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春风一笑待何时 新春笔答 作者:许舍山人  

2009-07-05 18:14:24|  分类: 許氏家族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月初一杭州短信答景兄  

   老病仍向苏堤走,宴客我上楼外楼。

   明朝沈家园里见,多情非独是陆游。 

------------------- 

           过沈园寄泰来兄  

    最记沈园未曾游,才子泰来泪长流。

    夫人也似唐婉女,窗前月下说春秋。

------------------- 

           新年试笔答潘兄 

    难得富贵忆微时,丰年还痴穷酸诗。

    夜床除夕扪心问,荣辱不记两由之。 

------------------- 

          新春奉谢台北威志兄  

    不必辛苦南京走,我若闲暇上海游。

    君来正逢雨雪日,梁燕尚未飞回头。   

------------------- 

        正月十九题叶嘉南纸 

    翩翩依旧似当年,我识嘉南文革前。

    悬壶扶桑争相夸,胸中更藏书万卷。

------------------- 

          答潘兄明日宴请 

    一年丰足看雨水,难得人情春风醉。

    腿疾何须扶老杖,今夜我枕红帖睡。 

    雨水前一日

-------------------               

          小诗上泰来兄 

    潘公不嫌酒肆贵,千金再来买同醉。

    寒舍有邻通今古,肯与泰来诗文会。 

    正月廿一午后

------------------- 

            写在潘兄新赋后  

    窗外冥朦雨正稠,往事随风到心头。

    此去杭州多少路,伤心又因潘赋瘦。 

    树翁闲草   二月廿六 凌晨

-----------------------------------

 

汪静之的《死别》我不欣赏。过年我来杭州,西湖漫步,无意间认定这是我日后理想的休眠之地。悄悄的灰撒草丛间,与湖山共老。四季游人如织,雨雪亦不断人踪,不阴森,不寂寞,终年有景可赏,不亦乐乎?合乎我的心意,合乎我的性情。很高兴。

正月初一 

-------------------

潘兄来信曰:

“这是许公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不再魂牵欧美了!

  既然拿定主意死也不离故土了,祖国好山好水有的是,

  许公啊,不着急,慢慢选。  老潘”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许舍山人

To: 潘兄

Sent: Friday, February 10, 2006 10:21 PM

Subject: 与湖山共老

 

诸兄如晤,

我也清楚,只是人过了五十,不免想到死,年近花甲,很快老而无用,更是内心不安,于是设想后事难免。国人从前都是这样的,先父曾说,祖父在世时就备好了棺木,每年油漆一遍。当时风气如此,中国人从前并不畏死。去年以来,腿疼,至今未好,继之心疾加重,感到真的老了。老友中活龙活现的钱老突然走了,再不复见。多年往来人,今成灰与土,哀哉!对我们这年纪的人的来说,好光景也就只得十年吧,再往下就难了,眼中所见从前的熟人老了以后没有几个生活质量好的,不免也就担心今后。

从博弈论收益最大化的角度看,似乎不应时刻想这个问题,珍惜,享受现在的一切不会错的!且珍惜眼前,君不见,春又临。          

树翁合十  正月十三夜

  

          树翁自悼

 

  吟魂诗魄何处寻,芳菲年年苏堤春。

  湖山怜我一世苦,不叫寒风到此生。

 

-----Original Message-----

From: 老潘

To: 许舍山人

Date: Sat, 25 Feb 2006 02:03:06 +0800

Subject: 伤悲赋

 

伤悲赋

   ---泣许君与西子湖山共老并自悼

 

    老友许君,性无矫饰,心衔率真,洒脱而不羁,清逸而多娇。丙戌年春日初开时,飘飘乎而优游杭州,欣欣也而缠绵秀景。迎西湖之和风,羡湖山于油然;望水木之柔翠,动魂魄于不禁。立意寄一躯于西子兮,借浙土以长憩;揽曼妙于身后兮,诗自悼于生前。余与君无间也,何忍而见之?余与君有情也,何戚而不至?惟叹之以声声,凄之以泪泪。

