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我從何处來 - 追蹤我的九百余年家史 文/许舍山人  

2010-04-22 10:07:37|  分类: 許氏家族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九百余年家史          文/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摄影:Tianlin Liu     引自:http://tlliu4848.blog.163.com/


 

 

      我從哪裡來 - 追蹤我的九百余年家史     许舍山人撰

 

我家世居無錫,五十多年前因家父工作調動,搬遷到省會南京。家父生前,我曾詢問過他,曾祖以前從哪裡來,他說傳說是安徽,并告訴我,我的祖父參與過修譜,但自家的家譜早已不知去向,史無前例的文革運動更將家中歷史遺物毀滅一空。十多年來我刻刻在心,到處打聽,去上海北京圖書館詢問,到安徽等地尋找,千呼萬喚,毫無結果。本已不抱希望,前年六月,突然有無錫圖書館古籍部朱剛先生發來手機短信:“許先生,你的家譜已找到,你父親廣枏字長民,生於民國十年辛酉十一月十三日,是嘉澍四子。”初聞震驚,繼則大喜過望,原來一部完整的《錫山許氏宗譜》八十多年來一直收藏在無錫圖書館,朱先生并告許家定居無錫已九百多年。。。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四百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漂泊的心靈終於找到了家園,我找到了根,聞訊立即攜子登程囬鄉。在典雅的無錫圖書館古籍閱覽室,我們父子一到,尋覓多年的千年家乘《錫山許氏宗譜》就以小車徐徐推出,兩摞線裝書,整整四十冊,這是民國十五年(1926年)最後一次修的譜,八十三年了,連先父也未見過,多年夢寐以求,一旦出現在眼前,自是心潮起伏,感慨萬分,我從哪裏來?六十之年,這個問題總算解決了,可以告慰先人,交代后人了,我何幸也!

 

家父所說的來自安徽,也是有根據的。天下許姓,本出河南,宗譜記載分明;我们無錫許氏始祖徙自河南固始,宋末隨高宗南遷,先至安徽,又移高郵,最後落籍無錫南鄉的方湖。據王安石《許氏世譜》記述,始祖為高陽公,名据,東漢末大司農,三國初魏典農校恃尉郡守。傳至第十七世祖許遠,字令威,唐天寶初進士,為安樂山所殺,後朝廷屢有封贈,史載四九年解放前無錫還有數處廟宇祭祀他。然前事杳渺,至廿六世祖旦,自高郵遷錫,居開化鄉(今湖濱區)之方湖,“年深異境猶吾境,身入他鄉即故鄉。”從此,家譜方翔實起來,錫山許氏,瓜绵瓞菶,九百餘年世表,歷歷可考。廿七世祖敦,字希道,即為錫山許氏始祖,其長子德之,字振叔,宋紹聖元年(1094)進士,顯謨閣大學士,戶部尚書,此為我遷錫二世祖,一門四進士,世代科第。錫山許氏,世居方湖鶴溪,因先祖德之公親撰的一篇《許舍記》,鶴溪從此改為許舍,無錫人又稱“許舍里”,這裡的山,也被叫做許舍山。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讀家譜,方知許舍是我的祖居地,近一千年來,這棵家族樹枝繁葉茂,許舍子孫繁衍,散處四方,錫地及周邊蘇州常州共有一百五十一支人馬。錫山許氏宗譜共有四十冊,我家是“細十三公”支,而細十三公有22支,我們屬於《方湖徙居夾層里》這一支,在第十七分冊上,此冊是記載細十三公支旺公派,即許德之後裔許旺一脈的譜系世表。旺公乃錫山許氏第十五世孫,後人繁多,我力薄,這裡,只研究其後人二十世明輔第七個兒子許漣這一房,這樣就省力得多。

廷珍 (十六世)

       旺長子,字世用,號南溪,恩授壽宮,配祝氏,生卒失考.

       子六:應麒,應麟,應鸞,應鵾嗣廷瑞後,應龍,應鳳嗣廷珮後.

