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崇宁路上旧书香 -- 清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文/许舍山人  

2011-10-04 19:30:40|  分类: 許氏家族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治終乃一時而短暫,文化之興衰,始長遠而更根本。    --  許倬雲

比較認同的是,我們的記憶應該是從個人史、家史一層一層綿密地織出來才成為國史。                                                                                                          --  龍應臺

------------------------------------------------------------------------------                                             

      崇寧路上舊書香 -- 青衿累葉的許氏文學世家

 

崇宁路在无锡都市中心,触目高楼林立,入夜则灯火璀璨,一片繁华景象。然而,君知否,半个世纪前的崇宁路中间是一条河,拦腰一座斜桥,桥东为小河上,桥西称大河上。这大、小河上乃是明清以来无锡城里人文渊蔽的“寸金地”,旧城中秦、孙、王、侯、许,诸望族世代聚居之地,临河一座座建筑雅致考究的宅第鳞次栉比。过去的崇宁路弥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

 

昔日,这里隔河为邻有四个许姓世家,既翕堂为乾隆年间由福建长乐搬来,即蜚声海内外的史学家许倬云先生家。宝善堂、继善堂为清代藏书家、文献学家许仲堪后裔的宅第。另一座是康熙十八年自安徽歙县迁入,即清末首任驻意大利钦差大臣许静山先生家。四宅三许,或同宗或远亲,均为唐睢阳太守许远后人,他们的家谱详载,代代都是读书人,青衿累叶,源远流长,故事何其多也!

 

家世渊源 

无锡许氏始祖徙自河南灵宝,靖康之难,宋室南渡,北方汉族士大夫随高宗大规模南迁,许氏这一支先至徽州,又转泰州,复至高邮,最后落籍无锡南乡的方湖。

许氏修谱甚早,惜晋唐谱牒俱已亡佚,今所存者,惟北宋学者王安石熙宁元年所撰《許氏世譜》,追根溯源,考据精确,清楚记载了许据这一支从东汉到宋末任泰州海陵县主薄许平的世系及事迹。元人陈高尝言:“近世家乘族谱之作,往往夤缘攀附,忘其先而冒其祖,吾其敢尽信乎?”这是对谱录伪滥之弊的中肯批判。但锡山许氏宗谱既明载始祖许旦是宋代进士许琳的儿子,且从高邮迁徙而来,那么托赖王安石和欧阳修的谱叙文章,我们的世系从汉魏许据起,就是代代有据的了。许据第十七世孙许远,字令威,唐天宝初进士,安史之乱中与张巡同守城池,食盡,“煮茶紙以食猶堅守”,城陷被执,不屈而死。但此役保障了江淮,使南方免却战乱之苦,大唐王朝因此得以延续百五十年,故嗣后朝廷屡有封赠,追念勛烈。史载,仅无锡一地,四九年前还有数处庙宇祭祀他,豪杰之士,百世俎豆。


唐亡,许遠之孙许儒“不義朱梁,自雍州入於江南,終身不出焉。”儒生稠,稠生規,規生遂、逖、迥三子。这个家族颇多故事。逖有子五人:恂,恢,怡,元,平,俱各为官当时。

 

有文献为证,同时期著名文人王安石、欧阳修、梅尧臣,范仲淹等与许氏兄弟尤其许元(字子春,庆历名臣,任江浙荆淮制置发运使,官至工部郎中天章阁待制,中国“定额”的首创者。)交谊深厚,彼此诗文唱和。王安石为这一支许氏写《许氏世谱叙》,及许平殁,又亲撰《泰州海陵县主簿许君墓志铭》。读书人皆知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脍灸人口,这种高尚情操对后世国人影响甚大,而许元与重修岳阳楼的滕子京是儿女亲家,却不为人知,但这是确凿无疑的,有欧阳修《许元传》及范仲淹《宋滕子京墓志铭》为证。1983年5月在仪征化纤厂工地出土許元之子許宗孟墓誌銘,铭文由许元女婿滕希雅撰写,滕希雅即滕子京之四公子。 

 

   青衿累葉的許氏文學世家 - 崇寧路上舊書香之一         文/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滕子京墓,位于安徽青阳县金龟源抱珠墩(今青阳县新河乡光荣村)