    嗟夫,君至雅至慧兮乃灵秀内养,多情多感兮乃浓霞外漫。怀奇思兮而异于俗人,发意气兮则不拘寻常。然才情再再矣竟生不逢时,英华漾漾矣却难觅意会。笔间飞墨飘走矣,憾为一介处士;江上悠舟远行矣,恨有千里礁触。一生艰困矣,求衣食于不足;一路叠嶂矣,避风雨于未竟。惜哉!痛哉!余问苍天兮,何以生树铮?余责苍天兮,何以逼此才?人自悼,天愧否?

    怆矣!君生性自强,道骨弥坚。一生劳碌而不懈兮,何倦怠之有于此时?百事奋然而不摧兮,何凋退之有于半途?噫乎,日未韬兮月不代,时不殚兮人不殇。生死有替于无穷矣,然不可半而截之;始终有序于不止矣,然不可中而断之。此人之迹矣,当不违;此天之道矣,岂可抗?逝者伏兮静静,生者跃兮扬扬;终者竭兮没没,始者源兮昌昌。百年属君矣,何以废而拒也?湖山不枯矣,何以预而占也?妻贤子幼矣,何能抛而舍也?朋密友众矣,何能弃而离也?更是初得时和,渐入岁丰,何能颓而荒也?长空远于极致,感慨当无以悲歌;大域阔于长疆,见物应无可悲怀。呜呼!涕鹃不在,何以枉衍周易于空台?大志未衰,何以自化激气于烟埃?嘘唏!君有生而出言以殒殒,甚为过也;君无疾而致余以哀哀,大不该矣。

    然也,魂兮终归一土,似叶矣终瘁三秋。如此当留躯肤于故里以近亲友,岂可任移身体于他乡以求异端?择客乡而垒丘兮,陷故土于惆怅;离千里以独处兮,置余等于忧伤。尤也,石城不让于杭州兮,莺鸣岂敌于虎踞;苏地不逊于浙土兮,二泉何负于三潭。遥想日后,形影孑孑兮风寒雨苦,君孤眠西子以日日矣相守可得一人?宁杭迢迢兮山重水复,余远送烛香于年年矣奔赴岂止万难?欲离也,涕泗落兮涕难掩。聚又散,悲情起兮悲不堪。惟望君于南。

    悠悠乎,相交间,四十载。几许慷慨当初,一声太息如今。君决意于湖山而芳菲,余碎心于泣赋而人憔。风流已去,翩跹何来?曾经过去,望城外之葱翠兮,共良友以游遨。踏野尘于紫陌兮,迎淑气于东郊。路上并行,还论周郎事;窗下同读,正是少年时。恍若梦中。

 

老潘

06,0225 (稿)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Frank

Sent: Saturday, February 25, 2006 11:21 AM

Subject: 长生牌上语

 

诸兄如晤,

吴兄一再玩笑话要我将她们的悼词写好,铮才浅薄,难写吴兄于百一,

今日忽见潘赋,绝妙悼许文也,是潘兄知我,生而赋此,何欣钦乃尔!

 

        写在潘兄新赋后 

 

  泣赋人憔是潘郎,遥想老来送烛难。

  落叶总须归尘土,湖山佳处即吾乡。 

          

  窗外冥朦雨正稠,往事随风到心头。

  此去杭州多少路,伤心又因潘赋瘦。

 

  树翁闲草   二月廿六凌晨

------------------------------------------------------

景兄诗好,司马笔也,搞得象真的一样,树翁何福,生而预见

后事铺张如此。去也总须去,留却如何留?茫茫然乱韵以复:

 

   诸兄虽是异生死,同是一代辛苦人。

   罢琴未许狂到老,留剑今日付白云。

 

   树翁  二月廿八日

------------------------ 

       谢友人网上治印  三月二日

 

   已恨老枝着花迟,春风一笑待何时。

   十方金印细细看,卖钵为生人也痴。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