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刹那断送十分春 -- 读秦祖永先生跋后记 许舍山人  

2013-05-26 17:51:16|  分类: 許氏家族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搜索“许舍山人”,出现一拍卖消息,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开拍一件明代文物:“杨继盛《寿徐少湖翁师文》。立即注意到内列先祖许庭坚(常用一方“许舍山人”鉴赏闲章)、许仲堪许建封三兄弟的名字,这分明是我祖上收藏的诸多文物之一,为何出现在这里?

此手翰原由杨继盛裔孙珍藏,清初大收藏家宋荦于康熙二十二年任官直隶时,为杨继盛重修祠庙,再盛香火,杨氏后裔感恩戴德,以此家藏百余年的先人手迹酬赠。宋荦欣喜异常,遂邀极负盛名的文坛大家朱彝尊隶书题引,再请汪琬、张仁熙、邵长蘅等当时名家题跋。其后流转数姓,由无锡顾氏、许氏、秦氏相继递藏。明清两代先后在此上题跋的还有秦道然、钱伯埛、钱大昕、汪志伊、顾光旭、许庭坚、许仲堪、许建封、秦祖永等十三名家。各家题跋均对杨氏文稿啧啧称奇,叹为观止。这份手翰流传至今已历四百五十多年,“大则不遭兵火之劫,细亦不受蠹蚀之伤,”完好如昔保存到今天,忠烈之士,天地正气,信是神佑也! 

刹那断送十分春  读秦祖永跋后记       许舍山人撰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杨继盛寿徐文贞遗稿 手卷 水墨纸本

   

明嘉靖年间,因弹劾权势熏天的奸相严嵩而惨被折磨致死的兵部尚书杨继盛(字椒山),身后为人们推崇备至,谓其与战国屈原、南宋文天祥可鼎足称三,追谥“忠愍”,建祠于保定,《明史》有传。清顺治皇帝曰:“朕观明有二百七十年,忠谏之臣往往而有,至于不为强御,披膈犯颜,则无如杨继盛。而被祸惨烈,杀身成仁者,亦无如杨继盛。”乾隆皇帝则亲为杨继盛画像题诗。然而,这位明后期最被推崇的人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为正义不惜身死以殉道,正是中国人最高贵的一种精神,正史野史中均被视为士大夫精神和节操的完美诠释者、践行者,他的存世手泽却寥若晨星,前人曾谓“忠愍以忠烈震一世,雖片紙隻字,人爭寶貴,”故此一墨翰舊時可谓珍贵无比。

 

乾隆初,先祖蒙斋公以百二十金得此墨翰于邑中顾氏,父子“爱逾拱璧”。许氏兄弟还曾计划将此手翰刻碑勒石,列于椒山祠壁,以广流传,并遵父嘱将原稿“珠还璧返”给杨氏后人,以成一段佳话,惜未践行。2012年此一珍贵手卷由北京保利拍卖公司公开拍卖;5月30日起在北京农业展览馆预展,6月3日开拍,起价为50到80万,成交价为322万人民币。保利公司得于何处?原收藏者是何人?均不得而知,很是蹊跷。

 

十三篇题跋中,先人庭坚、仲堪、建封三位先生的墨迹赫然入目: 

许庭坚题跋:

     刹那断送十分春  读秦祖永跋后记       许舍山人撰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文山正气平原笔,宝轴时开锦带围。大节君臣惊折槛,深情师弟重传衣。
     政余集古欧公暇,身后求书汉室非。二百年来还合浦,青词钤阁任灰飞。 
     癸丑春二月望后一日  锡山后学许庭坚  钤印:许庭坚印、许舍山人 
 

许仲堪题跋:

   刹那断送十分春  读秦祖永跋后记       许舍山人撰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男儿立身贵不朽,辞翰翩翩复何有。能留大节峙乾坤,片纸残缣亦堪寿。
    椒山节烈照汗青,鹿角欲折胆如斗。碧血三年抱应生,余香千古生枷杻。
    淋漓正气挥洒余,遒劲还同笔谏柳。展卷欲观先再拜,如读秦碑及岣嵝。
    文中立言更有本,独取五谷芟粮莠。降幛前头拜相公,不肯雷同祝冈阜。
    立功立德斯千秋,近人孰解开斯口。乃知浩气还太虚,生平根枑良深厚。
    岂其一时仗激烈,不惜粉身兼碎首。此卷家传在子孙,沧桑变易经时久。
    漫堂先生鉴赏家,珠囊集古同欧九。鸾绫簟锦为装潢,同时题识多名手。
    朱门无端更抛散,流传不复记谁某。辟疆太史欣得之,跋语更署南泉叟。
    今来吾斋作清供,把玩不释忘卯酉。后生吊古生裵回,兴到狂吟时击缶。
    吁嗟乎!
    读书廿载钤山堂,文章都誉原无偶。青词万纸流人间,臭秽令人见欲呕。
    区区稿本事珍藏,造物还令鬼神守。物因人重信有然,不以工拙定妍丑。
    又闻尺幅墨梅在,古瘦清香无恙否。(墨梅公诏狱时赠冀梅轩比部者也,
    有古瘦清香元太始之句)安淂携来置我前,恰似参军配新妇。 

