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2009-07-26 21:53:19|  分类: 转贴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gb.cri.cn/1321/2008/07/26/157s2163811.htm

http://hi.baidu.com/ch_hui01/blog/item/3ca6c96e4d8c97d281cb4aa0.html

http://bbs.thmz.com/thread-356488-1-1.html

 

這是我在無錫祠堂街拍的照片,許氏宗祠也在計劃恢復中,

大多數祠堂經毀了,或是只剩了一進。下面的文字是網

上弄來的。

 

锡惠山古祠堂群探秘:记录老百姓自己的历史

文章来源: 新华日报

到过无锡的人都知道惠山,但是,知道惠山祠堂群的几乎没有。在惠山古镇只有0.3平方公里范围内,现今仍保存着自唐代到民国1200年间完整的古祠堂及遗址118处,是国内外正在不断消失的祠堂发展的唯一例证,堪称中华谱牒文化的露天博物馆。

     17日,记者专访了无锡园林局总工程师、惠山祠堂群的“发掘者”夏泉生,揭开惠山古祠堂的神秘面纱。

     记载家族千年历史的年轮

     国史、地方志、祠堂是中国古代三大主流文化。作为祭祀先祖而修建的专门建筑,每一座祠堂就是一本故事,刻画着普通百姓的家族年轮。至今还存留在古镇居民家中的大量碑刻、族谱就是证明。

     分散、独立的祠堂在江南并不鲜见,可在惠山,祠堂是密集在一个弹丸之地。静静地伫立在河边、泉水旁、山脚下,有的已默默存在1200年。惠山祠堂群共有22种类型、70多个姓氏,祭祀人物之多、建筑密度之大,为国内外罕见。夏泉生分析,祠堂群落的形成原因与无锡发达的地域经济和民族工商业有密切关系。无锡古城面积狭小,而历朝各代从乡村进城的富贾、家族却越来越多,城内一些家族为祭奠祖宗,只好把祠堂建在当时的近郊惠山。长此以往,依山傍水的惠山就成了建祠堂的“风水宝地”。

     在惠山祠堂群里,还有许多外姓祠堂。规模最大的是张中丞祠,这是无锡人为纪念唐朝平“安史之乱”的外乡英雄张巡而建。还有“茶圣”陆羽的陆子祠。在杨藕芳祠堂,人们可以从天井、门楼、柱拱等构件中,依稀看到中西建筑和近代工商文化的风韵。因此,惠山祠堂群不仅是普通人的家族史,也是一部历史名人传,一部精炼的建筑集萃。

     祠堂群在发展中还衍生出很多独特的文化形态。“祠堂多、泥人多”是惠山的两大特色。当年的泥塑艺人,大多是看祠堂的“祠丁”,由于仅靠看祠堂维持不了生活,就靠做泥人贴补家用。所以,著名的惠山泥人跟祠堂有着密切的渊源。

     遗产珍宝被遗忘40多年

     建国后,惠山100多家祠堂被收归国有,分给当时的城市贫民和看祠堂的“祠丁”居住。40多年来,这里居住密度越来越大,往往一个祠堂住几户人家,3万平方米的祠堂区住了数千户。改建、搭建的情况很多,遗产珍宝淹没在了一片市井之中,但也因此“因祸得福”。夏泉生说,在数次开发中,开发商们一致认为,这0.3平方公里的惊人拆迁费将使开发无利可图,祠堂主体才得以保存。

     1989年,参与过云南大理古城保护的夏泉生来到无锡,在研究《地方志》时发现很多惠山古镇祠堂。1992年,夏泉生开始挨家挨户地调查,逐步探明有118处跨度千年的祠堂群落。经过10多年的研究和呼吁,无锡政府开始认识到祠堂群的历史价值,修编《惠山古镇保护发展修建性详规》,并申报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惠山祠堂群”这一概念首次由夏泉生提出,意味着这些建筑将被“打包”成整体保护起来。开发古祠堂不能丧失“原味”

     从“熟视无睹”到“待批的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惠山古祠堂走过了风风雨雨50年。日前,经省政府批准,惠山祠堂群和苏州水乡古镇、常州春秋淹城遗址、南京城墙等6处遗存一起,作为世界文化遗产预备清单项目,上报国家文物局。

     夏泉生告诉记者,目前惠山祠堂群保护发展规划已基本完成,总投资将超过10亿元,主要用于迁移祠堂内的居民,修缮建筑,开发旅游。如今,政府正着手恢复30多处祠堂原貌,有望明年对外开放。夏泉生对此有些担忧:修复时,如何界定哪些要拆,哪些要留,必须谨慎。开发不是破坏,推倒后不可再生,这关系着祠堂群的命运。他希望开发部门能以保护为主,让祠堂和当地的园林、书院、泉、茶、民间曲艺和泥人等元素融合。还应保留一部分老居民和“祠丁”的后代,否则将失去古祠堂的“味道”。

     “惠山祠堂群保护利用好了,将是一处精神家园。”随着社会文明的发展,“我从哪里来,我的根在哪里?”成为很多人心底的追问。这两年,美国、韩国、泰国等世界各地无锡姓氏的后裔,纷纷到惠山寻根访祖,形成一股热潮。夏泉生认为,祠堂的封建色彩随着岁月冲刷而消褪,但祠堂演变成了游子寻根的家园,也是我们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园。它讲述的不是国家的历史、地域的变迁,而是一个个姓氏、一个个家族的故事,是炎黄子孙一条条的寻根之路。(唐悦)

----------------------------- 

 

