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痛别吴玉璋老师 作者:许舍山人  

2009-08-05 21:45:33|  分类: 許氏家族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别吴玉璋老师       作者: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吴老师夫妇及南外老同学出席我的婚礼

 

五天前, 吴玉璋老师走完了她整整七十年的人生历程,因心力衰竭,伴以炎症引起的大量腹水不治而去世. 闻者莫不震惊.一个卓越的知识分子就这样走了,留给我们的是巨大的悲痛与遗憾.  

南京外国语学校现在已名满天下,她培养出的一批又一批的优秀人才,如今正活跃在国内外外交,外事,外贸等重要部门,目前外交部最重要的翻译,几乎都是南外早年的毕业生,吴玉璋老师是南外自创办时起就拥有的第一流的教师.   

她有很深的国学根底和政治修养,一直是教育界名教师,解放初期,为了尽快给年青的新中国培养合格的领导干部,从全省各地调配优秀师资成立省工农速成中学,吴老师即是该校的佼佼者. 1963年,周总理亲自关心并批准在全国创办十一所外国语学校,旨在培养"政治上坚强,业务上高超"的高级翻译人才,吴玉璋老师正是不可多得的最合适的教师,她主持中文教研组,后又任教导处主任,南外以其学生选拔严格,师资优秀,教学高质量,在"文革"前短短的三年中,已形成别具一格的良好校风,名重当时. 这中间倾注了象吴玉璋这样的优秀教师的大量心血.  

听她的讲课是一种享受,内容博广,细节丰富,深注一腔感情,有幸听过她课的师生,无不印象深刻,感叹难忘, "数学杨佩祥,语文吴玉璋"这在南外已成公认,她达到了一个时代的高峰.  

师恩难忘,都知道她可以不问家事,对学生,却是关心备至,她毕生强调智育,德育并重,极重道德修养. 春风化雨,今天,可以告慰的是,她的学生几乎个个都已是单位中坚,出类拔萃.  

吴玉璋老师从旧教育下过来,熟读古书,但言谈,为文,毫无老酸之气,轻易不用深奥之词,她从来讲普通话,写简化字,始终以新道德,新思想,新语言传道,授业,解惑. 她完全是位新派人物.  

她的文字,不依傍前人,不将就俗目,明白,畅达,简洁,更辅以健康,朝气的共产党人的革命气派, 这独有的吴氏韻律,如今已成绝响.  

做一样,象一样,吴玉璋老师确是一位不同凡响的,难得的人才.她的先生是南大有名的鱼类学家,我看到一本署名为袁传宓,吴玉璋合著的<<仿生学漫谈>>,著书立说,即便是本行专家也非易事,这本书的思路,语言,细看则全是出于吴玉璋老师之手,我这么一问,吴老师快慰地叹道:"真是只有我的学生才了解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挂名,沾老袁的光呢!" 女儿小梅说她为写此书,翻阅了古今中外很多书和资料.写得头也肿大了.  

吴玉璋老师是教育家,学者, 难得的是,她同时又是一位少有的革命者.大学时代即投身革命,在国共两党竞雄的血雨腥风中,冒死参加中共外围组织,因而南京一解放,上级即委派她做重要的革命工作. 忠心耿耿,至死不渝这几个字放在她身上,真是一字不可移.

她为人谦和,表里澄彻,一世刚正不阿,嫉恶如仇.  不论身处何种环境,总是旗帜鲜明地坚持真理. 干将易折,为此吃尽苦头. 尤其在"文革"那疯狂的岁月里,几番死里逃生,受尽非人折磨. 她始终不屈不挠,一身正气傲骨,没有罪,低什么头? 打手按下去,她硬要抬起来,一任风暴雨骤.请问, 那如磐压顶的年代里,几个人能坚强如此?  深为有良心的一校师生所钦佩. 三十多年过去,至今人谈吴玉璋.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年逾五十,正当她思想,学识炉火纯青之时,组织上调她到市委负责党史研究,为党工作本是她此生最大的快乐. "上穷碧落下黄泉",十数年来,她为研究,编写党史,呕心沥血,出版刊行二百多万文字,很多革命烈士的事迹经她一番调查,挖掘,还了历史真面目. 传记有声有色,人物呼之欲出,顾衡烈士传即是其代表作,写得震撼人心. 先生遂又成党史专家,理论专家。 

这些成就,是绝非一般人的才力所能达得到的.  

人所共知,她不善家务,一切委托家人,正因为没有这些俗累,一心只在工作,才卓然成家,一生成绩斐然. 青出于蓝,受她的影响,一双儿女也勤于学问,均各在美获得了博士学位.  

退下来后,她仍是三餐马虎,惟国事,天下事,了了于心,说来如数家珍. 平日里,这简陋的教授公寓来人络绎不绝,足见其人格与品德的感染力. 

与吴玉璋老师促膝恳谈,实是极大的精神享受. 她本是一位文化苦恋,一位极浓的忧患意识下生命长青的典范,然而先生去了,一代名师竟已作古.  

一个精神饱满,眼界开阔,自来风度高雅的形象,永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卧床不起,她也不愿往死字上想,因而没有一句遗言. 魂兮归来,我想她不应有什么太大的遗憾.国内的政治正日臻清明, 香港回归就在眼前,子女均已成才,万里风鹏正举. 先生当含笑九泉了.  

一旦认识到某一条道路是正确的,她就毫不妥协地并且极端顽强地坚持走下去,极其认真,执著,少见的严肃性,这是她留给我们的绝响.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吴玉璋老师的品德力量和对事业的热忱,那怕只有一小部分存在于中国的知识分子中间,中国就会面临一个倍加光明的未来。  

永别了,吴老师,您永在我们心中! 

 

慧眼真理,一世刚正守忠信。

人难再得,意气文章成绝响。

 

学生代表 许树铮  一九九七年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