 

滕希雅撰写的墓志铭对死者世系的叙述是确切无疑的,与欧阳修、王安石对这一支许氏世系的记载,均相一致。许宗孟墓志所记世系,更有力地证明了王安石、欧阳修记载的许氏谱系是准确的:“曾大父,赠大理评事。大父,尚书司封员外郎,赠礼部伺郎。父,工部郎中,天章阁待制,赠左正议大夫。。。”

许平生子许琳,许琳之子许旦(许据廿六世孙)宋末自高邮迁锡,卜居开化乡(现属滨湖区)之方湖,敕封承事郎,后因孙贵,诰赠通政大夫、太常寺少卿。子一,名敦,字希道,号修吾,为乡里宿儒,精于礼乐,因其出生于无锡,被尊为锡山许氏一世祖。敦子四:德之、彻之、御之、衍之。长女嫁同邑尤辉,与长子德之同年举进士。锡山许氏的先世,自汉魏以至宋末迁徙无锡,均清楚载于史籍。


许德之(1076~1142)原名焕,字振叔,宋绍圣元年(1094)进士,曾任扬州法曹,宋末“维扬四杰”之一,擢司封郎中,迁太常寺少卿,以显谟阁学士知婺州。兄弟子侄,皆登科第,一门四进士。所居方湖鹤溪,因德之公宋宣和五年亲撰的一篇《许舍记》,从此改名为“许舍”,无锡人称“许舍里”。这里的山,也被唤做许舍山。今无锡南郊的西林大浮村,从前一直叫许墓,即许德之坟茔所在,无锡“四大始祖坟”之一,民国十六年合族重修,但毁于文革。许氏迁锡九百多年,传承有序,谱系彰彰可考,这一支出了25位进士,47位举人。

 

许仲堪是许德之家族二十四世孙,谱载;这一支于明朝成化年间从方湖许舍迁徙无锡城内夹城里,“康熙庚寅八月十六日自夹城徙居谈渡桥缘雪巷”,“乾隆癸未徙居南城门水缺巷北首”,其子孙清末徙居东门小河上(今崇宁路),置地起屋,府第典雅,与“少宰第”孙状元家、秦家、王家诸大宅为邻。另一房子孙于道光二十七年析居对岸的东河头巷。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王安石撰《许氏世谱》

 

许仲堪的高祖明辅,字瑞卿,例赠修职佐郎。生万历四十四年,卒顺治十七年。史载其子许涟(仲堪曾祖)“业儒”,而仲堪的祖父许椿和父亲卓然,都为国子监太学生。卓然,字修来,号蒙斋,精于学问,“貤赠修职郎”,生康熙五十年,卒乾隆三十七年。 

 

种学楼,锡邑第一的万卷藏书楼  

许氏三世单传,到许卓然时,家已积古籍善本万余卷,“仿刘歆《七略》之目”,在水曲巷宅内建楼藏书,名曰“种学楼”。史称卓然“先生破千金之橐,罗致万卷而隐于其中。邑中老师宿儒遇大典故及奇难字,必质疑于先生,先生随口指示,各解颐去。”卓然先生是无锡城里一流的学者。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种学楼藏书目序         (《犊山类稿·序》清·周镐撰)

 

此时的许家人丁兴旺,卓然有六个儿子:庭坚、仲堪、建封、地典、坦之、光陛,个个用功读书,精研学问。旧时,作为知识的载体,书籍象征着财富与地位,乾嘉时的这一脉许氏,家境殷实,已蔚为城中大家。对如此丰富的藏书,卓然先生是这样教导儿子们的: “汝曹识乃父之志乎?种榖买田,种菜买园,汝曹筋力脆弱不任事,兄弟又多,以千金置田园,析箸添灶,日形不足,且上农之力食九人,无以康济一世。今以‘七略’遗汝曹,避风雨,免徭役,不患脆弱,各以腹笥贮之,而公产自在,不病分析,开不竭之仓,馈贫饷乏,则康济一世而无难。闵子马曰‘学,殖也,不殖将落。’《礼》曰‘陈义以种,讲学以耨。’汝曹师古人意,耕之欲深,培之欲固,壅之欲厚,无摇其根,无伤其心,无助其长而忘其芸,及时而播之,成熟而收敛之。此则吾‘种学’之旨,而即汝曹世守之田园也。”