 

應麒 (十七世)

       廷珍長子,字碧崖. 配陳氏,生卒并失考.葬夾城西渚惟字號.

       子三: 成學,成材,成業.

 

成學 (十八世)

       應麒長子,字奉崖,配郁氏.生卒并失考.附葬父瑩昭穴。

       子四:汝翼,元吉,元明,元鑛。

 

汝翼 (十九世)

       成學長子,字南泉,別字西泉。生萬歷二年甲戌九月二十八日,

       卒崇禎十四年辛巳七月初四日,年六十八。葬長腰山之溝南衣

       字號。

       配郁氏,生卒失考。葬宜興縣篠里尤字號。

       子一,明輔。

 

明輔 (二十世)

      汝翼子,字瑞卿,例贈修職佐郎。

      生萬歷四十四年丙辰四月初二日,卒順治十七年庚子四月

      初一日。年四十五。

      配戴氏,生卒俱失考。

      繼錢氏,例贈孺人,生萬歷四十年壬子九月二十九日,卒

                     康熙四十八年己丑十一月二十二日,年九十八

                     葬軍(山字旁)嶂南象山蝦須塢才字號。

      子七:洪、淵、源、澄、濤嗣明倫後、洙、漣。 俱錢出。

      徙居談渡橋之左  

 

許漣(二十一世)1657年-1728年

       明輔七子,字亦文,有傳。

       生順治十四年丁酉七月初六日,卒雍正六年戊申九月十四日,

       年七十二。

       配單氏,生順治十七年庚子六月二十九日,卒乾隆十四年己巳

                      十月初九日,九十。葬馬鞍塢。

       子一,椿。女一,適陸。

       康熙庚寅八月十六日,自夾城徙居談渡橋緣雪巷。

---------------------------

許椿 (二十二世):

       漣子,字萬春,號毅所,太學生。

       生康熙二十二年癸亥十一月初八日,

       卒乾隆二十七年壬午十一月二十六日。年八十。  

       配成氏,良翰公女。三賜粟帛,例贈孺人。生康熙二十二年

                  癸亥八月二十三日,卒乾隆三十三年戊子八月初二日,

                  年八十六。

       子一,卓然。

       女二:長適周驥來,苦節,詔旌,崇祀貞節祠。次適太學生

                  孫文德。        

       附葬父塋之旁

---------------------------

許卓然  (二十三世)1711年-1772年

        椿子,字修來,號蒙齋。太學生。貤贈修職郎。

        家有種學樓,積善本萬餘卷,丹黃甲乙,皆蒙齋公手澤。

        生康熙五十年辛卯四月二十二日,卒乾隆三十七年壬辰

        九月初十日。年六十二。

        配馬氏,邑庠生諱歧公長女,貤贈孺人。生康熙五十一年

                   壬辰二月十六日,卒乾隆二十八年癸未二月十五日,

                   年五十二。          

      側室杜氏,貤贈孺人,生康熙元年壬寅五月十五日,卒康熙

                        五十二年,年五十二。(注:这里生卒记录有错

      側室計氏,貤贈孺人,生乾隆七年壬戌十月十三日,卒嘉慶

                        二十年乙亥七月初四日,年七十四。

      子六:庭堅,馬出。 仲堪、建封、地典、坦之,杜出。

                光陛,計出。 

      乾隆癸未徙居南城門水缺巷北首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 

      附葬父塋之穆。計氏另葬九龍山馬鞍塢。

 

從萬歷年間的十九世汝翼起,家譜上才有明確的生卒年份;那么何時從方湖(即許舍)徙居城內夾城裡的呢?譜上未見記載,我認為至晚應在明中期,因為十七世應麒公已葬夾城,彼時當在成化年間了。汝翼生萬歷二年甲戌九月二十八日,卒崇禎十四年辛巳七月初四日,年六十八。子一,明輔。明輔,字瑞卿,例贈修職佐郎。生萬歷四十四年丙辰四月初二日,卒順治十七年庚子四月初一日,年四十五。原配戴氏,生卒失考。繼配錢氏,例贈孺人,生萬歷四十年壬子九月二十九日,卒康熙四十八年己丑十一月二十二日,年九十八歲。明輔名下註明:“徙居談渡橋之左”,在其獨子許漣名下,更詳細註明:“康熙庚寅八月十六日自夾城徙居談渡橋緣雪巷”。緣雪巷當在談渡橋之左,是很清楚的。這些地名,今日仍舊。