 錫山後學許仲堪   鈐印:許、仲堪、許氏美尊

 

许建封题跋:

     刹那断送十分春  读秦祖永跋后记       许舍山人撰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先子蒙斋公,以百二十金购得此卷于邑中顾氏,爱逾拱壁,宝藏者五十余年。每试建封曰:此杨氏酬商丘宋太宰茸祠之谊者,余欲仍归其裔孙,而远隔数千里,无因缘以达。异日当成余之志,建封谨志之。适桐城汪稼门先生司臬江苏,敬呈此卷求跋,先生欣然命笔,并以归还杨氏祠为言,俾得幸守,是固先子之志,而建封不敢忘者也。
忠愍公精忠大节,贯金石而泣鬼神,兹特其翰墨余事,阅数百年犹能珠还璧返,信乎有数存其间,非人力所能,与先生行将勒石,叽广其传,而先子及建封得厕名卷末,尤不胜附骥之幸云。  乾隆五十有八年春二月日躔降娄之次,锡山后学许建封桐叔氏盥手谨识。钤印:臣封、桐叔、臣有书画癖,东林静余先生后裔。
 
 

为《寿徐少湖翁师文》这一藏品题跋的,有的还是我许家的老亲,而学者钱大昕则是钱其琛的祖上,余与其胞兄钱其珏先生曾往来频繁,不意两家祖上还有此翰墨因缘。今钱老物故已七年,无法告知并共享矣,思则怆然。 

 
有“罗汉松”者,不谙何人也,写了一篇对这件拍卖品的考证介绍,名曰“辗转朱门宝拱璧,义烈椒山叹观止 — 杨继盛《寿徐少湖翁师文》卷叙”。《卷叙》文笔富丽,甚多考证,对收藏家许庭坚兄弟的介绍,引用了我的家史研究文章。这些史料,不到无锡查阅家谱,不到存有许氏藏书的两京、上海等地图书馆古籍部钩沉,是不可能清楚的。《卷叙》道;“此卷由明季大家朱彝尊隶题引首,由明季有清两朝鼎鼎大名的汪琬、张仁熙、邵长蘅、秦道然、钱伯埛、钱大昕、汪志伊、顾光旭、许庭坚、许仲堪、许建封、秦祖永等名家先后题跋,并由杨氏裔孙、宋荦、许氏一门、杨氏后裔辗转珍藏,数百年间几无间断,流传脉络极为清晰,信是奇珍能留大节峙乾坤,片纸残缣亦堪寿。

  刹那断送十分春  读秦祖永跋后记       许舍山人撰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秦祖永先生题跋

 

杨忠愍公,气节文章,昭垂史册,不待赘论。是卷向藏同里许氏,余于十年前见之,不胜钦羡。许固饶于资,好藏书,多蓄名人旧迹,已二百年矣。沧桑后均已散失,是卷独存,非神物呵护焉能至此。顷许氏昆仲携卷来寓,欲以归余,展阅之下,顿还旧观。奈患难后家无四壁,极力
营得之,顿慰积素。虽云烟过眼,本难长据为已有,今能留置余斋,讵非生平快事耶?书以志
喜。壬戌春二月初五日,楞烟外史祖永谨识。钤印:楞烟外史、祖永之印。

 

以上晚清无锡名画家秦祖永“壬戌春二月初五日”的题跋,是本卷最后一篇题跋。 许氏自明代中期从方湖许舍徒居无锡城内,终清一朝,代代都是太学生、贡生、恩贡生,一直是城中名门望族。家有仿刘歆《七略》之目的藏书楼,号曰“种学楼”,乾隆初,已“积善本万余卷”。许卓然(字蒙斋)乃是许氏第一代藏书家,生六子;庭坚(字麟石)、仲堪(字美尊)、建封(字桐叔)、地典(字司大)、坦之(字履吉)、光陛(字觐阳)。六兄弟均秉承家学,精研学问,老大、老二、老三更名重当时。无锡清代状元、同时代人顾皋评论道;“吾錫藏書家推許氏,而桐叔與伯兄、仲兄涵濡先澤,學問相切劘,邑中往往稱三許云。”旧时,书籍是财富的象征,况善本就达万余卷,许氏善经营,家富于资,且别具眼力,故“四方书贾挟善本至锡,必归许氏”(清·周镐《犊山类稿》)。许固饶于资,好藏书,多蓄名人旧迹,已二百年矣”同邑之人,彼此熟稔,秦跋所言当为无锡人对城中许家之公论。