 

为儿孙深谋远虑,视藏书、读书、治学为万年根本之计。“感泣受命”,庭坚、仲堪、建封诸公子领会也深,父亲去后,他们兢兢业业,更加努力。其财力加之四代藏书的眼力,竟使“四方书贾挟善本至锡,必归许氏”。许氏藏书在当时的无锡首屈一指。                                                           

   

书非藏之难,是守之难,读之难。那时有的巨室大家,藏书充栋,但子孙束之高阁,尘封日积,仅饱蠹鱼之腹,充饥鼠之肠者,比比皆是。败家子甚至成捆出售转让,以偿淫乐之资。庭坚兄弟有鉴于此,录唐人杜暹之言:“清俸写来手自校,子孙读之知圣教,鬻及借人为不孝。”高挂在家里,作为传世家训。校勘研究,培养子孙为第一大事,种学楼的书,不准出售或借人,否则就是不孝,对不起祖宗。将藏书事业做到无锡第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无锡人自然要以“善承父志”赞誉他们了。  

 

雪泥鸿爪,从史籍看许氏藏书及成就  

居移气,养移性,身出这样的诗文礼乐之家,许氏兄弟个个是出类拔萃的文人雅士。老大庭坚字麟石,恩贡生。为人怡雅简夷,与物无竞。无论寒暑,日夕沉潜学问中,“诗古文辞,一以昌黎为宗。时文则法戚蘧庵、王墙东,鉥目刿心,不惊人不已。”“吐属旧,妙似魏晋间人,”他的夫人是山东陵县知县进士施立亭的独女,一生夫妇唱和。 庭坚著作等身,但落拓不自收拾,散轶过半。其存者,捶琴阁集,忍古斋稿,吴门记逰,锡山画苑,梁溪志异,古今文稿各若干卷。

 

庭坚以笔墨丹青名重一时,“画得董、巨神髓,人皆珍藏之。”他的山水画与鲍汀、俞瑅并称于时,还曾与名画家、姻亲邹一桂合作字画。《中国艺术家人名辞典》里,列有关于他的条目,近年还偶见其画作在民间拍卖行出现。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乾隆五十年先祖许庭坚先生在家抄本《危太朴集》后的题跋。此书后流入常熟铁琴铜剑楼。

中为子雍(瞿镛)先生题跋。 今藏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部。

 

老二仲堪,字美尊,别字眉岑,太学生。“自六经子史,旁及九流百家,靡不窥究。诗文以气胜,伸纸染翰,疾若风雨,下笔数千言,不屑点窜,时出绪余,习绘事,摹古篆刻,无弗工以神者。”著有:种学楼诗、放翁诗注、宋诗寸锦、本朝咏物诗、螺蛤集、读书分类随录、印史会要、雕虫馆印谱,及杂谱四卷。夫人身出名门,是国学生杨效溥女儿,仲堪先生中年后绝意科举,不问生产,闭门读书治学。杨氏掌管内外,总理一切,使这个食指浩繁的家“五十年隆盛如昔”,保证了子弟们心不旁骛,专心读书。

 

学界都说宋诗难注,莫过于苏轼、陆游二家,而陆诗尤为难注。仲堪极富才学,他对于陆诗从无人注解,很是感叹,“慨然引以自任”,在晚岁闭门读书养病之时,取出陆游的《剑南诗稿》八十五卷,汇萃决择,选取佳作为家塾课本,一一证明其出处而疏通其意类。又编陆游年谱一卷,力求做到“言与时合,事与地副”。他的编著,务求字字有来历,一字不妥,甚至连日求索,非得精当而后已。昔日陆游评宋代施元之(曾任官司谏)注苏东坡诗道:“司谏公以绝识博学名天下,用功深,历岁久,”仲堪认为他的《陆诗选注》对此已“无憾于东坡之意”了。这两部工程浩大的书,使病中的他“精血耗倦”。他的挚友周镐为他写了《陆诗选注序》,序中说:“施司谏注苏东坡诗,是靠了友人顾景繁之助,又得其子施宿后续之力才得以完成。而一部《陆诗选注》外加年谱一卷,却是有病之身的仲堪以一人之力完成的啊!且生在数百年后之人,来揣摩古人之心,其难更百倍于施氏了。”周镐接着写道“发嚆矢之先声,导滥觞之始波,美尊(仲堪)之意,于是乎在继长增高,以俟能者。后之君子,当共谅焉。”说得多好!