 

史載許漣“業儒”,是許明輔第七個兒子,獨子許椿,許椿又僅卓然一個兒子,椿與卓然,兩世單傳,皆國子監太學生。卓然,字修來,號蒙齋。太學生。貤贈修職郎。生康熙五十年辛卯四月二十二日,卒乾隆三十七年壬辰九月初十日。年六十二。 乾隆癸未徙居南城門水曲巷北首。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家裡從談渡橋緣雪巷搬入南門水曲巷。卓然家筑有藏書樓,名種學樓,積善本萬餘卷,人丁也很興旺,有六個兒子:庭堅、仲堪、建封、地典、坦之、光陛,個個精研學問,家譜中為他們祖孫三代而立的篇篇傳記,對此介紹至詳,人物呼之欲出。舊時,作為知識的載體,書籍象徵着財富與地位,此時的這一脈許氏,家境殷實,富藏書,已蔚為城中大家,史稱“四方書賈,挾善本至錫,必歸許氏。”種學樓內高懸唐人杜暹之言,“清俸寫來手自校,子孫讀之知圣教,鬻及借人為不孝。”以為家訓。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种学楼藏书目序》          《犊山类稿·序》清·周镐撰

 

吳晗所著《江浙藏書家史略》及近年出版的《文獻家通考》中,均列有許仲堪、許庭堅之名,并介紹他們的藏書樓:種學樓和忍古齋,然而作者不知庭堅、仲堪乃嫡親昆仲,且庭堅為長。清代無錫的藏書家中,人評:“吾锡藏書家推許氏,邑中往往稱三許云。” 這“三許”就是庭堅、仲堪、建封三個親兄弟。庭堅、建封兄弟倆曾參与其師劉執玉選編的《國朝六家詩鈔》, 當時影響不小,至今仍有研究價值。此書由鄒一桂、沈德潛作序,乾隆三十二年出版,現存國內外多處公家圖書館。鄒、沈乃許氏姻親,皆進士出身,均高夀,以文才得乾隆皇帝賞識,一時文壇獨步,領袖群倫。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九百余年家史              文/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九百余年家史              文/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據無錫地方志載: 

許庭堅:字次谷,麟石,無錫人。嘉慶四年恩貢。父卓然藏書

               萬卷,庭堅枕葄其中。詩文縋幽鑿險,迥異恒蹊,工

               山水,秀逸天成。著有忍古齋詩文集。 

許仲堪:字美尊,別字眉岑,清無錫人。諸生。家有藏書萬餘

               卷,日事研究,發為詩文,涉筆而就。所著有種學樓

               詩、放翁詩注、宋詩寸錦、本朝詠物詩、螺蛤集、讀

               書分類隨錄、印史會要、雕蟲館印譜雑譜四卷。

 

清代文學家周鎬跟許家是世交,他自幼負笈許氏家塾,後又與許仲堪為兒女親家,故窮其一生,與許氏六兄弟情深誼長,在其《犢山類稿》“眉岑許君傳”中說:“君博覽群書,家有種學樓,積善本萬餘卷,丹黃甲乙,皆蒙齋公手澤。君发其家藏,自六经子史,旁及九流百家,靡不窥究。诗文以气胜,下笔数千言,不屑点窜,时出绪余,习绘事,摹古篆刻,无弗工以神者。” “伸纸染翰,疾若风雨”。“鍵关著书,绝意贡举。”“君清臞骨立,性孤介,不茍諧于俗,未嘗以口惠悅人,遇大義,力任不辭。乙巳冬,江南大飢,出谷平糶,又捐資助賑。大吏將列名聞于朝,以君名應,再辭不獲,奉恩詔給予州佐。”一位無意仕進,志在學問,又關心民生疾苦的文人、善人,躍然紙上。

