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讀族前輩許國鳳先生跋後記 文/許舍山人  

2013-05-20 19:53:37|  分类: 許氏家族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也在南京居住的同宗亲戚许雷珍和她的侄子许力来访,他们是无锡名画家许文熊的后人,因去年八月二日扬子晚报一篇对我和台湾堂弟相认的追踪报道而辗转与我联系上。这位亲戚虽比我年青得多,但高我两辈,她称我“树铮老师”,我称她为“先生”,前人称知识妇女为先生,本也自然。他们送我礼物,真是愧不敢当。然有两样十分高雅珍贵,一是老亲许文熊先生的外孙陈建东先生斥巨资、精心编辑出版的《无锡许光敷先生画册》,一是无锡图书馆王珂、徐勇辑注的《许国凤先生文存》。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跋后记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国凤先生(1876—1963)字彝定,号仁盦,光绪丁酉举人,官至内阁中书,学部主事。一代国学大师。先生幼承家学,少年时以常州府史学第一入庠,22岁中举,入内阁,又苦学三年,以优等第一毕业于清政府法律学堂,遂获财政部重用。他办事“处断若流”,“如衡称物,如鉴取形”,故由秘书直至参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年轻时他既积极参与“公车上书”,又为“光绪新政”出谋划策。民国年间以经世有用之学设帐授徒,门墙才彦如云,钱钟书先生父亲钱基博、钱基厚兄弟即其高足。其内兄秦肇煌乃中共创始人之一秦邦宪(博古)之父。先生著述宏富,凡述不矜奥博,而出以疏朗。书法则堪称极品,逸致翩翩又凝重有力,冠绝天下。

国凤先生之兄许文熊(1868-1937),字光敷,号梦梅居士,亦一代名儒,文才书法,独步一时,与吴观岱、赵鸿雪并称民国无锡仕女画三巨匠。先生以画为生,然一生心血所作,大半毁于文革。“破四旧”时,子孙惧祸,满箧整箱,投之以火,流散于他处的画作亦莫不遭此厄运。近年来,光敷之外孙、无锡陈建东先生煞费苦心,海内外搜求先生遗画,劫后残余,居然尚有可观,百余件画作,幅幅俱是精品。巨册问世,重显先生丰采, 朽壤之人重见天日,先生九泉无憾,则保存国粹,修复文明,建东功莫大焉。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跋后记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国凤先生虽著作等身,亦什九付于文革劫灰。此一厚册《文存》之出版,又岂易哉。尤难得者,新版已然售罄,送我之书乃雷珍先生页页精心复印而成,奶黄色封面甚为精致,倘不言明,犹当正版,足可乱真。拜领之下,中心感动。

老祖宗亲临寒舍,厚礼愧不敢当。雷珍先生思维敏捷,识见甚高,言谈间妙语如珠,其侄许力则寡言少语,含蓄沉静,研究生毕业,已入金融界,英俊小生,光彩照人。万两黄金易得,精神气质难寻,名门望族,累世书香,其子孙自与众不同,纵破帽过市,难掩其采,况生逢太平盛世也。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跋后记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主客作别,灯下夜读《文存》,真正如饮甘醇。先生镕炼经史,根抵盘深,篇篇玑珠,目不暇接,分明一板荡风云之历史长卷。读书人自有读书人之风骨,其治国之论,犹足可为今日南针。翻至第235页,突然眼前一亮,惊讶地看到国凤先生“丁巳九月十一日”,即民国六年深秋,在我家先人画卷上的题跋:《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后》,说的是先人许庭坚(字麟石,藏书家,擅丹青,生乾隆十年,卒嘉庆五年)为其侄赞周(名,赞周乃字,太学生,我之直系祖上,生乾隆四十三年,卒道光六年)画的一幅画。这幅画当时已“重付装潢”,我的曾祖父旭初公(名秉烈,号旭初,1853 - 1919)对刚从北京任上回来的亲戚许国凤先生出示此重裱后的百年家藏之物,请他题跋。国凤先生 “展览之下,敬慕之心油然而生”。他先是赞叹麟石先生“為人怡雅簡夷,與物無競。詩古文詞一以韓昌黎為宗。文學之外兼善繪事,筆情超逸,不染塵俗,深得董、巨神髓”,继则慨叹世风不古,人皆唯新是求,而視古物如敝履,使有識之士深痛之。他认为“蓋物質之所存,即為精神之附麗,舉凡圖書、彝鼎、器皿、章服之屬,茍為前代之所留貽,自當什襲珍藏,昭示來葉。此乃有常識者所當然,況為先人之遺墨哉,況藏之者為其賢子孫哉。”诚哉此言。 

然距先生为文方近百年,世界地覆天翻。君不见,经数十年革命扫荡,大批知识精英悲惨死去,除却博物馆,几家还有前朝旧物?有则定宝若拱璧矣。不要说民间文物,连道德斯文也扫地以尽了。非几代人不能重造中华,悲夫!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跋后记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许氏家谱 ·  许钺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跋后记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庚申之乱后,藏书家许仲堪唯一后人毓清(许钺之子)的五世家谱( 1927重修)

 

