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献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2009-08-15 17:16:54|  分类: 許氏家族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钟书《谈艺录》摘录:

葉潤臣《橋西雜記》云:“嵇承咸《梁溪書畫徵》言其鄉許眉岑仲堪

放翁詩甚詳,未板行。不知存否。許與鮑若洲汀友善,乾嘉時人”

云云。余就狄詠恚訜o錫日少;復遭亂離,名雖故土,實等互鄉....

---------------------------------------------------------------------------------------------

水元先生尊右, 

网上搜索先祖许仲堪。看到您的《书啊书》博客,初觉清雅之至,

继则大为惊奇,先生用功何深也!拜识! 

默当斋博客也是您的吧?

 

       专此问候  并颂

著安

 

许树铮 七月七日凌晨 2009 南京

--------------------------------------------------------------- 

> 树铮先生道席:

> 知悉先生为眉岑先生后人,名家之后,世代书香,令人钦敬。

> 弟曾修习文献学、版本目录学数年,对此类资料颇感兴趣。后以工作

> 原因,搁置十余年,近始拾起。以见闻有限,对眉岑先生所知不多,

>《文献家通考》上当尚有资料可补。

> 默当斋确是鄙博,然无力打理,已经停掉。

> 水元拜启

-------------------------------------------------------------

 

水元先生清鑒,

欣見來信,感謝。鄭偉章先生所著《文獻家通考》,弟亦只在網上看到目錄,不知其中關於先祖許仲堪有多少敘述,材料來自何書。叶昌炽引《桥西杂记》嵇氏承咸《梁溪书画征》,谓“。。。有许眉岑仲堪者,。。。乾隆、嘉庆间人也。”嵇氏未用力考证,許仲堪年五十即去世,乃乾隆時人,據家譜記載:

仲堪:卓然次子,字美尊,號眉岑。邑增生,恩給州佐例,授登仕佐郎,

            有傳。生乾隆十年乙丑九月十六日,卒乾隆五十九年甲寅十月十

            八日, 年五十。 

           配楊氏,例封孺人,太學生諱效溥公女。生乾隆九年甲子十月二

                          十二日,卒道光元年辛巳五月二十日,年七十八。

           子三:   鏞、鈞(嗣坦之後)、鉞。 

 

在吳晗先生早年寫的《江浙藏書家史略》中,有“許仲堪種學樓、許庭堅忍古齋”條目,如下: 

許仲堪,字美尊,別字眉岑,清無錫人。諸生。家有藏書萬餘卷,日事研究,發為詩文,涉筆而就。所著有種學樓詩、放翁詩注、宋詩寸錦、本朝詠物詩、螺蛤集、讀書分類隨錄、印史會要、雕蟲館印譜雑譜四卷。 

許庭堅,字次谷,麟石,無錫人。嘉慶四年恩貢。父卓然藏書萬卷,庭堅枕葄其中。詩文縋幽鑿險,迥異恒蹊,工山水,秀逸天成。著有忍古齋詩文集。 

 

吳晗先生可能是按名氣排列,不清楚二人乃嫡親昆仲,且庭堅為長。庭堅仲堪、皆卓然(號蒙齋)之子,其同時代人、學者周鎬《犢山類稿》說:“家故有種學樓,積善本萬餘卷,丹黃甲乙,皆蒙齋公手澤。”許氏後人比較單,庭堅後人至清末只有許士熊,仲堪惟三子鉞有後,弟即仲堪八世孫。 

許庭堅和許仲堪,作為乾嘉時的學者、藏書家,網上一搜索就能看到。他們的父親許卓然,家有種學樓,積善本萬卷,生六子:庭堅、仲堪、建封、地典、坦之、光陛。俱各研究學問。從家譜看,我家在整個清代,幾乎代代都是太學生,國學生,恩貢生,邑增生,邑庠生。。。在無錫是數得上的書香人家。