 

錢鐘書先生所著《談藝錄》提及清人葉潤臣的考證,頗關注許仲堪,如下:

葉潤臣《橋西雜記》云:“嵇承咸《梁溪書畫徵》言其鄉許眉岑

仲堪註放翁詩甚詳,未板行。不知存否。許與鮑若洲汀友善,乾

嘉時人” 云云。余就傅以來, 居無錫日少;復遭亂離,名雖故

土,實等互鄉。。。

 

清末民初著名藏書家葉昌熾匯藏書家於一編的名著《藏書紀事詩》中說:“眉岑与鲍若洲汀交善”,讀過《清代散文名篇集粹》的,都知道《山中與鮑若洲書》,先祖仲堪公與鮑若洲交善,當屬氣味相投。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許仲堪朝陽臺》:千載高唐詫舊聞,侍臣詞賦實超群。文章本是淩雲搆,真幻何須著意分。遂使癡人常說夢,幾曾神女見行雲。巫峰十二空朝暮,不住猿聲叫夕曛。 (清 王豫輯《江蘇詩徵》,道光元年焦山詩徵閣刻本)  南京圖書館藏                                                  
 
                               
庭堅以筆墨丹青名重一時,山水與鮑(汀)俞(王是)并稱於時,嘗與其“宗伯”鄒一桂合作字畫,《中國藝術家人名辭典》里,有有關他的条目,近年還偶見其畫作在拍賣行出現。作為乾嘉時期的文獻學家、藏書家,許庭堅許仲堪至今網上有名,一搜立得。
 
有清三百年,明輔這一房,代代都是太學生,國學生,恩增生。。。書香門第,名不虛傳,但他們都不曾忘記自己是許舍裡人,先祖許庭堅常用的一方藏書章就是“許舍山人”,慎終追遠,不忘其根本。
 
太平天國起義的歷史意義,今天看來大有商榷之處,從來只說它加速了清王朝的衰亡,它的歷史破壞性則不作討論,須知咸豐之亂,長達十四年,十分惨烈,史載死亡高達七千多萬,損失當時全國人口的四分之一。無錫一地,人亡三分之二。著名史學家唐德剛先生在《晚清七十年》中論道:
 
蘇南地區,往往二三十里,不見居民,有的地方人口僅存五分之一。
浙江省,   一片劫灰,道殣相望,昔日温饱之家,大半成为饿殍。 
安徽省,   皖南“野无耕种,村无炊烟,市人肉以相食”;
                  皖北“但有黄篙白骨,并无居民市镇,竟日不见一人”。 
江西省,   数百里“不闻鸡犬声,惟见饿民僵毙于道”。

一代史家,言出有據,信是明證。庭堅六兄弟,惟老大,老二,老六有後,家譜記載,咸豐之亂吾家亦創劇痛深,子孫或“殺敵盡忠”,或“殉髪匪難”,大房許庭堅到清末獨存重孫士熊一人,二房許仲堪一樣家口極為凋零,小房許光陛家廳堂燒毀。。。人猶傷亡,書何以存?“長毛”對中國文獻的破壞,為以前戰亂所未曾有。江南乃人文淵藪之地 ,戰亂期間,繁華落盡,藏書之家多數敗落,書樓大都灰飛煙滅,許氏藏書又何能幸免!種學樓的萬余卷藏书,如今尚有少許散存於北京中國國家圖書館、上圖、南圖、香港和日本,吉光片羽,彌足珍貴矣。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先祖許庭堅先生在家抄本《危太樸集》后的題跋,一方閑章即“許舍山人”。 此書後流入常熟瞿家,見子雍先生題跋。  (瞿鏞,字子雍,晚清四大私家藏書樓之一“鐵琴銅劍樓”第二代主人,嘉慶、道光年間著名古籍、金石收藏家。)今藏中國國家圖書館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乾隆五十七年 先祖許仲堪先生在家抄本《滹南詩話》末页上的題跋(今藏上海圖書館古籍善本部)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乾隆四十七年先祖許仲堪在明版《後漢書》上的手抄題跋及落款(藏南京圖書館古籍部)

