂的文辞加以润色,居然一个个变得鲜活起来,情态如在眼前。人或谓此是民国版的“世说新语”,读罢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所述皆作者生平熟悉之书画界名流轶事,都为三四十年代名公巨卿,风云人物,如张大千、吴待秋、冯超然、吴湖帆,还有周炼霞、陆小曼等等。“以白描式手法把每个人物描绘得如闻其声,如见其人,读来令人拍案叫绝。”

 

安持老人诗云“座中多半历江山,读书岂徒窥户牖。如今惜别别如何,绿酒红灯引兴多。”这几句可谓总括了他的这部书。今从《安持人物琐忆》中辑出有关无锡秦、华世家一段文字,以飨同好,并送秦华后人。

 

许舍山人 2016.5.27

-------------------------------------------------- 

安持人物瑣憶:李烈均與華夫人   作者:陳巨來 

   

李烈钧,字协和,江西人,为清末日本士官军校第三期毕业生。清末时,中国派遣各省身高力壮者赴日士官学校学习军事,第一期只三人:冯耿光纫薇、吴锡永仲贤、许葆英伯明(此人回国后最不得意.后派在保定军官学校任教官.蒋光头为其学生也)。第二级、三期同时毕业,故统称为三期学生。(李宣倜释戡亦第三期生,一回国即任慈禧御前侍卫,后与冯许二人同为北方捧梅兰芳大将,称三元老云云。)李烈钧、程潜、李根源、孙传芳、孙道仁(福建第一任都督)均为赫赫有名人物,内尚有一福建人龚某,亦三期生也,与李烈钧有管鲍之交,最称莫逆。国初李任江西都督,即招龚自闽至赣任副官长之职。未及三个月龚请假回福州与一华二小姐结婚。华为无锡明代相国华洪山后裔(三笑小说华太师确有.此无锡大族也),美而艳。(她胞姊为余第六姑母之长媳.表兄徐涛瘦之妻也。)

       

龚副官长结婚后,特携夫妇二人摄影一帧,出示。李观之,李督登徒子也,一观伊人之小照,为之目眩神移。当时不动声色,对龚更宠任之,什么机要文件悉付提保存。又三月李温语谓龚曰:尔新婚不久,即返南昌,现在派你至福州与孙都督秘商要事,准假三个月何如?龚大喜过望。欣然返回去见孙督了。哪知孙督一见之后,立即将龚拘押入狱,不三日,即皇皇布告宣示云:据密报.龚某某自赣至上海后即以机要文件出卖给袁政府,证据确实,应立即就地正法,枪毙了。消息传至李烈钧处后,李大哭不已,特电龚夫人云:鲁夫为人诬告决无此事.现在事已如此,当每月津贴你五百元,以慰幽灵。请令兄华苕臣代汇,此时其兄已荣任副官处处长了。李每月五百元即由其兄代汇给龚夫人了。至李卸任赣督后,谓其兄云;现在本人已卸任了,每月五百元无从支付矣。准备本人先行出私囊二万元,一次付给令妹,一俟东山再起,仍按月再送。但希望令妹亲自来申(时李已居申矣)当面付之如何?其兄哪有不允之理,即去福州偕龚夫人一同来申了。时伊只计二十一二岁即住余姑母徐宅中(在西门林荫路)。其时先母常至六姑母家中,龚夫人亦跟了其姊呼先母为十一舅母者。时余只九岁。亦见过她、先母一见龚夫人,即云:生平所见美女,华二小姐为第一。后每有谈及她时,总是称美不已。余之大表兄,最封建,闽人风俗,凡是寡妇,例不得涂脂抹粉者,而其小姨雪花膏满面孔,衣服入时,一无幅居之状,余表兄对之,从不与之谈谈说说。视之蔑如焉。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1921年李烈钧、华世琦夫妇和儿子李赣鹏,李赣驹,李赣熊的合影。

 

在李烈钧第一次见二小姐时,有其兄华苕臣在旁.李一面孔孔老二道学姿态,除尽力安慰外,并设盛宴招待之,小心恭顺之至。华氏兄妹感动不已。距次日即召华见,与之云:“令妹如此青春.难道一世作孀妇吗?又无子嗣,现在己民国了,尽可择人再醮。望向令妹探询意见,如愿再嫁,本人当为物色一位高级长官嫁之如何?”苕臣即告二小姐,她意动了。及苕臣往告李氏后,李即单刀直入,告华云:“本人看她可怜,愿纳之,决不以妾礼相待,另买洋房居之。所有佣人一列称令妹为华太太可也。”于是龚夫人一变而成李家的华太大了,后生子女多人。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1922年李烈钧夫人华世琦女士和子女在一起

 