 

许仲堪无疑是宋以来陆游诗注第一人。施氏父子的苏诗注本以其繁徵博引,诠解详备,称誉士林。而以仲堪之学,其注陆诗亦定然堂庑深广。万分遗憾的是兵火燹焚,这两部文稿没有流传下来,否则仲堪先生当与其编选《唐诗三百首》的同乡蘅塘退士孙洙一样有名。世事难料,思则怅然。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乾隆五十七年 许仲堪先生在家抄本《滹南诗话》卷末的题跋(今藏上海图书馆)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南京图书馆藏《江苏诗征》中的许仲堪诗作《朝阳台》:千载高唐诧旧闻,侍臣词赋实超群。文章本是凌云构,真幻何须着意分。遂使痴人常说梦,几曾神女见行云。巫峰十二空朝暮,不住猿声叫夕曛。(清·王豫辑,道光元年焦山诗征阁刻本) 

 

老三建封,字桐叔,太学生。“专肆力于六经诸子,证坠辩妄。有郑樵范谔昌之遗体。”为人冲和而坚确,于世无忤,“性习静,有洁癖,绳床棐几位置,彝鼎、茗椀、觚勺之属,必清必整。好树艺,佳木异卉,罗列阶除,花时洒扫。闲轩抽架上宋元明诸公卷轴,焚香展玩,兴至,酌酒咏诗以为乐。。。平生好古求是,不近名誉。著有《咍奤集》、《已幸稿》二书。”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庭坚、建封参与编辑的《国朝六家诗抄》,乾隆年间治燕楼刊本

 

老四地典:卓然四子,字司大,自号竹香,别号红鹅主人,邑庠生。“年十七,以文授知郡侯潘峩溪先生,擢置第二。越一载,与仲兄同补博士弟子员。性英敏疏朗,自喜好读书,尤好猎说部言。家故富藏本,取前代裨野经志传记,涵濡其间,翰墨名画及狗彘草木、祥眚艳异,茍有益于世,横竖钩贯,手口弗倦。”“工为书,得平原、渤海遗意。诗极淡夷。所著《竹香稿》一卷,《志异新编》若干卷,《芝?杂录》一卷。”

 

老五坦之,字履吉,国学生。人以“书痴”目之。幼聪颖,涉猎辄能记诵。内敏外疎,洒落自任,平日潜心博览兄长们的著述,识微见远,众兄长都叹以为不及。

 

老六光陛,字觐阳,号秋湖,太学生,未见其传,与太学生、盐提举衔顾鸿逵(顾毓琇先生之祖上)为儿女亲家,这一房书香亦很足。 

 

卓然先生之孙、仲堪长子许镛“少颖敏,善读书,眉岑公爱之。。。朝夕唫诵,寒暑无虚日。未十岁,已尽读四子、五经、《史》、《汉》、八家文选诸书。人以为眉岑公有子,公亦未尝不以远到期之也。髫年应童子试,屡前列不售。。。家有种学楼,积书万余卷,蒙斋公手泽也,君悉意研究,靡所不窥。故其文淹雅贯通,为近今罕觏。岁己未,受知邑宰姚半塘先生。姚故知名士,不轻许可人者,一见以国士目之,拔取冠军,是岁遂逰庠。” 

 

父亲殁后,弟兄们将家事都委托给老二仲堪,潜心读书攻举业,真可谓“一家机杼,同织文章”。而仲堪素来勤俭,丝粟俱有节制。众人则推腴就瘠,不区厚薄,同居数十年,食指百计,相处极为融洽。这样的日事研究学问、独善己身的家族,“遇大义力任不辞”;乾隆五十年,江南大旱,赤地千里,太湖湖底朝天,饥民流离失所,惨不可言。许氏兄弟由老二仲堪出面,出谷平粜,又捐资助赈,存活无数。地方官吏上报朝廷,庭坚、仲堪兄弟相互推让,后以仲堪名应,“再辞不获,奉恩诏给予州佐,”授登仕佐郎。 