 

許士熊,甲午舉人,又畢業于倫敦大學,外交家,民國初年頗有名氣,曾任教育部秘書,國務院參議,水利局副總裁,審計院副院長,外交委員會委員。光緒二十八年翻譯出版很有影響的《歐洲各國變法史》,光緒三十三年譯英國高爾頓著《英國通典》。士熊女一;許璘(許淑彬);女婿即頗受國家推崇的地質學家李四光先生,曾任地質部長,全國政協副主席,李四光先生的獨生女李林,1948年與同在英國留學的無錫人鄒承魯結婚,一門三院士,堪稱佳話,鄒家與許家本是遠房姻親,鄒承魯先生乃人工合成胰島素之首席科學家,八十多歲在京去世。士熊子三:坤、保和(早殤)、保均(有一女,居美)。許坤,美國康奈爾大學機電系畢業,民國十五年修譜时已是北大教授,并任北平電車公司總工程師。八十多年來士熊這一房定居北京,今後人三分之二在美國。解放前我們兩家一直是走動的,小房光華叔叔的太婆去世,喪簿上有李四光的簽名。解放后,不知是紅事還是白事,我叔公曾特地赴京參與,李四光先生以染紅的骨筷相贈。2008年冬,筆者赴京拜訪,八十四歲的金濤叔叔(士熊之孫,国家电网工程师),堂妹世平,以及表妹鄒宗平(李四光唯一的後人)非常熱情地接待了我,陪同一起到國家圖書館古籍善本部觀看清代先祖的藏書,宴請,贈書,在北京的日子里,天寒地凍,然親情融融。

 

 

2010年4月9日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李四光許淑彬夫婦和他們的獨生女李林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百年老親在國家圖書館古籍善本部:許士熊曾孫女,李四光孫女,嘉澍之孫(筆者)。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筆者在百年老親李四光先生銅像前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表妹鄒宗平送筆者的書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許庭堅、許仲堪昆仲的後人在北京。中間老人是許士熊之孫許金濤教授及夫人方箭筠教授。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在北京金濤叔叔家

 

“長毛”之亂後,許仲堪後人男丁惟剩曾孫秉烈(五品衔,候选州同)一人,於宣統年間徙居明清兩代鄉紳人家集中的寸金地小河上,自筑新宅寶善堂,買的是隔壁王家的一塊宅地(王家歷代名人輩出,當代則有陸小曼前夫王賡將軍、王廉、院士王序、王迅、王選。。。),與孫狀元“少宰第”為鄰,1958年門前河道填沒為路,小河上改名為崇寧路。許氏府第即崇寧路三十八號,前後五進,高掛齋匾,有雕刻精湛的磚雕門樓,宏大的廳堂,帶花園的書房,然而,在1992年的“舊城改造”中被全部拆毀。秉烈三子:嘉澍(字湛之),金澍(字鑑之),寶澍(字益之,妻陈静雅乃陳翰笙教授之妹,陳翰笙早年留学美国、德国,1921年获芝加哥大学硕士学位,1924年获柏林大学博士学位。1924年回国,被聘为北京大学教授。经李大钊介绍参加中共,后长期在海外搞研究,为中共工作。解放后任中科院學部委員,外交部顧問,北大教授,文革前的《中國建設》畫報就是宋慶齡陳翰笙主編的,二人的世紀友誼广为人知)。仲堪後人四九年後星散,分居上海、南京、鄭州、甘肅、四川、山東、廣東等地,天各一方。

 