想必先生更清楚,這樣的乡绅人家,四九年后的遭遇那是可想而知的。 

六兄弟有三房無後,大房許庭堅到清末惟後人許士熊,舉人,畢業於倫敦大學,清末民初較有名氣。許士熊有三子一女,女許璘(即許淑彬),嫁給留英地質學家李四光。長子許坤,康奈爾大學畢業,北大教授。士熊後人定居北京已八十多年,如今大都在海外。

 

據史料記載,乾隆年間,“吾锡藏書家推許氏。。。邑中往往称三許云。”這“三許”就是庭堅、仲堪、建封三兄弟。庭堅、仲堪的藏书如今散落在北京國家圖書館、上圖、南圖、香港和日本。即便是後人来觀看,也須付費哦。

 

弟讀書不多,知道葉昌熾是藏書家、學者,已在參觀南潯嘉業堂時,沒有讀過葉氏匯藏書家於一編的名著《藏書紀事詩》。從先生的博客上知道了一點更多的關於先祖的史料,即“眉岑与鲍若洲汀交善”,讀過《清代散文名篇集粹》的,都知道《山中與鮑若洲書》,今知吾先祖仲堪公與鮑若洲交善,甚是開心。

 

保重身體,多多聯繫! 

 

樹錚和南 七月七日 夜深時

----------------------------------------------------------------------------

> 樹錚先生道鑒:

> 展閱瑯函,不勝欣忭,謝謝先生提供的關於令先人眉岑先生的資料,

   水元受益良多,至感至謝。

> 鄙意擬將貴函與鄭偉章先生《文獻家通考》有關資料公諸博客,以

   嘉惠學林,不知先生可否首肯?

> 先生函云眉岑六子,三房無後,不知哪三房?先生為何房之後?至

   先生共若幹世?敬聆佳音

> 順頌  暑安

> 水元鞠啟

-------------------------------------------------------------

水元先生如晤,

生六子的,是眉岑先生之父卓然公,不是眉岑本人。

眉岑子三:鏞、鈞、鉞。

鏞、鈞后人均不傳,惟鉞有後至今。而鉞這一房经幾世單傳,到清末,又只剩了重孫秉烈。 即我的曾祖父,秉烈生三子:嘉澍、金澍、宝澍。我乃嘉澍裔孫,祖父雖生五子,至四九年解放时惟四子廣枏獨存,廣枏即我父親,我一個弟弟觸電死,一個弟弟“三反五反”時送进育婴堂,於是,我成了大房的唯一後人。金澍,字鑑之,經營無錫迎賓樓飯店,錫麓山莊等,解放后產業、住房均被充公,終老上海兒子家,寶澍,字益之,解放后攜九個兒女遠走甘肅天水,其连襟即高龄108歲方去世的著名學者陳翰笙

 

從宋末遷錫始祖許德之(绍圣元年(1094年)十八岁时中进士。卒后赠户部尚书,谥文懿。,網上能搜索到)起,到眉岑公是24世,到我是31世,也即弟是眉岑公八世孫,請見我根據《錫山許氏宗譜》整理的許漣十五世世表,以及圖解世系表,我再發給您仲堪眉岑公的傳記,以及他在上圖、南圖藏書的題跋。以便先生寫博文時參考。

 

我的祖父許嘉澍,字湛之,生光绪十二年(1886),十六歲即隨其恩師吳稚暉先生東渡日本,是開中國自費留學之先河,清末轟動日中兩國朝野的“江浙九學生”之一,吳稚暉先生憤而投河自盡,“一跳成名”即為此事。祖父與孫中山,黃興,宋子文等都是好友,當時的同學好友蔣百里,陸潤祥,章宗祥(章曾為九學生在日入學作擔保人)等,后来大都成為民國政要。清末重用日本军事留学生,1904年(光緒三十年)留學歸來即供職兩廣軍界,任廣東新軍輜重營管帶,這時他才十九歲。作為革命黨人,他是廣東新軍庚戌(1910年正月)起義的重要人物,農曆四月廿二日,宣統下諭钦差張人駿將他“交部議處”。後以丁憂回到故鄉,旋響應孫中山先生號召,與留日同學秦毓鎏、蔡容以及錢基博(其子即錢鐘書先生)等密謀起義,許嘉澍被公推為無錫辛亥起義之光復隊司令(时虛齡二十六歲,見錢基厚著《無錫光復志》),翌年,民國成立,受孫中山先生親委為民國無錫第一任警務長。 