 

当时及后人评说  

清代除了官办书院,对“敦崇实学”的私塾义学的设立也予以鼓励。因之,锡地望族都普遍建有义学、私塾,以为振兴家族、培养人才之途径。私塾鼎盛一时,许氏私塾即其中之一,历官漳州、衢州知府的清代贤吏、著名学者周镐就是从许氏家塾中走出来的,他自幼与许卓然的儿子们同窗共读,手足情深,后与许仲堪为儿女亲家,周镐中举后还曾数年授徒许氏家塾。其所著《犊山类稿》记载了不少与许家有关的诗文、传记,使我们今天犹能窥见许氏之学及些许有关他们的情况。其庭坚传曰:

 

“余束发负笈许氏家塾。昆季皆秀发颖异,而君与美尊,尤为秀出。诗文之会,美尊风发泉涌,辄先脱稿,君则寂坐凝神如入禅定。及其成也,缒幽凿险,迥异恒蹊。尝谓君昆季之文如闘水火,相胜而各不相借。余观摩其间,兼收而并取焉。至今稍识文义者,君与美尊力也。” 周镐对许氏兄弟的人品学问十分赞赏,得益良多,旧谊至死不逾。  

 

钱钟书先生所著《谈艺录》颇关注许仲堪,其述如下: 

叶润臣《桥西杂记》云:“嵇承咸《梁溪书画征》,言其乡许眉岑仲堪注放翁诗甚详,未板行。不知存否。许与鲍若洲汀友善,乾嘉时人”云云。余就傅以来,居无锡日少;复遭乱离,名虽故土,实等互乡。。。

 

清末民初著名藏书家叶昌炽汇藏书家于一编的名著《藏书纪事诗》264诗为:“浦见龙起潜,许仲堪眉岑”,注释云:“。。。。其乡许氏富藏书。有许眉岑仲堪者,注放翁诗甚详。眉岑与鲍若洲汀交善,乾隆、嘉庆间人也。’”仲堪是乾隆时人,锡山许氏宗谱载,君生乾隆十年,卒乾隆五十九年,未入嘉庆也,叶先生未作详考。读过《清代散文名篇集粹》的,都知道《山中与鲍若洲书》。仲堪先生与鲍若洲交善,当属气味相投。许氏家富藏书,弟兄皆以学问闻于世,“余技旁及绘事篆刻,以故知名之士咸集其门。”

 

无锡地方志载:

许庭坚:字次谷,麟石,无锡人。嘉庆四年恩贡。父卓然,藏书万卷,庭坚枕葄其中。诗文缒幽凿险,迥异恒蹊,工山水,秀逸天成。著有《忍古斋诗文集》。 

许仲堪:字美尊,别字眉岑,清无锡人,诸生。家有藏书万余卷,日事研究。发为诗文,涉笔而就。所著有《种学楼诗》、《放翁诗注》、《宋诗寸锦》、《本朝咏物诗》、《螺蛤集》、《读书分类随录》、《印史会要》、《雕虫馆印谱》、《雑谱》四卷。

 

吴晗所著《江浙藏书家史略》,及近年出版的《文献家通考》中,均列有许仲堪、许庭坚之名,并介绍其藏书楼:种学楼,忍古斋。然而作者均不谙庭坚、仲堪乃嫡亲昆仲,且庭坚为长。当时人评无锡藏书家道: “吾锡藏书家推许氏,邑中往往称三许云。” 这“三许”就是庭坚、仲堪、建封三兄弟。庭坚、建封曾参与其师刘执玉选编的《国朝六家诗钞》, 留响至今。此书由邹一桂、沈德潜作序,乾隆三十二年出版,现存国内外多处公家图书馆。邹、沈皆进士出身,均高寿,以文才得乾隆皇帝赏识,一时文坛独步,领袖群伦。 

 

