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别离滋味浓似酒  

2012-08-13 20:21:06|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月十八日,省外贸轻工进出口公司的一位老同事突然来电,说有位我在深圳时的老友一直在寻找我,问可否将我手机号告诉他。原来是深圳老友高菁找我,多年不见了,高说吴健民、吴重宁也在找我。吴健民随即来电话,再过一会,尹熙熙越洋电话突然来,好高兴哦,话筒刚放下,中午刚开完会的吴重宁又来电话了,原来他们都在上海,好极了。二十年不通音讯,还有比这更高兴的事吗?这些当年在深圳、在公司、在火瓦巷外贸宿舍的老友,怎么都去了上海?又这么巧在上海都碰到一起,成了经常聚会的好友。人生难得开心事,当即约定本周末(22日)与他们都熟悉的舜天挚友薛萌一道过去,畅叙别后。

 

可笑我近年难得出门,竟然不知乘坐高铁要本人身份证,地铁将到南站,薛萌来电话问,这下急如星火,立即回头,呼儿唤妻送身份证到新街口,来回一折腾,已蹋了九点半的车子,使出当年的聪明劲儿,混上十点多的动车,到上海又赶往天目路口的徽珍源酒店,已晚了半个小时,众人齐齐在等了。

 

一众呼叫,拍肩握手,除了吴健民半点不老,岁月无情,其他人都已中年模样了,想他们看我更如此。器惟新,人惟旧,重逢滋味浓似酒。

 

谢谢你还记得我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重宁,高菁,健民,李宁,薛萌,山人。 拍照时海峰兄因赶火车已先走了。 

 

健民兄出生黄山岭下,钟灵毓秀,性情中人也。当年经贸委里,复旦出来的就他一个,但贸研所显然无用武之地,那时的火瓦巷省外贸宿舍,十几个进出口公司以及海关商检的的单身汉都住在一起,那时的业余时间有什么消遣的?连电视也没有,只是看书和聊天,楼上楼下,你来我往,就算开心事了。曾见报上有文章说,外贸聚集着一大批高素质的外语人才,信然。健民兄一俟开放,立即辞职去了美国强生。他和重宁兄都说这些年来跳了不知多少次槽了,然健民兄何以二十年过去依旧小青年一个,是何驻颜秘方?并非在酒,他一见诸多老友就醉了。

 

与高菁相识在深圳,当年想是住火瓦巷的尹熙熙介绍的,他俩是南大的研究生同学,自别深圳,二十年影踪全无。我向高兄问起香港老友史先生,非常意外地听到此兄因经济破产,竟已沦为车夫,真是人生无常。你想法联系他,我们也见见。初到深圳时,我一下陷入公司倒闭的窘境,他常从香港过来看我,他是那样的热爱人生,感染了我。他送的英国名牌全棉衬衫至今我还留着,看到就想起他来。
 
一直不敢多所回忆深圳,伤心之地也。三年日坐愁城,身心俱损,浪费宝贵光阴,那是拜改革大潮之赐。88年深圳海南热中,下海者境遇各异,几人成功?多数还是平平。91年回南京,加入不属省经贸委的另一进出口公司,那个头头我认识,原先是搞货源的,不料进去后就百般苛待我。此人心理有毛病,搞了好多人。我在那里只能搞单证,除非辞职。十年哦,我岂久居檐下人?终至最后与此人一场绝裂,往事不堪回首。做起自己的出口生意后,才峰回路转,又是一番人生。至少十年多不与外界联系,直到下岗后自己的生意走上轨道,拙诗有云“断枝折葵十五年,重返人间看新颜。”完全是我的心境写照。老友薛萌知我最深。

 

高兄略胖,仍还英气逼人handsome,言谈一如从前,连语速都没变,前天新夫人刚生了一个宝贝女儿,正自欢天喜地。这些年,高兄转战深圳-香港-新加坡,如今又到上海开公司。上帝特别眷顾,始终左右逢源,人生对他来说,如油一般平滑,我没这样的魄力和运气, envy而已.

 

海峰兄人大毕业,当年在商检已属凤毛麟角,昔日长身玉立,极富魅力,引众多靓女倾情的小伙子,今已俨然中年人,胖了,黑了,变得话多了,十足公务员模样,也已两鬓有霜,笑眯眯与以前判若两人,二十年不见,倍感亲切。
  
重宁兄是南大化学研究生,荦荦大方,印象至深,做事有条不紊,少有的明智睿容。父亲是文革时建设南京长江大桥的副总工,怪道家教甚好。其先在省翻译公司,这公司想搞外贸,他来跟我学单证,未久我对他说,学得可以了,单证没多少东西,再做下去就是重复劳动。他跳槽到了丹麦MAERSK船公司,凭实力很快独当一面,只晓得他在该公司南通总代理任上派到香港,这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师徒之谊呢,何以多年不垂下问?午夜萦回,水阔山长,不谙人在何方。他给我的家里、父母处,弟弟家的电话都不对了,遂断了联系。现在的人,只要几个月不联系,就是如此,况乎年深日久。
 

初识时小儿尚在襁褓,今已赴美读书,他的公子已是一米八的大小伙子,彼此焉得不老?老友宛若从前,论事条分缕析,头头是道,人到中年更臻成熟,一副麻省理工的风度气质。

 

在音讯中断二十年后又能相聚,别后悠悠,又经过了多少事。开心之余,感慨也多,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网上搜索早就可以找到我的啊,7月18日我告诉老友们网上甚多我的诗文,别后事,自传稿《我羡慕鹰的生活》里写的很清楚,很容易找我的呀。次日自己也去网上搜搜,不意在上海知青网我的诗文集下看到了一条南京刘怀祥六月底的留言,这才有了我与台湾堂弟重逢,才有了一个家庭八十二年凤还巢的绝世佳话,平日哪会去留心发布我诗文的地方会有留言?搜索时至多看看标题,自己的文字不去细看的。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健民兄时时想念着他风景绝佳的故乡黄山,特地在安徽餐馆宴客,包间里空调阴凉,甚是惬意。他点的都是《舌尖上的中国》提到的徽州名菜;臭鳜鱼,清炒鳝湖、金雀舌、火腿炖甲鱼、石耳炖鸡、黄山炖鸽、纸包三鲜、八公山豆腐,黄山土母鸡汤。。。吴语有谓“小菜灵来,只只好”,然此来非为吃也,别后事,诉不尽。到午后四点半钟因我和薛萌要赶火车宴散,满桌佳肴犹未去其半。
 
席间,李宁兄拨通美国尹熙熙的电话,一个个轮着跟他说几句。是他前不久回国时提议,众兄才着力寻找我,18号那天熙熙从美国来电话,畅谈五十多分钟,接着发近照过来,英文行云流水,literature。我曾打遍了电话找过他,我知道我们早晚会联系上的。
 
相别何依依,健民、重宁兄一直送我俩到地铁刷票口,互道珍重而别。重逢已过廿余年,上海之行,顿觉心理轻松许多。约定下次聚会在南京,诚如健民兄中英合璧所说;“期待ing”。


许舍山人谨记 八月十三 2012

 

  评论这张
 
阅读(15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