孫中山的革命事業,最初就是因得到日本留學生的擁護而成功的,從光復會,興中會,同盟會,革命黨,直至國民黨,祖父畢生追隨孫先生。民國十九年,四十一歲時本欲應其好友吳佩孚將軍之邀赴北洋軍政府供職,不幸突然中風去世。 

如今,我們在網上還能看到有關許嘉澍的不多的一點東西, 诸如  秦毓鎏事略-革命逸史宣统政纪实录 等。

 

 可嘆我們這樣的人家,大陸易幟後即陷窘境,我的父親因這樣的家庭出身,歷次運動都是對象。對於過去,只能是噤口不言,避之唯恐不及,文革更是一把火燒光家中照片等前代遺物。十年前,我無錫的姑母將她好不容易保存下來的我祖父的三品補交給我,吉光片羽,彌足珍貴,這是唯一的幸存物了。

 

樹錚合十  七月八日 南京 

 

附:許仲堪傳: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献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

水元先生道席,

葉氏名著《藏書紀事詩》倒是漏掉了許仲堪的哥哥許庭堅(1745 - 

1800),也是無錫乾嘉時的藏書家、文獻學者。許仲堪和許庭堅乃

嫡親兄弟,藏書家许卓然之子,同是乾隆十年生,同父異母。

附照是吳晗《江浙藏書家史略》中,關於許氏昆仲的文字介绍: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史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許庭堅傳: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献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據《錫山許氏家譜》記載: 

庭堅:卓然长子,字麟石,號次谷,嘉慶己未恩贡生,候選教諭,

           例授修職郎。 另有傳。

           生乾隆十年乙丑五月十三日,卒嘉庆五年庚申十二月初六日,

           年五十六。

           配施氏,乾隆壬戌科進士山東陵縣知縣諱鼎公次女,例封孺人。

           生乾隆九年甲子四月初三日,卒嘉慶十四年己巳十月初一日,

           年六十六。

           側室王氏,生卒失考。                  

           子三:錕、錦(嗣建封后)、錢(竹字頭)。

 

先人種學樓藏书如今尚有很少部分收藏在北京,南京,上海,香港,

日本等處的圖書館,去年底我去北京,和北京親戚在國家圖書館古籍

善本部看到先祖許庭堅校并跋的: 危太樸集續補 ,只能对着屏幕手搖

观看微缩胶卷,後繳費請圖書館打印庭堅題跋,非常清楚。請見附照。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献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種學樓乃許卓然所建造,藏書也是由他開始的,到其子庭堅、仲堪則名

益彰耳,許卓然祖孫三代,精研學問,名重一時,堪稱錫邑文學世家。

未知種學樓毀於何時,“髪匪”之亂?萬餘卷善本圖書又是如何散失的。

從家譜看,我家數人“殉髮匪難”,即“太平天國”之亂,無錫人稱

“長毛反”。人既喪亡,書又何存?再后來危害我無錫許氏家族者,是

抗戰,是文革,或屋毀,或人亡,三亂也,損失慘重。近年“舊城改

造”,更令故土雕刻精美的祖屋蕩然無存!散居各處的許氏後裔皆成

了無根之萍,夫復何言!