有清三百年,明辅这一房,代代都是太学生,国学生,恩增生。。。书香门第,名不虚传,他们也都不忘自己是许舍里人,许庭坚常用的一方藏书章就是“许舍山人”,慎终追远,不忘其根本。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先祖许仲堪先生在明版《后汉书》上的题款题款 (今藏南京图书馆)  

 

科举害人,在在令人宛然  

科举时代,读书人当然要谋求功名,但文章在命不在才,许氏兄弟虽才学出众而始终功名不就,且都因科举劳形早逝,身后传记,均出名家手笔,读来低回,也真实反映了一个时代:

 

“如君之才,可以大显于世,而顾十困省试,庚子科仅一膺房荐,而卒不遇,人亦莫有窥其蕴者。履吉死,君益多病,进取之志顿衰。遂键关着书,绝意贡举。”青云无路,仲堪先生中年后遂绝意仕进,志在学问。

 

建封“素赢,中岁得疾而读书益力。卒年五十一。”

 

《季弟司大传》是其长兄庭坚亲撰,说他这位小弟“殊不屑事场屋,而举业师日以此督之。灯昏掷卷,中夜彷皇,辄悲愤谓‘大丈夫务为不朽盛事。华盛时荣名不立,耄矣无能为也。’怅然者久之。。。既籍名诸生,戊子岁应京陵试,道出江上,以疾归,寻卒。”鄙薄功名,然终为之折,年仅十九。

 

坦之“年过三十,犹局蹐童子科,庚戌春,以病不能赴试,甚怏怏疾亟。时又举一女,家人故秘之,以男告,君跃起大笑,命治宾筵,作汤饼会。后询得实,乃长叹不言,数日而瞑。”年方三十三岁,尚在青年,时人惋惜他的学识品谊,伤其早逝。

 

到了卓然先生的孙辈,仍举业无望,被时人视为“其文淹雅貫通,為近今罕覯”的仲堪长子许镛,邑庠生,被教师、名士姚半塘目为“国士”,然三次落榜,“省试不售”。“君自伤”,嘉庆十一年秋“竟以疾卒”,卒仅三十四岁。科举害人,在在令人宛然。时至今日,中国考试制度之利弊,仍令人深思。

 

直到光绪二十年,七世治学之家,方有庭坚四世孙许士熊中举,名登科甲。 

 

清香原不要人知 -- 藏书散失后的书香绵延 

咸丰十年太平军攻占无锡,以及同治二年清军攻克无锡,都打得十分惨烈,一城瓦砾遍地,人亡三分之二。“东南处处有啼痕”,苏南地区,路行二三十里,不见居民。昔日温饱之家,大半成为饿殍。从万历到道光,二百五十年间家计隆盛,藏书四代之久的许氏学统之链,经洪杨巨变,从此环断链失。“庚申之乱”中,子孙或“杀敌尽忠”,或“殉髪匪难”,或“迁徙”别处,死难多人,创巨痛深。许氏子孙或“杀敌尽忠”,或“殉髪匪难”,或“迁徙”别处。庭坚兄弟六人,惟三家有后,大房许庭坚男丁独存士熊,二房许仲堪只剩孙子毓清,小房许光陛家宅第烧毁。人既伤亡,书何以存?多少珍贵藏书,子孙世守数百年之物,毁于一旦。种学楼藏书除少量流入瞿氏铁琴铜剑楼和张氏爱日精庐等处,大都散失。遗世独存者,散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香港以及日本等处,吉光片羽,弥足珍贵。

 

藏书家往往也是校勘、鉴定高手。前向网上看到深圳拍卖一部先祖许庭坚收藏的“严秋水先生真迹”册页,上有庭坚公亲笔题记和数方钤印,其一藏书章尤为引人注意:“未必吾斋能世守,惟求此物得长存”,苦心孤诣,谆谆告诫子孙。然而,非后人不孝,世局纷争,战乱频仍,更兼新近六十年来无数政治运动,文物何得长存?崇宁路大量家藏历代字画、祖宗画像,均毁于或失于文革,至此,许氏文物尽失。

 