仲堪子三:鏞,鈞,鉞。 

                 鏞:子三:均無後, 

          鈞:子四:長、次、三子均無後,四子鵠青,年52卒,未婚,

                 以學海次子維楨嗣。

                 維楨民國十三年卒,61歲,

                 維楨子二:鳳輝、鳳煥。鳳煥無後,卒失考。

                                  鳳輝四子:厚基、樹基、滋基、鴻基。              

鉞:子三:長子奕清無後,三子寅清之子邦和咸豐年間殉“髮匪之難”,

                 次子毓清,字萼樓,太學生,生嘉慶九年,卒道光八年,

                 毓清子一:邦柱,生道光七年,卒同治二年,年三十七歲。

                 邦柱子一:秉烈,字煥揚,號旭初,五品銜候選州同,

                 秉烈子三:嘉澍、金澍、寶澍。宣統三年徙居小河上。  

嘉澍:( 1886年 - 1930年 )秉烈長子,字湛之,畱學日本,

           清花翎三品銜,分省補用知府,廣東陸軍混成協輜重營管帶官,

           民國薦任職留蘇任用署無錫警務長,江蘇全省清鄉公署軍法官。

           生光緒十二年丙戌五月初九日,卒民国十九年,年四十五。

           娶武進邵毓瑾(1888-1966),太學生秋齋公女,生光緒

           年戊子三月初四日,卒一九六六年六月,年七十九。

           子五: 廣耀、廣燾、廣蓥、廣枬、廣釗。女二:琴嫻、鏡嫻。

 

以上是許仲堪一脈世表,許嘉澍五子,至四九年大陸易幟,惟四子廣枏獨存。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祖父許嘉澍先生光緒年間的三品補(全由五彩金絲珊瑚等繡成) 

 

我的祖父許嘉澍生光緒十二年(1886年), 卒民國十九年(1930年),留學日本,清花翎三品銜。他短暫的一生,可分為兩部分,一在廣東,一在故鄉無錫。是光復會、興中會、同盟會,直至革命黨的成員之一,畢生追隨孫中山先生。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僅十六歲即隨其恩師吳稚暉東渡日本,畢業於振武學堂,是吳稚暉為之投河,震驚日中兩國的“江浙九學生”之一,吳由此一舉,大名遠揚,後來成為民國要人。祖父初到日本的入學擔保人是前期入學的章宗祥,與他同時留學的蔡锷、蒋百里、陈独秀、廖仲恺、周树人、苏曼殊、曹汝霖等,很多後來成了民國政要与名人。

年十九學成歸國,被清政府授以廣東新軍輜重營管帶,在清末西式的廣東新軍中乃屬翹楚人物。1910年(宣统二年)正月,以革命黨人身份參加著名的庚戌起義(孫中山第九次起義),他的任務是刺殺廣東制台。起義慘敗,兩廣總督袁樹勛革職,清廷派重臣張人駿(其侄女即名作家張愛玲)“徹底究查”, 四月乙未(二十二日)宣统颁布“上諭”,宣布許嘉澍等六位清将“均着交部,分別議處”。台灣出版的《中華民國開國五十年文獻》這樣評價道:

  

庚戌起義后,各省新軍聞風興起,而黨中同志尢爭死赴義,翌年四月

二十七日廣州之役(辛亥黃花崗起義),十月武昌起義,民國于以成立,

嗚呼,烈矣!

 

當年清室如何處分已不得而知,家中惟傳嘉澍先生以丁忧回到無錫,繼續在故里響應孫中山推翻滿清創建共和的號召,聯絡同志,密謀起義。1911年十月十日,辛亥武昌起義爆發,南方各省紛紛響應,十一月五日,蘇州巡撫程德全宣布獨立,脫離清廷。當晚,在錫的革命黨人秦毓鎏、許嘉澍、錢鼎奎、吳千里、孫保圻,吳廷枚、錢基博(錢鐘書先生之父)等數十人,在小婁巷秦毓鎏家福壽堂漏夜密议起事,眾人公推許嘉澍為辛亥革命光復隊司令。次日嘉澍率光復團敢死隊進攻無錫、金匱兩縣署,清兵均棄械出降,繳獲印信,封存錢糧稅款,於是兵不血刃,無錫光復。這年,先生虚令二十六歲。 

