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也想起了一桩往事 许舍山人  

2010-01-31 20:01:24|  分类: 知青歲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地址:南外岁月如歌网:http://www.xici.net/b1154910/d110452300.htm

法语啊,法语

        d110205036.htm   

张子扬zzy1950 发表于:10-01-25 19:25

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一桩往事,七二年,我在农村插队,一天,大队通知我们知识青年点接待一位客人,这是一位来自北京外国语学院的老师,她来我们公社招生,乡下没有招待所,就安排在我们这里了。这位老师白天忙她的工作,晚上就和我们聊天,当她知道我们是原南京外语学校的学生时,非常惊讶,也很同情我们的遭遇。我到现在都记得她当时说的话,“我们到这儿来就是想招你们这样的学生,很可惜,你们的政审不合格。”接着,她又鼓励我们不要把外语丢了,多学点东西总是有用的。这位老师走了以后,我们一些同学又拿起了书本,记得当时不知从哪儿弄了一本外语学院大二的法语书,每天晚上凑着昏暗的灯光学法语。我甚至悄悄地写了一篇法语文章,准备什么时候万一有口试的机会,不至于措手不及。几十年过去了,我始终没能等到那个口试的机会,但在当时,我们在农村前途渺茫的时候,那种等待就是我们心中的希望之火。

-------------------------------------------------------------------------

许舍山人:

子扬同学此贴,当年事如在眼前,那时,外交部因文革瘫痪,很多老人靠边,急需新鲜血液,北外带着我们母校南外提供的插队学生名单,来丹阳后巷公社调知青,事先吴玉璋老师已悄悄告诉了我的父母,据我所知不少同学也消息灵通知道了。尽管我对此不抱希望,插队后巷的南外知青中,高干子女甚多,轮不到我,我还是挺兴奋的和大家一样静观其变。结果如何?公社里对我们南外知青严守秘密,将两个没有一点外语基础的当地公社干部的子女陈某(女)蒋某(男)“推荐”了上去,难道四五十名南外知青没有一个政审通得过?据闻镇江专区的理由是调南外知青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扰乱整个插队知青的人心。”  

此事做得十分诡秘。这二位农家子弟因此进入外交部工作,直到现在。不是因为我们南外学生在此插队,当年他们怎么可能进入外交部?机会啊机会! 

事隔三十余年,某日,一跳槽老同事来电,问我认识陈某否,我当然认识,初下乡时,常去镇上老街,其即邮电所对面一幽深的老中药铺里很文雅的售货员,料应是我对中药一向有兴趣,当初如何认识已记不得矣,相遇则柜里柜外总要交谈一会,此人对知青很是同情,言谈落落大方,故而印象很深。次日,同事即介绍我与其生意伙伴陈某的弟弟见面,承告,其姐一直在打听我。。。近日网上看到她已是欧洲某国总领事,不时有对到访人士讲话。。。岁月如歌,还未退休。            

------------------------------------------------------------------------------------

 

                 赠西安王国龙

 

     小吟浅唱随手来,王家庄里有诗才。

     三十年前高桥别,别来相思深如海。

 

 到一九七五年,我在丹阳乡间插队已七年了,虽说是已做了民办教师,毕竟仍是插队知青,多年回城无望,终于决定暑假里迁回父母“干部下放”的溧水去,我的姐姐妹妹都在那里,一家可以团聚。夏日清晨,王家庄的学生王国龙用独轮车推着我的一袭行囊,送我到十里外的高桥汽车站,我跟后巷公社就此作别了,我在这里劳作了七年,我的青春岁月都丢在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