题跋又说,麟石先生的四世孙许士熊(1869-1920),毕业于伦敦大学,“以文章政绩驰誉海内,近更出长审计院”。当时士熊先生正履新于中央政府审计院副院长之任上。又谓“封翁之哲嗣嘉澍,亦游学东瀛,先后历任警务长,保卫梓桑,厥功甚伟”。祖父许嘉澍先生(1886-1930)留学日本,辛亥革命时襄助秦毓鎏先生共举义旗,为光复队司令,建国后任无锡警务长。“论者谓二人得力于新学者居多,余独谓由于家学渊源,笃承先志之所致”。

 

先生所言,极有见地,他是极重文化传承的。锡山许氏,世有明德,源远流长,其见于名家集者,唐宋不乏其人,欧阳修《许元传》,《许元墓志铭》,王安石《许氏世谱叙》、《泰州海陵县主薄许平墓志铭》,明顾宪成《孝廉静余许君墓志铭》。。。皆是。而锡山许氏始祖许旦,乃许平之孙,宋末从高邮迁来无锡。国凤与旭初公,君我两家,均为许旦后人。从明清家谱看,世世业儒,甚多功名成就之士。家学渊源,笃承先志,孰谓不是?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跋后记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许国凤先生小照 

 

由一轴乾嘉年间先人的画卷谈论至此,末了,国凤先生客气又诙谐地说要问问我的曾祖父,对此评论以为如何。曾祖父旭初公生咸丰三年,国凤先生生光绪二年。然国凤先生是26世,旭初公长国凤廿余岁,却是28世,低两辈。当年彼此间如何称呼今已不得而知,惟见文中国凤先生尊称旭初公为“封翁”。“封翁”也者,系称旧时因子孙显贵而受封典之人也(嘉澍公是三品,旭初公为五品),国凤先生可谓客气之至矣。礼仪之邦,民国井然。旭初公与士熊公同一班辈,其卒亦前后相差一年,一为民国八年,一为民国九年。士熊后人定居北京(李四光先生即其婿)已八十多年,血浓于水,南北家人至今犹鸿雁往来,亲情何可断也。

 

四九年大陆易帜,合族而居人家,大都枝散叶离,我“河上许氏”亦星散各地。这一件家藏清代中期的先人画作,应是老屋里解放后就不去开启的广漆大画箱内之物,置于大门东侧的家堂间(私家小祠堂)里。我们长房已迁居南京多年,文革“破四旧”期间,老屋未曾“抄家”,闻说除烧了几幅祖宗像外,他皆未动,然以后竟全都不知去向了。六六年夏,雨骤风狂中,祖母弃世。她身经三朝,历尽沧桑起落,笃信宗教之人,已视一切为身外之物,犹对我说,“许家好格辰光,有唐伯虎的中秋月亮图”。家父至死不知诸多祖传文物之下落,只告诉我这些东西“三房人家从未分过”。

 

人亡弓,人得之。六十年来家国,我父子二代,忧患得失何其多也。望七之人,惟愿小儿早日出道,不忘先辈,学有所成,则吾愿足矣,夫复何求?

 

许舍山人谨记 五月十九夜 2013

 

注:希道公:名,号修吾。父(宋末自高邮迁锡),祖(北宋进士),曾祖,高祖。。。均载于史籍。详见王安石《许氏世谱叙》、《泰州海陵县主薄许君墓志铭》,欧阳修《尚书工部郎中充天章阁待制许公墓志铭》、《宋史·许元传》及近年仪征出土的《許宗孟墓志》等。 

 

附:国凤先生题跋全文: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跋后记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后   丁巳九月十一日 

右畫卷系麟石先生遺墨。先生姓許氏,諱庭堅,為宋希道公二十四世孫,嘉慶己未恩貢生。為人怡雅簡夷,與物無競。詩古文詞一以韓昌黎為宗。文學之外兼善繪事,筆情超逸,不染塵俗,深得董、巨神髓。 

此卷為其侄贊周先生所作,雋雅獨絕。謹案;贊周先生諱鉞,即今旭初封翁之曾祖也。此卷舊藏封翁家,今秋重付裝潢,適余自京師歸,封翁出示余曰:此高伯祖麟石公為我曾祖贊周公所繪者,手澤所存,殊足寶貴。 

國鳳展覽之下,敬慕之心油然而生。慨自世風不古,一二自號開通者罔弗唯新是求,而視古物如敝履。有識者輒隱恫之。蓋物質之所存,即為精神之附麗,舉凡圖書、彝鼎、器皿、章服之屬,茍為前代之所留貽,自當什襲珍藏,昭示來葉。此乃有常識者所當然,況為先人之遺墨哉,況藏之者為其賢子孫哉。 

今麟石先生之四世孫士熊,畢業英倫大學,以文章政績馳譽海內,近更出長審計院。封翁之哲嗣嘉澍,亦遊學東瀛,先後任警務長,保衛梓桑,厥功甚偉。論者謂二人得力于新學者居多,余獨謂由於家學淵源,篤承先志之所致,質之封翁以為何如也。丁巳秋九月之吉國鳳謹跋

 

《题族前辈麟石先生画卷》跋后记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延伸阅读

崇宁路上旧书香之一:清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http://xusheshanren.blog.163.com/blog/static/1214960052011946221231/

清末留日学生许嘉澍传略:

http://xusheshanren.blog.163.com/blog/static/121496005201111211262337/

藏书家文献学家先祖许庭坚先生传:

http://xusheshanren.blog.163.com/blog/static/12149600520115502740438/

  评论这张
 
阅读(15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