  

然而,紧接着祖永先生就叹道“沧桑后均已散失,是卷独存。” 读到此,不觉黯然神伤。秦氏作跋,上距许氏兄弟在杨氏手卷上写下三篇富贵潇洒的题跋方七十年,离咸丰初秦祖永在许宅初见此一卷轴,对此“不胜钦羡”仅十载,曾为梁溪风雅的许氏万千家藏,牙籤充棟的“种学楼”,竟已风流云散,这使人非常惊讶,缘何?读者朋友,秦跋“沧桑”二字,显非一家一地之变,乃指长达十四年、整个国家民族伤筋动骨、咸丰直至同治初年之“洪杨之乱”也!旧时人称“长毛反”。   

清咸丰三年(1853)二月,太平军攻克并定都南京,改名天京,旋即占领镇江、扬州。并以天京为基地,北伐西征,如入无人之地,战火燃遍了大半个中国。狂飙所及,庐舍为墟,遍地瓦砾。咸丰十年(1860年)5月太平军在破解了清廷两年多的天京之围后,又开始东征。江南最富庶的地区随即沦为战区,到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兵锋所至,士人纷纷逃亡。5月22日攻取常州,30日上午(咸丰十年四月初十)攻克无锡和金匮。6月2日清晨攻下江阴,同日占领宜荆(今宜兴),占居了苏南广大地区,以苏州为首府建立苏福省。 

 

清军与太平军在无锡地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从1862 年12月开始至1863年12月,两军对无锡的争夺长达1年之久,直至1863年12月12日(同治二年十一月初二)太平军撤出无锡。半年多后,天京被清军攻克,“太平天国”终告灭亡。自咸丰十年四月初十太平军攻克无锡城到同治二年十一月初二其覆灭,太平军在无锡长达3年7个月。在这1291天的浩劫中,古城无锡惨遭破坏,人口锐减。城内及城郊的庙宇、寺院、观庵、祠堂几乎全毁,城中房屋仅存十之三,乡间田地荒芜,以致1864年春,无锡西南、西北各乡发生大饥荒,甚至人相食之惨绝人寰之事。据光绪《无锡金匮县志》卷八记载,咸丰元年,两县合计有人丁64万,至同治四年,两县仅余人丁21万,人丁损失率为67%.

 

铁蹄到处,常州6天死5万人。苏州城被屠十之二三,自杀十之二三,更兼此后之瘟疫流行,人口去半。宋代以来中国最富裕之江南,只因地处风暴中心,昔日经济上的富庶与繁华随风而逝,文化上的极致与优雅亦梦幻般消失以尽,“刹那断送十分春,富贵园林一洗贫”,江南全面破败。“几于百里无人烟,其中大半人民死亡,室庐焚毁,田亩无主,荒弃不耕”,“被难情形较他省尤甚,凡不忍见不忍闻之事,怵心刿目,罄笔难书,所谓铁人见之,亦当堕泪也”(寄云山人:《江南铁泪图》,)左宗棠在同治二年四月初十致李鸿章信函中说,他行军中看到的“浙中光景已是草昧以前世界。”诸君,诸君,请问这要倒退多少年?  

唐德刚教授在《晚清七十年 · 太平天国》的“卷首语”中写道:“时至晚清,改朝换代的周期已届,政府的统治大机器彻底锈烂,社会也百病丛生。广东洪秀全,一个典型‘“三家村’的土塾师,科场失意,转以‘拜上帝会’之名于广西聚众起义,企图建立一个梦想中的‘小天堂’。一群狂热信徒被逼上梁山,化宗教信仰为政治力量,终至酿成死人无数的“太平天国”大悲剧。” 

俄国趁虚侵占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土地60多万平方公里。第二次鸦片战争也就是此时发生的,清政府忙于内战,无心与外敌对抗,英法联军轻易地攻占天津、北京,大肆抢掠,火烧圆明园。人类历史上伤亡最大的战争不是一战、二战,是太平天国。此后,列强更视中国软弱可欺,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引发八国联军入侵,赔款白银四亿五千万两。太平军后四十年,清政府终于土崩瓦解。 