许士熊,甲午举人,伦敦大学毕业,外交家,清末民初颇有名气,管理留英、德、法三国学生事务,考察宪政大臣编译,交通银行稽查处坐办兼调查银行事宜,湖北候选道驻日本公使馆额外参赞三等参赞、二等参赞,教育部秘书审计处审计员,政事堂参议,国务院参议,水利局副总裁,审计院副院长,外交委员会委员。光绪二十八年翻译出版很有影响的《欧洲各国变法史》,光绪三十三年译英国高尔顿著《英国通典》。士熊之女许璘(号淑彬),曾任北京女师大法语、钢琴教师,其夫婿即科学家李四光先生,曾任地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其独生女李林,1949年与同在英国留学的无锡人邹承鲁结婚。邹、许两家本是远房姻亲,承鲁先生乃人工合成胰岛素之首席科学家,一门三院士,堪称佳话。士熊子三,长子许坤,美国康奈尔大学机电系毕业,民国时北大教授,并任北平电车公司总工程师。八十多年来这一房定居北京,后人三分之二在美国。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著名油画:伟人与科学家李四光钱学森

 

许仲堪后人于清末徙居乡绅人家集中的寸金地小河上。直至大陆易帜,这座宅第仍有专门的书房,小桥流水的荷池花园,及接待友朋的雅致的厅堂。世守文化传统,人文氛围浓郁的家居环境,时时熏陶着家族后人,这才是文学世家的精神家园。

 

从家谱看,数百年来,娶进嫁出,许氏均与锡地书香人家、名门望族联姻:施氏、顾氏、秦氏、钱氏、华氏、孙氏、过氏、邹氏、丁氏、杨氏、蒋氏、高氏、侯氏、胡氏、浦氏、尤氏。。。有的还是世代姻亲。世家大族的姻娅联络,使得梁溪久享“文献之邦”的美誉。

 

这个文化世家,清末却出了个武官许嘉澍,盖因晚清政事腐败,民族危机日深,中国的知识阶层也不再墨守几千年“唯有读书高”的旧观念,救亡图存,富国强兵,兴起了留洋学军事的热潮。光绪二十八年,仲堪先生六世孙,十六岁的许嘉澍自备斧资,随其恩师吴稚晖先生东渡日本。三年后毕业于陆军学校。这期间曾发生一件轰动日中两国的日本“成城事件”,是一场因驻日公使受命于清廷不肯为自费赴日报考军校的“江浙九学生”签署保函而引发的声势浩大的学潮,许嘉澍即九学生之一。他的入学担保人是前期入学的章宗祥。与他同时留学的秦毓鎏,蔡锷,陶成章,蒋百里,陈独秀,吴玉章,许崇智,方声洞,苏曼殊,阎锡山,黄兴,胡汉民,杨度,廖仲恺夫妇,陈衡恪,鲁迅等,都是民国时期或叱咤风云,或名重一时的人物。在日本,他成了革命党人,毕生追随孙中山先生。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台湾出版的《中华民国国父实录》记载清末日本“成城学校事件”,吴敬恒即吴稚晖。

 

 

许嘉澍学成归国,清政府授以广东新军辎重营管带,在清末西式的广东新军中乃属翘楚人物。1910年(宣统二年)正月,在革命党人发动的庚戌新军起义(孙中山第九次革命)中,他与五位清将被清室下旨,指名捉拿追究。 1911辛亥之年,正在故乡的许嘉澍与革命党人秦毓鎏、钱基博等响应武昌革命,在无锡发动起义,众人公推他为光复队司令。民国成立,二十六岁的许嘉澍初为无锡巡警总局总巡官,后为无锡新政府第一任警务长,紧接着参加北伐战争,惜英年早逝。吴稚晖先生痛失高足,亲到许府为葬礼“点主”。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1948年许嘉澍后人摄于无锡    笔者在家父怀中。

 

最后,请读者诸君欣赏一份今年八月廿四日上午,日中关系史专家容应萸教授(容闳先生的侄孙女)在日本东洋文库发现的新史料;明治三十六年(时当光绪二十九年)四月一日至三十日成城学校自费生许嘉澍先生的留学费用结算表。故人已杳,雪泥鸿爪,见则不胜沧桑岁月感。

崇宁路上旧书香 –青衿累叶的许氏文学世家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仲堪后人、嘉澍之孙辛卯季秋写于南京东郊锦绣花园之兰馨园

  评论这张
 
阅读(20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