 

其時許宅應在南門水曲巷北首( P.13,許氏家譜卷十七),清末我們這一

房遷徙至城東小河上(現為市中心崇寧路)。聽祖母說,我們以前的老房

子在南門水曲巷,後來賣給了榮家,榮家发迹后舍此宅為江南中學。前不

久我去無錫,外甥告江南中學果然是在水曲巷。那是我們三百年的老宅,

原種學樓所在地。

 

我家位於崇寧路38號的故居與無錫現在新修之薛福成故居一模一樣,臨

六扇竹絲木雕大門,牆門間進去有一座磚雕門樓,隔天井,面對大廳,

“寶善堂”大廳兩側有格調高古的房門,淺黃色門上雋刻著古篆對聯,

門頭上嵌有磚匾;東是“迎禧”,西是“錫福”。廳南面一排雕花長窗,

北面是十六扇厚漆屏門,廳後是精緻的翻軒。廳左側房門進去是書房,

連着小花園。第二進中間是起坐間,高懸金匾“養心齋”,兩邊是大小

臥室。養心齋後一重黑漆大門進去是一座西式樓房,樓下有“靜觀自得”

齋匾,從這裏向北,穿過一長長的天井,就是三房人家各自的灶間,還

有一個米間屋。可惜不過才九十年,這清末才造好的宏大宅第,盡管從

省裏到無錫市文化局和文管部門一片反對,卻仍在1992年“舊城改造”

中被全部拆毀,變成了市法院的公審大廳所在。

崇寧路,這一條曾稱為“寸金地”的明清兩代官宦人家集中的文化氣息

甚濃的街道,被當時的無錫市政府自鳴得意的改造成“公檢法一條街”。

如今肯定懊悔不已,沒有了鄉紳大家世代聚族而居的小河上(解放后稱

作崇寧路,崇拜列寧之意),叫什么歷史文化名城?

-----------------------------------------------------------------------------

上海博物館碑帖專家魏小虎先生來信:

 

许兄如晤:

因为要看的是善本中的稿抄本,需要上图古籍部主任签字,而他周末未必

上班,所以我就今天下午去了一趟。只是我摄影水平欠佳,好歹能看清字

迹吧,希望不负所托。也不必劳烦长青兄了。

 类似许氏旧宅的悲惨命运恐怕每天都在全国各地上演,奈何!

虎弟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史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

From: 魏小虎

To: Frank Xu

Sent: Friday, August 08, 2008 7:51 PM

Subject: 回复:跋《滹南詩話》

 

許兄如晤:

滹南集四卷附詩話三卷,金王若虛撰。 此鈔本係孫毓修小綠天旧藏。

跋語釋文如下:

慵夫先生名在《金史·文藝傳》,其生平不具論。劉京叔《歸潛志》云

慵夫与崔伯善同在翰林,崔性儉嗇,食止蔬食。慵夫喜于狎笑酒間,風

味不淺。故院中為之語曰:“崔伯善有肉不餐,王從之無花不飲。崔伯

善有肉不餐,卻圖箇甚?王從之無花不飲,誰慣了你來?”又云:“崔

伯善有肉不餐,要餐也沒;王從之無花不飲,不飲即休。”其標致如此,

迄今猶可想見也。《詩話》三卷,頗能別具隻眼。獨其掊擊涪翁,幾使

身無完膚,或不免為吹毛之宗。蓋慵夫性喜老嫗能解之香山,宜其与涪

翁鑿枘也。暇日取知不足所刊本校閱一過,爰識於後。   

乾隆壬子立秋日錫山後學許仲堪書    “仲堪”

按:王若虚字從之,號慵夫。

 

小虎

------------------------------------------------------------------------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Frank 

To: 上博魏小虎先生

Sent: Sunday, August 10, 2008 2:15 PM

Subject: 謝虎兄釋讀仲堪跋

 

魏兄如晤,

謝吾兄釋讀,我亦從網上搜索了王若虛,並下載了《滹南詩話》完整版,

以供暇時細讀。許跋因是手書,有好幾個字不識,兄畢竟專門研究古籍,

一下就全部釋讀出來,欽佩之至! 