十余年的“太平天国”战事对中国的破坏,分明是一场浩劫,然而,四九年后的所谓马列主义历史学家,对此至多引用一句石达开的“东南处处有啼痕”,轻描淡写以带过。六十年来的教科书上,还誉之为推动历史进步的农民革命并为之歌功颂德,真是抹杀历史,愧对祖宗!凡对“太平天国”推崇备至,甚至认为这是一笔宝贵文化遗产者,应该读读梅毅所著《极乐诱惑 -“太平天国”的兴亡》,梅先生提出了以“历史良心”来审视洪秀全与太平天国的功过是非,从历史的破坏中寻觅可资建设的借鉴。  

罗汉松先生在卷叙》中顺序一一评述,他以收藏家的眼光考证,认为“许氏购此卷所费之120金(即白银120两)当也是当时极高的价目了。。。近人彭信威著《中国货币史》中列1731-1740年间物价水平为1石(即10斗或约300市斤)大米价1两白银,120金可购大米120石(36000市斤)。。。。项元汴(明人,许按)称购元钱选《山居图》卷价‘三十金’、文徵明《袁安卧雪图》卷‘原价十六两’、唐寅《嵩山十景》册‘计原值二十四金’。故,仅以价计,若椒山此卷置于万历朝,约价60两,几乎可当上述钱选卷、文徵明卷及唐寅册之和,可知其值之巨” 

    刹那断送十分春  读秦祖永跋后记       许舍山人撰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桐城大家汪志伊先生在手卷上的题跋 

 

秦祖永以《桐阴论画》享誉天下。君生道光五年,卒光绪十年,其生年“壬戌春”乃同治元年,即1862年。梁启超《李鸿章传》曰;“自同治元年壬戌春二月,李鸿章率八千人下上海,统领淮军、常胜军,转斗各地,大小数十战,始于松江,终于嘉兴常州,凡两周岁至同治三年甲子夏四月,平吴功成。”可见秦氏作跋时,无锡尚在太平军手中,从其所述许氏二百年之收藏“沧桑后均已散失,是卷独存。非神物呵护焉能至此。顷许氏昆仲携卷来寓,欲以归余,。。诸言,可知昔日锡邑人皆“钦羡”的这一脉许氏,此时已届式微,两百年的收藏在洪杨战乱中丧失殆尽,独存此杨继盛《寿徐少湖翁师文》。庭坚、仲堪、建封三兄弟已于嘉庆五年、乾隆五十九年、嘉庆二年相继去世,没有看到几代人世守的藏书和古董器物毁于“长毛”之乱。否则定痛心疾首不已。秦氏所谓“许氏昆仲”应已是许氏兄弟的后人(建封无出,以其长兄庭坚之子锦嗣)。  

         

先祖许庭坚有方藏书章曰“未必吾斋能世守 惟求此物得长存”,他们兄弟藏书家还录唐人杜暹之言:“清俸写来手自校,子孙读之知圣教,鬻及借人为不孝。”作为传世家训,高挂藏书樓上,谆谆相期以不朽。本手卷中,许氏父子用章,亦一再希望“子孙保之”“至宝寶是”,然而孰能料到七十年后竟会人亡书散,一国赤地千里,灾难深重达于极点?         

       刹那断送十分春  读秦祖永跋后记       许舍山人撰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刹那断送十分春  读秦祖永跋后记       许舍山人撰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一九六六年六月,祖母在锡弥留,时文革已猛烈来袭,我赶回无锡,生离死别,相对断肠,祖母送我一部套封线装的康熙字典,以作留念。还对我出示一份压在她枕下的曾祖父秉烈公(号旭初)遗嘱,上有三房子孙田产房产的划分,记得第一句是“尔母临终曾大呼。。。”,“洪杨兵变,避居梅里,”可见“洪杨兵变”对我许家之危害是其终生难忘之事。彼时我还是南外高二的学生,年少人毫无文物概念,只记得左边有一长排遗嘱见证人的签字画押,殊为遗憾的是,这份珍贵的遗嘱文革初被我母亲因惧祸烧掉了。 