1200多年的历史在无锡惠山脚下留下了118处祠堂,至今保存较为完好的有60多座。关于祠堂的过往都留在了如今屈指可数的几位看守祠堂的老祠丁的脑海中。

  2007年底无锡正式启动惠山古镇保护开发工程,惠山祠堂群成为保护开发的“重中之重”。而老祠丁们提供了保护祠堂的大量线索。

除了用来供奉和祭祀祖先,各房子孙平时办理婚、丧、寿、喜等大事时,也会利用宽广的祠堂作为活动之用。另外,族亲们有时为了商议族内的重要事务,也把祠堂作为会聚场所。

  在中国许多地方,祠堂一般是零星分布的。而在惠山脚下0.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118座祠堂比邻而建,张、秦、朱、杜等各个姓氏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先人留下的足迹,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在中国绝无仅有的“惠山祠堂群”。分析个中原因,可能是由于惠山镇上有山有水、有泉有洞,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一块风水宝地,也是建造祠堂最理想的场所。

  祠堂需要有人看守,看守的人就叫做祠丁。一座祠堂,就由一户祠丁代代看守。时至今日,惠山直街、横街以及上下河塘的老房子里,还住着几位老祠丁,他们都已是接近百岁的老人了,在这里住了一辈子,某种意义上,他们就是祠堂的主人。

  今年 97岁的龚炳锡老人住在惠山直街39号,鹤发童颜、身材魁梧。老人指着灰墙后三开间的老房子告诉记者,这是元朝高士倪云林先生的专祠,而他是倪云林祠的第六代祠丁。

  “每个祠堂就由一家人代代看守,是传子不传婿的,我的爷爷、太公、太太公都是这里的祠丁,到我已经是六代了。”

  据老人介绍,清朝道光年间,一场洪灾让无锡四乡的饥民背井离乡。龚炳锡的曾祖父、家在藕塘的龚长生带着弟弟来到惠山谋生。此时正在修整中的倪云林祠正缺少修祠、守祠的人手,于是龚长生得到了守护倪祠的机会,弟弟龚福生也得到了看守旁边的费懿恭祠的机会。龚家就这样成了这里的祠丁,一晃就是160年。民国元年,也就是1911年的12月10号,龚炳锡老人出生在这里,到今天,已经过去有97个年头。

  祠丁平时的工作就是洁净神位、保管好祠堂里的宗谱等文献和礼乐祭器,同时还要防火防漏、灭鼠除虫、清扫庭院、养护花木。除此之外,每年的农历三月、八月,是惠山祠堂 “春秋两祭”的时候,祠堂家族的族人会前来祭祀,祠丁也要事先做好一系列准备工作。

  做祠丁是很清苦的。那时候看祠堂的人家一年只有三石六斗米,就是一升米一天,也就是一斤半。祠堂里给的工钱开支不够,祠丁就开始捏泥人。于是,许多祠丁开始利用惠山得天独厚的黑泥,捏制出一些形神兼备的手工艺品,卖给过路的商客,以此来贴补家用,而这就是现在闻名海内外的惠山泥人的雏形。也正因为如此,祠丁的后代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捏泥人的手艺。 1949年4月,无锡解放,惠山祠堂的祭祀因此停止。到了土改时,祠堂主的产权、地权都收归国有,祠丁也就因此再也没有了“三石六”的收入。

祠堂屋檐

  如今的惠山直街已经看不出祠堂的面目,几乎就是一条普通的老街而已。然而,在街面背后,许多祠堂的建筑仍完整保存着,虽然已经被分割或是搭建。跟在龚炳锡老人身后,我们穿过了一条条幽深狭窄的小弄堂,去追寻一页被湮没已久的祠堂历史的珍贵片段。那斑驳的泥石灰下隐约可见的柱脚,那残破的青石板上清晰依旧的铭文,仿佛在一一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从在倪云林祠出生到现在,龚炳锡一天也没有离开过这里,近百年的历史沧桑,100多座古祠的来龙去脉,龚老心中全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被从事祠堂保护的专家称为“惠山古镇的活字典、惠山祠堂的活地图”。 “这里的一切我都熟悉的,看祠堂的人我都知道。”

  前几年,祠堂文化研究会进行祠堂史料调查时,龚炳锡带着专家们从横街、直街到上、下河塘,一路讲述古镇100多座祠堂的来龙去脉,甚至连祠堂间的左邻右舍、前后位置等都讲得异常清晰。

  龚老还曾指导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喻湘莲、王南仙完成了一幅民国时期惠山古镇120多家祠堂及泥人店铺的分布详图,分别指明了祠名、店主名,描绘之精确令人吃惊,许多信息已经是无人知晓的抢救性资料。

  正因有了龚老百年常驻的记忆,祠堂信息得以保全,惠山古镇祠堂保护才有了许多珍贵的依据。在惠山脚下住了近一个世纪,龚炳锡老人对惠山的感情自然是异常深厚。

  惠山古镇修复保护对于无锡文化的重要性,由此不言而喻。2007年底,无锡启动了惠山古镇保护开发工程,惠山祠堂群则是保护开发的“重中之重”,工程将在保护现有的基础上,恢复一批祠堂的原貌,并注入与发展古镇经济相适应的旅游和展示功能。

  一边是车水马龙、商铺林立,一边是古木参天、黛瓦粉墙,在惠山古镇采访时,我们时刻都在经历着一场传统与现代的心灵对话。在城市发展的匆匆脚步中,祠堂静静地凝视着时代变迁的历史,积淀着家族兴衰的记忆,固守着无锡人的根。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尋訪新修復的無錫惠山祠堂街    許舍山人攝影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