在福建孙道仁卸任后。告后任督军李厚基云:龚某某一无罪证,纯为李协和来密电嘱如此宣布罪状所枪决的。今闻取了其妻作妾,真人格丧尽了云云。其时李厚基之军法处长兼道尹为余第十二姑丈名朱景星聚五,以函泄之于徐氏姑丈家中了。其姊夫徐涛瘦得知.至余家中—一告于先父先君了。他并勒令夫人从此不准姊妹相见了云云。其后,事过了十多年,李烈钧大夫人死了、凡徐宅有喜庆大事,必送厚仪具款姻愚侄,且来躬贺。余姑丈及诸子均以戚礼迎之,惟独诗瘦表兄一人,见李来即避去了。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1931年李烈钧夫人华世琦女士和子女以及其他亲戚的合影

  

后李华居屋在今思南路(近建国路)一条大弄内,共四宅三楼大厦.第一家即李宅,二家不详,第三家程潜,第四家梅兰芳。在抗战前三年,程公方闲居无事,日以求人刻印为玩好,余以冷月之介与之相认识。先时程尚以每字三元作酬。余有一性习,凡为熟人,而谈得投机者,概不收润。程公每次见余一人时,必另出三五牌自吸烟相享(冷月同在则美丽牌了)。六月炎夏,余告辞时,程必特着夏布长衫恭送至大门口,仍遵古旧礼貌。故余后即不收润了。(暇当写文详记知己之感。)

 

某日程告余云:李协和有一杭世骏旧藏大鸡血石一方,以三千买得者,普通人看都不准云云。余云:李夫人家中叫华太太,老伯(后作了部下,始改称之为总长也)见过否?程叹了一口云:不但常见,并且试知其历史也。余即问之:当年是否乃龚夫人?程大奇,询余曰:这秘密事,你何以知之?余告之曰:华太太之胞姊吾的表嫂徐氏夫人呀。程云,那末你已尽知之矣,可不谈了。协和此事,丧尽天良与人格的事也。

 

抗战那年元旦,余突接上一日程来电.嘱至南京其家有事云云。元旦余至程宅,程出示旧鸡血一寸方二寸长一对,红木匣子刊乾隆御藏(伪也),石尚佳,价三千元之巨。余询之何处购得,云为荣宝斋出售者,余实告之:市价至多千元而已。其时李协和适至程宅贺年,程即以此二石示之,并为余作了介绍,询之云:比杭大宗一石孰优孰劣?李冷督督回之曰:论质地,我的好,但只成单,不及你成对。名贵呀。程云:吾们三人同趋你府中,由陈某某一评如何?李云:石在上海呀。李为人沉默寡言,一望而知为一大员风度,但其时年虽未满六十,已有气喘老态矣。程对之,忽而嬉谑,忽而嘲笑,竟仍如少年同学时一样。李惟微笑应之,有答亦甚幽默也。胜利时即死了。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1964年华世琦女士和在大陆的子女们的合影

 

一九六四年夏日,余至秦廷拭医生家中,观赏其所藏列代陶甬(秦之高祖即无锡秦祖永逸芬,祖及父即前三马路艺苑真赏社主人)正谈话之间,忽见一三轮车载二人来,一为老妇,一为卅馀男客,母子也。秦医生姨母姨母叫不绝口。这位老太太年约七十馀了,满头白发,全似银丝,而面容尚似四五十人,既端庄,又和蔼。余一观即知她年少时为一位绝色佳人也,听她满口福建土音之北京话,余询之曰:老太太.你福州人吗?她云:不是的,我无锡人也。余云:为何福州口音邪?她自我介绍云:我姓华,因为已五代住福州,所以有闽音也。时秦医郑重介绍云:这是我们姨妈李老太太呀。余恍然明白必李协和夫人矣,进—步询之云:徐诗瘦与你有亲戚关系否?她云:是我姊夫。先生,何以询之?余云:在民国二年你曾住徐宅,你姊,我姑母长媳也,我在九岁时常跟先母至徐宅,见过你多次也。你叫十一舅母者,即先母也。她又说:那末先生姓陈邪?你老太爷十一舅舅,也见过的了。余与她谈有二小时之久。她并告余:已不住思南路了。新居地址也告了我,我回身即忘了。这老夫人,如此高年仍可想像其当年之美,无怪李协和之忍心作此惨事也。前二月秦医奉父清曾命来取印章,余询之李夫人仍如旧日风度否?秦云:她尚在,八十四岁了,上次入浴,不幸跌了一交,现已腰折背躬,无复人形矣。余嘱转询起居,并告之云,其姊徐氏尚存,居北京,生活苦极云云。

 

注:1975年,华世琦病逝上海,1980年11月迁墓合葬于武宁县烈士陵园左侧半山腰。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李烈钧夫人华世琦晚年照

    《安持人物琐忆》中的无锡秦华世家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李烈钧上海的故居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