弟由此跋,得知劉京叔《歸潛誌》與元好問《壬辰雜編》二書,及鮑廷博

之知不足齋,獲益良多。鮑生雍正六年,卒嘉慶十九年,終年八十有七,

其之刻書印書大都在乾隆年間,讎校之精,使時人視為學者必備之書,此

跋謂已將知不足齋所刊之書“校閱一過”,今稱許仲堪為清代學者,是有

道理。今日之學者文人能屏卻浮躁靜心博覽群書者祇怕甚少。    

           

   晚歲方知色是空,移情只在書畫中。

   看罷先祖題跋處,一庭隂涼臥秋風。

 

小詩拜謝小虎兄!

 

樹錚合十  八月十日 2008 

------------------------------------------------------------------

水元先生尊右:

去年夏天,通過老友介绍,我們父子终于在图书馆古籍部看到先祖许仲堪

的一部藏書;明崇禎十六年刊刻的《后汉书》(共有九十卷,晋司馬彪撰

梁劉昭注),我只想看许仲堪的跋,古籍部的朋友就找出一卷给我看,付

款四十元拍照一頁。此書距今已三百六十多年,原书破损严重,经重新修

补装裱,每页都托在仿古新纸上,看去非常精美。眉批及夹批都是红色墨

笔字,卷末有一篇红色墨笔书写的文字,不像是跋,之後有一行許仲堪以

蓝色墨笔书写工楷的题记: 

        “壬寅二月十四日後學許仲堪臨”。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献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献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臨者臨摹也,許跋莫非不在此卷上?書中另有一處亦同樣藍色題記: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献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七月十七日閱自六月廿日雨至此絕無雨河流斷幾不能行舟

   昨十六日微雨但作涼耳人意荒荒有鮮生之感乙丑歲記”

 

是否作如下句讀:

 

“七月十七日阅。自六月廿日雨,至此绝。无雨河流断,几不能行舟。

  昨十六日,微雨,但作凉耳,人意荒荒,有鲜生之感。乙丑岁记”

 

這幾句話跟書的內容無關,寫於乙丑年。兩處毛筆題記,若同是許仲堪

所寫,其年份便有问题: 

家谱记载:

仲堪,卓然次子,字美尊,號眉岑。邑增生,恩給州佐例,授登仕佐郎,

           有傳。生乾隆十年乙丑九月十六日,卒乾隆五十九年甲寅十月十

           八日, 年五十。 ( 即: 1745年 - 1794年)

 

仲堪是乾隆年间人,乾隆乙丑乃其出生之年,会不会是乾隆“己丑”?

己丑是乾隆三十四年,其时仲堪虚龄二十四岁,这就比较吻合,然而

放大了照片细看,分明是“乙丑”而非“已丑”。

 

這部書是許氏種學楼私家藏书。仲堪乃卓然(號蒙齋)之子,同時代人周鎬撰《犢山類稿》中為許仲堪寫的傳記《眉岑許君傳》說:“家故有種學樓,積善本萬餘卷,丹黃甲乙,皆蒙齋公手澤。”,故極可能是其父許卓然的题记。您的意見如何?筆蹟一樣抑或不一樣?

 

許树铮  7.9.2009

------------------------------

周镐,字怀西,号犊山,无锡人。乾隆己亥举人,历官漳州知府,

           署汀漳龙道。有《犊山诗稿》。

 

      仪徵夜泊闻琵琶

急雨嘈嘈下海门,隔船愁听为停樽。江边司马秋风泪,塞上明妃夜月魂。

猿鸟无声山寂寂,鱼龙欲舞水昏昏。天涯自古多沦落,几辈相逢得细论。

 

漳州守周镐,贤吏也,以老乞去,公手书勉留,令署汀漳龙道。(武陵

赵文恪公事略,清先正事略選.作者:李元度)

 

周鎬字懷西號獨山江蘇金匱人乾隆癸卯舉人官至衢州府知府有獨山類稿

(清朝經世文編姓名總目一)

------------------------------------------------------------------------------------------

先生手中的《锡山许氏宗谱》可是这一版本?另有一许卓然?