 

1912年2月,清帝退位,南北共和,受孫中山先生親委,許嘉澍為第一任無錫警務長,緊接著參加北伐戰爭。。。可惜家中保存的他的朝服、官帽,及諸多前清和北伐時期的照片均毀於文革。好在這些均有史料記載,孫中山先生秘書馮自由所著之《革命逸史》,他的老友、革命黨人錢基厚先生(錢基博胞弟)所著《無錫光復志》述之甚詳,有關研究的新史料也不斷出現。中山大學仇江教授撰寫的《廣東新軍庚戌起義資料選編》中,甚至還有百年前祖父寫給清廷的報告,名曰《輜重營管帶許嘉澍報告》。據《無錫光復志》記載,辛亥革命一周年集會時,許嘉澍曾贈聯“協力同心掃除專制,去年今日建立共和。”以示祝賀。

              

可惜這樣的民國元老,卻英年早逝,1931年初,祖父本應摯友吳佩孚將軍之邀,要去北洋軍政府任職,不料因腦溢血突然去世,年僅四十五歲。吳稚暉先生痛失高足,親為葬儀“點主”。祖父從警務長職位退下后,地方上曾送來一塊金匾,掛在大廳側墻,此匾解放后即不知去向。我的祖母邵毓瑾先生,常州太學生邵秋齋先生獨生女,自幼熟讀四書五經,一生手不釋卷,是印光法師入室弟子,無錫佛學會主要成員,雖滿腹經綸,難作鶴舞,於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的暴風驟雨中去世,遗命堅持著海青入殓。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辛亥革命光復隊名單  民國元年錢基厚著《無錫光復記》(藏無錫圖書館古籍部)

 

現在仍有很多無錫老人一聽小河上(崇寧路)許家,就會說起許湛之和許鑑之,我的叔公許鑑之,曾開創錫麓山莊,1930年參與創辦無錫迎賓樓菜館,是民國時期無錫著名的實業家之一。解放后這些產業均收歸國有,連住房也被充公沒收,遂去上海投靠兒子,六十年代初在滬去世。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四百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八十年代家父許廣枏先生在無錫祖居崇寧路38號門前留影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我家的一座磚雕門頭 

  

2010年4月9日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老宅一處門頭上的磚匾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五百五十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老宅寶善堂的書房門 ( 1.2.是故居拆毁时“拆迁队”做的标记)

 

許庭堅六兄弟中,最小的光陛跟兩個哥哥(庭堅、仲堪,都是乾隆十年生的,兩個母親,光陛為另一母親所生)相差二十八歲,其子永錫於道光年間分居東河頭巷,與我們隔河而居。小房出長輩,至今他們的後代與我們雖年齡相當,但要高出一輩。學者顧鴻魁(顧毓秀的祖上)之女許配給光陛之子永錫為妻,這一房書香亦很足。

從家譜看,數百年來,娶進嫁出,許氏均與錫地名門望族聯姻:顧氏、秦氏、錢氏、華氏、孫氏、鄒氏、丁氏、楊氏、蔣氏、高氏、侯氏、胡氏、浦氏、尤氏。。。。。都是姻親。 

 

昔年崇寧路上,除許仲堪一脈兩處子孫,还有青史留名的同宗許玨(字靜山)先生家,許玨是清末首任駐意大利公使,禁煙主將,著名學者許思園即其嫡孫。而蜚聲海內外的史學家、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匹茨堡大學終身教授許倬雲先生家,與我們同為許遠後人,也是崇寧路上人。倬雲先生的祖上則出過两任布政使,倬云先生大姐許榴芬之孫王力宏,二姐之子李建複,均以歌唱走紅海峽兩岸。。。崇寧路上,四座許氏名宅,源遠流長,故事何其多也!

