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弹指光阴六十年 文/许舍山人  

2010-09-06 11:13:14|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ent: Sunday, November 28, 2010 11:04 PM
Subject: 弹指光阴六十年

弹指光阴六十年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孙晶小弟,
 
感谢你远道来访,今天是我老母最高兴的一天,她终于看到了六十年前为时代受难的老邻居的后人,和我们一样,现在生活得很好,很是欣慰。我很欣赏小弟的高雅气质,很得令祖精华,常言道三代才能出精神贵族,尊府何止三代。看到你,古朴的孙家大院,你的姑婆“
孙大小姐”姊妹。。。一个个重又浮现在眼前,对崇宁路的记忆便又鲜活了起来。

 
 家母叹息道“一个甲子了,一个甲子。”是啊,弹指光阴六十年,她老人家记忆中还是学问很好身材颀长的年轻的孙文海先生,今日眼前却是他一表人才方过而立已为教授的孙子,连我,也感慨至深!
 
欢迎你常来我家谈谈,老母看着你送给她的礼物,说“太客气了,当不起的。”不必礼多,人来就好,这里也是你的家。
 
君有传神笔,凝人间瓣瓣血泪辛酸,画出你尚在年轻一气成疯的祖母,绝世容颜,春秋大义,其重无比也!
 
一零年十一月廿八夜

---------------------------------------------------------------------------

附:八月返乡开会记

 

八月返鄉開會記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八月返鄉開會記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八月十二日,無錫祠堂文化研究會給我打電話,約我次日去無錫參加編輯祠堂文化的會議,38度高溫,赤日炎炎,熱死人哦,我自己也上了年紀,去還是不去?再三考慮還是去,既然修復了許氏祠堂,無錫許家就不能沒有人出面,遠方的我,先去打個頭陣。無錫許氏要宣傳,無錫宣傳的錫地名人里,只有許靜山許思園祖孫。高鐵從南京到無錫只要半個小時,快極了,我不知道,還傻乎乎隔夜買的六點多的票,一夜未能安臥,天剛亮就起身。
 
到惠山,有湯糰店,飽嘗一頓,家鄉美食是南京吃不到的。進會場,已開會了,主持人一介紹我是南京趕來的某某某,鼓掌聲真使我難為情,從未謀面的史學家王曉弈先生特地坐過來向我介紹自己,夏泉生先生說我的“許舍尋根記”寫得很有感情,後來我才知道,文史學家沈虹太先生在无锡文史爱好者沙龍里推薦宣讀過,頗得大家好評。。。不出我所料,趕來開會的決定是對的。
 
放眼望去,大都垂老之人,只有一個老太太,瘦者多,大都氣質絕佳,會後交談得知都是無錫各大姓代表人物,有的是解放后被搞得要死要活的。
 
一邊的楊鈞健先生,復旦大學畢業,只能做個區醫院打雜的,坐我右邊的姓孫,說是崇寧路上人,一問竟是我貼隔壁的百年老鄰居,真巧!那可是“少宰第”孫狀元嫡系後人。我問他“孫大小姐”孫澍良是他什麽人,他說是大伯伯(無錫人稱姑媽為伯伯),那我就明白了,家母經常講起這鄰居孫家,她親眼看著這份人家“直吱吱里”敗落。据说孫家兒子孫文海很有學問,是教師,解放初被捉進監牢,後來說他喊反動口號,槍斃了,當年師生戀的媳婦一氣成瘋,後來成了“武癡”,家人不得不將她關在柴間屋里,門窗用木頭釘起來,丈夫死後一年,她也去了。孫老太太很有擔當,一看家境如此,還有兩孫子要撫養,就將出嫁的大女兒一家叫回來住,頂個門戶。二女兒孫毓良是我母親老同學,教師,丈夫去臺后杳無音訊,一直在娘家住到老死。
 
這位孫先生長我幾歲,原來他正是孫文海的兒子,自訴數十年一直在新疆,幾年前剛回來,崇寧路的老宅早就被“經租”了,解放后他祖母將他們送走,家裡只剩三個女人。我沒問他是怎麼去的新疆,我告訴他,記憶中,小時候總看到他們孫家白衣束腰在門前的河邊焚紙,悲悲切切,印象太深了。。。說起這些往事,彼此唏噓不已。無錫的崇寧路是前朝鄉紳人家集中的寸金地,最有名的就是少宰第孫家,那座明代宰相孫狀元的宏大府第,六百年高懸嘉靖皇帝手書“少宅第”匾額的門樓、“尚書”“博士”的牌坊在破四舊中轟然推倒,整座宅第文革後居然還一齊拆毀,變作公安局,我家精緻的廳堂雖有文物部門一再呼籲,在舊城改造中也蕩然無存,變成了中級法院。八十高齡的宗親許倬云先生現在已是蜚聲海內外的史學大家,連央臺“大家”欄目也要採訪他,然而1948年他的父親海軍中將伯翔公若不將他們一家搬到台灣去,生來殘疾的倬云先生解放後是連大學門都跨不進的。革命,不就是要革這些人家的命么?這條路上,幾家能予倖免?無錫惠山腳下曾擠滿名門望族的祠堂,四九年後毀壞殆盡,文物不可再生,是很可惜,然而請看崇寧路上人,人猶如此,物何以堪?
 
會議招待一頓中飯,非常精緻豐盛,他們還說我的打的費可以拿來報銷,原來無錫市政府拿出二十幾個億來打造惠山這條祠堂街。不管其中如何地為自己的政績考慮,這麼多錢能用在恢復傳統文化上,這在中國怕是很少的了,有的地方至今還左得很呢。
 
滿耳鄉音,我是第一次和故鄉人坐在一道開會,真是如聞仙樂耳暫明,老先生們一個個作生逢盛世狀,能言善談者多,發言口若懸河,妙趣橫生,說要利用國家的錢辦好修復、出書等事情,這都是些沒有功利心的老人,氣氛很是熱烈。愛國愛鄉愛家,古往今來,有良心有能力者莫不如此也。
 
九月五日記 2010

  评论这张
 
阅读(60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