>  此文当有误。

 

水元先生如晤, 

我现在依据的,就是这部家谱,民国十六年修的,我祖父许嘉澍和他的

弟弟许金澍也是修谱人之一,当年送了一部给无锡图书馆,私人家里的

解放后都毁了。 

眉岑公的父亲许卓然,生康熙五十年,卒乾隆三十七年,跟民国年间参

与修谱的许卓然不是一个人。

-------------------------------------------------------------------------------------

 

> 【迁徙经过】:高阳始祖据,《魏典》农校尉郡守。传至二十六世旦,

     字时昭,行三十,宋靖康时自高邮迁无锡,卜居开化乡之湖。后裔

     有散居于苏州、常州者,本谱亦作收录。 

 

许氏迁锡共有三支,都是唐代許遠後裔,同宗: 

最大的一支就是我们,是宋代自高邮迁锡,世居开元鄉方湖,九百多年来,子孙繁衍,散处四方,无锡及周边苏州常州共有151支,我們家是《方湖徙居夾城里》這一支。

一支是康熙十八年从安徽歙縣东门(明代官吏许国后人,那里的許厅,许国牌坊仍在,是皖南旅游胜地),许珏许思园祖孙俩就是属于这一支。他们和我们联了宗,民国十六年修谱时,也歸入这部《锡山许氏宗谱》里。

另一支是乾隆时从福建迁徙过来,其后人目前最有名者即蜚声海内外的史學家許倬雲先生。現在年輕人熱捧的當红歌手王力宏的祖母,是倬雲先生的大姐、早年清华毕业的许榴芬,唱紅了《龍的傳人》的台灣歌手李建復的母亲,是許倬云的二姐许婉清。而倬雲先生的双胞胎弟弟許翼雲,是美国资深原子能专家,台湾原子能委员会主任委员。。。。 

许珏和許倬雲家,与我家隔河对面为邻,解放后填没了河,便成了一条街上的同宗邻居。都是建筑古色古香,有自家堂号的书香人家。我們崇寧路上四座許宅,甚多人物故事,很值得一寫。中共創始人之一的秦邦憲家也在這條路上,現已辟爲故居供人參觀,而我們這幾家都被拆光了,倬雲先生去年回来,我们还一再在电话上聊起這些,痛惜,唏噓。

 

我也看到思绥草堂博客的研究,說许蘷凤是共產黨創始人之一秦邦憲的老泰山,他的弟弟国学大师许国凤很有名,是錢基博錢基厚弟兄俩的老师。許國鳳是參與民國十六年第八次修譜的,并對舊譜做了一番考證研究。確實如思绥草堂博主所言,“苏南地区是我国传统修谱省份中修纂家谱最好的几个地区之一,这部《锡山许氏宗谱》也是如此。”

 

樹錚合十  七月九日  2009

------------------------------------------------------------

> 《文献家通考》卷八:

>  许仲堪(1745――1794)

>  字美尊,号眉岑,江苏无锡人。生于乾隆十年,卒于五十九年,年

>  五十。县诸生。善诗文,有《放翁诗注》、《宋诗小锦》、《本朝

>  咏物诗》、《螺哈集》、《雕虫馆杂谱》、《种学楼诗》、《印史

>  会要》等。家有种学楼、雕虫馆,贮书万余卷。《桥西杂记》云:

> “嵇氏承咸梁溪书画征》言,其乡许氏富藏书。有许眉岑仲堪者,注

>  放翁诗甚详。”目录学著述有《读书分类随录》。

-------------------------------------------------------------

 水元先生, 

十分感谢,看来没有更多的材料呢。何以是诗人而不见一首诗流传?

仲堪和其兄庭坚的著作,也许没有付梓,但见目录,不见其书。藏书倒是

尚有少许存世,如今都在公家书库里。这两位的后人中也只有我在钩沉,

甚至想寻找他们的墓地。只是无锡改造得太过现代化了,远郊的古墓估计

都毁光了。 

 

許樹錚 

先祖许仲堪研究 - 与文献学家高水元先生往来信札    许舍山人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评论这张
 
阅读(71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