 

我們的先人一日也不曾忘記他們是許舍的後人,抗戰烽起,日寇兵臨城下,城裡的許氏幾乎全都逃到許舍里先人的屋檐下避難,然而又親眼看到宋代以來連綿的許舍老屋被追殺過來的日本人燒光,血流成河,國仇家恨,代代告誡子孫,要為家國爭氣。太平天國之亂,錫地許氏多人罹難,再后來危害我無錫許氏家族者,是日寇,是文革,或屋毀,或人亡,三亂也,損失慘重。近年的“舊城改造”,更令故土祖屋蕩然無存,夫復何言!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九百余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无锡惠山之麓有个祠堂群,至今仍保存着自唐代至民国时期的118处祠堂建筑。近年无锡市政府花费四十八亿修复打造这条全国少有的祠堂街,这是刚刚修复的许氏宗祠。 
 

最近,位於無錫惠山的許氏宗祠“許顯謨祠”,已由市政府出面脩復,許氏子孫,無不歡欣鼓舞。自宋末定居無錫以來,錫山許氏九百多年的家譜,彰彰可考。良好的家風會對人的一生起到重要的作用,要告訴和教育許氏後人,望族并非天生,靠一代代人的努力方能世世精进。紀念先祖是傳統美德,淡忘祖先無異於對歷史的淡忘,我們無錫許氏不少的先人,一生好学奮進,與國家同興亡,與民族共盛衰,有些人,無論現在或將來,我們都難以超越! 

雪浪山下,綠水青山的許舍,是始祖墳塋所在地,是我們的千年祖居地,無論走到哪裡,無錫永遠是我們心中的根!

 

 

留得清高響絕塵 - 略記我的四百年家史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祖父清末从日本带回来的英国诺曼底Johnson Bros瓷器

------------------------------------------------------------------------------------

本文參考書籍及來源:

1. 周镐(清)著:《犢山類稿》   嘉庆二十二年启秀堂刊本

2. 實藤惠秀(日)著:《中国人留学日本史》谭汝谦林啟彥合译

3. 黃福慶  《清末日本留學生》臺  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1975.

4. 李介孺  《粵東軍變記》,臺  中海出版社 1983年寫印版。

5. 《中華民國開國五十年文獻》第一編,第13冊。

      臺 · 正中書局  1969年

6.劉悲庵:《砭群叢報》第六冊,《廣東新軍叛變始末》1910年.

7.项文瑞 《游日本学校笔记》   (敬业学堂, 1903)

8.李宗棠 《东游纪念》第3  考察警务【日记】 1903.

9. 吴汝纶 《东游丛录》(东京:三省堂,        1902)

10.戴振 《英轺日记》(上海:文明书局,        1903)

11. 《日本留學中華民國人民調》(日本興亞院政務部編1940 )

12. 《宣統政紀實錄》卷35,第623頁,上諭  遼東出版社1934.

13. 房兆楹辑《清末民初洋学学生题名录初辑》

              (P.16 臺  中央研究院近史所 1962).

14.《江浙藏書家史略》   吳晗著

       http://www.f225.com/90379.html

15.《广东新军庚戌起义资料选编》 作者:仇江

          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   1990年

       http://com.nulog.cn/book.htm?86641

       http://jds.cass.cn/Article/20080514093859.asp

       http://www.tasenit.com/shi/200906996.html 

16. 《無錫光復志》錢基厚著   民國元年

17. 《革命逸史》    馮自由著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91630.html

   18. 《近代无锡商团的兴衰及社会功能》 作者:汤可可

19. 《清末舊軍及換裝前的新軍》 作者:佚名

       http://www.zrcx.com/Article/zgjd/qm/200703/738_2.html 

20. 《风尘逸士:吴稚晖别传》  作者:罗平汉 

21. 《錫山許氏宗譜》 40冊,藏無錫圖書館古籍善本部 

22.   惠山祠堂發現《許舍圖》江南晚報:

         http://big5.wuxi.gov.cn/xwzx/qxzc/207546.shtml 

23.  無錫史誌網:宋代四大姓 卜筑許舍山

     http://szw.chinawuxi.gov.cn/wxsz/wxsz/43067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48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