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以文会友在珍网 -- 写在谢舒先生作品研讨会后 许舍山人  

2015-07-28 23:41:33|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学时,读周而复的《上海的早晨》,见里面有这一群实业家们的“星二聚餐会”,就想,志同道合,无话不谈,定期沙龙聚聚,那一定很有趣味。后读李清照《金石录后序》,她与丈夫赵明诚都是嗜好文史字画的读书人,博雅君子,日常生活的文学氛围,按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浓的像咖啡一样。

 

“崇宁间,有人持徐熙《牡丹图》,求钱二十万。当时虽贵家子弟,求二十万钱岂易得耶?留信宿,计无所出而还之。夫妇相向惋怅者数日。” 

“竭其俸入以事铅椠。每获一书,即同共勘校,整集签题。得书画彝鼎,亦摩玩舒卷,指摘疵病,夜尽一烛为率。故能纸札精致,字画完整,冠诸收书家。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故虽处忧患困穷,而志不屈。” 

“食去重肉,衣去重采,首无明珠翡翠之饰,室无涂金刺绣之具,遇书史百家字不刓阙、本不讹谬者,辄市之,储作副本。自来家传周易、左氏传,故两家者流,文字最备。于是几案罗列,枕席枕藉,意会心谋,目往神授,乐在声色狗马之上。”

 

百读不厌,这样的生活令人神往。

 

不堪岁月结束,开放后,终于自己有能力在郊外置一新居,有了书房,读读写写,无人管束,在我,已颇觉称心了。去年进入珍网,讶觉此地竟有这多文学版友,未久得知大版乃多年至交钱兄的表姐,一代学人钱宝琮先生的外孙女,书香人家,百年渊源,怪乎珍版与众不同。以文会友,结识诸多良友,晚岁如此,夫复何求!

 

昨日的谢舒先生作品研讨会可谓难得,一众同好,识与不识,慕名自发而来,出席盛会盛宴,个个衣著光鲜,人间重晚晴,此即是矣。先生万里来归,一袭白衣飘逸,满面笑容,十分优雅。身怀利器而不自矜,每位读者发言后,先生总要起立道谢,对胞弟卫平教授,亦复如此。人品即书品,她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先生后半场的夫子自道,却说尽了为文的艰辛。自诉一篇《饥饿的父亲》,取材如采山之铜,写罢,体重竟轻了十斤。先生精神贵族,无论长篇短文,皆为捧心之作。

 

读谢舒先生的文章,宛如观看一幅幅细腻感人的美画,是莫大的精神享受。作者关爱现实,也总在思考和研究过去,怀抱这样的文心史识,与同好切磋探讨,推诚相见,累积汇合,就能看清历史的真实图像,那钓竿也就不会在历史长河边空茫地等待了。

 

我们一无所有地来到这个世上,必须有继承,否则我们就没有生存与发展的根据地。如今,人的精神状态已今非昔比,然而在人类社会中必存在着某种永恒的东西,那就是良知。先生首先是社会的良知,深具悲悯,不论写什么,总以正气感人。

 

百年来的中国,风云激荡,知识分子无不身在漩涡之中,或浮或沉。感时伤世,排遣胸中的忧愤,先生的文字是忧患文字,又色彩富丽,因而获得广大读者的共鸣。蚌病成珠,晚岁笔墨付风流,我眼中的谢舒先生像极了南渡以后的李清照。

 

珍珠读书会,文学之聚也,大得风气之先。毫无名利可言,垂老之人,因平生一点文字爱好而聚拢来,故虽性格各异,惺惺相惜,以优游林下之年,寝馈文学以终老,书生之幸多矣。

 

七月廿八夜记

------------------------------------------------------------------------------------- 

谢舒先生作品选读: 

我的父亲陶白:  http://www.xici.net/d195410735.htm 

中国玫瑰:          http://www.xici.net/d219725578.htm 

荣老师:              http://www.xici.net/d212794974.htm 

饥饿的父亲:       http://www.xici.net/d218522421.htm 

埋在镇江的黄金:http://www.xici.net/d218066162.htm

-------------------------------------------------------------------------------------------- 

以下照片均选自此日读书会来宾

 

旅居美国的谢舒先生与其弟陶卫平教授在研讨会上:

以文会友在珍网 -- 写在谢舒先生作品研讨会后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谢先生在聆听发言(左为珍网周版主): 
以文会友在珍网 -- 写在谢舒先生作品研讨会后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谢舒先生谈创作:
 
以文会友在珍网 -- 写在谢舒先生作品研讨会后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研讨会场景
以文会友在珍网 -- 写在谢舒先生作品研讨会后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合影
以文会友在珍网 -- 写在谢舒先生作品研讨会后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盛宴上的激情闪唱: 
以文会友在珍网 -- 写在谢舒先生作品研讨会后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