秉烈公生咸丰三年,卒民国八年,同治“壬戌春二月”出让这一明代卷轴时,他才11岁。故去秦祖永家之“许氏昆仲”,应是秉烈公之父邦柱公(许仲堪唯一的重孙,生道光七年,卒同治二年)和他的堂弟祐槐(许庭坚之孙)等。而于太平军争夺无锡之战乱中,许氏一脉或逃亡,或被杀,家谱记载;庭坚之孙詵桂“殉难”、奭棠“军前效力,杀贼尽忠”,堂兄弟许桢被害,许植“避逆匪,迁居太伯乡小章家桥”,许桐、许楠“陷苏被掳”,许榛“纠聚民团奋身抵御,因贼势猖獗难支,随母赴水殉难”,一门死难多人,惨烈如此。家之乘犹国之史也,足证史载无锡人亡三分之二,举国人丧四分之一,是言之有据的。人既不存,物何以堪?出让独存之宝物实万般无奈之举。 

战乱前我许家仅历代善本藏书就有万余卷,至今多种史籍均有记载。“闻金寇犯京师,四顾茫然,盈箱溢箧,且恋恋,且怅怅,知其必不为己物矣。。既长物不能尽载,乃先去书之重大印本者,又去画之多幅者,又去古器之无款识者。后又去书之监本者,画之平常者,器之重大者。凡屡减去,尚载书十五车。至东海,连舻渡淮,又渡江,至建康。青州故第,尚锁书册什物,用屋十余间,期明年春再具舟载之。十二月,金人陷青州,凡所谓十余屋者,已皆为煨烬矣。”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中所叙,想亦是先人大难来临时之写照。两百年间,子孙前赴后继,以无数心血辛苦收藏、研究、考证之万千典籍文物,毁于一旦。何得之艰而失之易也!不由人掩卷叹息! 

椒山节烈,故物因人重,先祖对书斋中这一装以宝轴锦带的明人手翰,爱逾拱壁。至同治元年春,死里逃生的孙辈迫于生计欲出让,已宝藏许家百二三十年矣。迭经社会剧烈动荡,逃过兵燹水火之厄,独存于世,秦跋所谓“是卷独存”者,一言道尽许氏先人艰辛。“必不得已,先弃辎重,次衣被,次书册卷轴,次古器;独所谓宗器者,可自负抱,与身俱存亡!” 万仅一存,先祖护佑岂易哉! 

罗汉松先生在《卷叙》中说“许氏家败,此卷被秦祖永收得,秦氏欣喜若狂。”但细看秦跋,罗先生的断句:“非神物呵护焉能至此顷”,是无论如何说不通的,从上下文看,这里的“顷”字只能作“刚才”之意,且从未见有“至此顷”这样的说法,故而“顷”字应归下一句才对。然而问题也就出现了,怎么可能许氏后人刚刚将手卷送来秦府,秦家自己也“患难后家无四壁”,祖永先生立马就能付款?“极力营得之”也需要时间的啊!到底是留在秦氏书斋中看了一阵仍璧还许家,抑或贱卖给他了?这是个疑点,并未确定。兵荒马乱之际,秦许又是姻亲(仲堪次子许钧配秦仁渊之女,庭坚之孙文湧配名医、太学生秦灏之女),许氏后人出价想必不会比当年买入价高,否则祖永题跋不会不提及。极有可能这幅手卷終未捨得出售,其后仍在许氏后人手里,因为战乱后不久许氏重又崛起,没必要将最后的一点收藏倒掉,是文革的“破四旧”才最终使这件笥藏了数百年的宝物流散出来。  

有《锡山许氏宗谱》为证;浩劫过后,重振家声,清末许氏再起;庭坚公独剩之重孙士熊(1870—1920 )光绪甲午举人,留学英伦,而仲堪公独剩之重孙秉烈亦遣子嘉澍(1886-1930)赴日学军,均各成就一番事业。然四九易帜后,惟士熊东床李四光先生翁婿(生物學家鄒承魯)以科技名扬海内,余皆沉寂。辛亥百年以来,忧患得失何其多也,许氏一门又何能幸免?昔日种学楼藏书,今犹零星珍藏于国图、上图、南图、香港以及日本,吉光片羽,弥足珍贵。 

今夕何夕?先祖遗墨,一一重见天日,视则愧对先人,有泪如倾。然“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乃理之常。人亡弓,人得之,又胡足道。”所以区区记其终始者,非独为一家一姓,整理国故,存亡继绝,余亦一尽绵薄耳。  

旧邦新命,任重道远,诸君珍重努力。是为记。 

 

开放三十三年闰四月初十凌晨仲堪后人许树铮谨识 

:这第3778号拍品的成交价:322万

http://auction.socang.com/AuctionSpecShowProduct/2325320.html  

请参阅: 

http://xusheshanren.blog.163.com/blog/static/12149600520124289364607 

http://xusheshanren.blog.163.com/blog/static/12149600520125183034534/

  评论这张
 
阅读(9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