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追忆朱松年老师 许舍山人  

2009-11-07 21:16:35|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Frank Xu

Sent: Sunday, May 08, 2005 3:33 PM

Subject: 朱松年老师                         

 

各位老同学,

朱松年老师大家应该都知道的,南外文革前一流的法语教师,从北京调来,任法语教研组组长,教书非常认真。高高的个子,戴付绣琅架眼镜,风度气质高雅,文革开始后,这样文质彬彬的书生,在南外被搞得很惨,这是有目共睹的历史。大约在75年,凄风苦雨中,他终于调回上海了。吴玉璋老师告诉我,是她去火车站送别的,临开车时,朱老师哭了。

 

四十年校庆后,好些老师和我去中山疗养院看望陈校长,陈校长听到很多南外调出的老师未在邀请之列,说应该请他们都回来参加此一盛举,老教师们在文革前都是兢兢业业的,但是很多人在历次运动尤其文革中受到了不公正待遇,。。。。

 

听说他是调到上海外文出版社,我曾多次电话寻找,我们在文革中还曾一度往来过,总是打听不到,近日又托一位上海朋友寻找,这位朋友遍问有关单位,终于在今天打听到了,来信说“许先生,我按您提供的信息找到了朱松年先生,他年青时是在南外教过法文,退休前在上海译文出版社工作,现年八十一岁,我与他通过电话,他家的电话是。。。。。。。”

我立即跟朱老师通了话,他声音跟从前大不同了,很低哑,随着我们谈话的深入,他的回忆慢慢地活跃起来了,到底是搞法语的,时而还有点幽默。他向我打听一个个老教师,还知道赵紫阳上台时的翻译梅江中同学,后来的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同学。结束前再次问我名字,“哦,有印象,”我说本月中旬我正好要出差上海接待客户,先去看望他,他连连说“不敢当”“你们能记得我就很高兴了。”他现在患有“帕金森氏”症,行动不利。思维还很清晰,说他最后教的是初三法班。我马上告诉了金仪宁同学,一会儿金兄來電話,她跟朱老师通了话了,说“我是你四十年前的学生。。。”金兄要跟我一道去上海看望他。我打算买只鸭子,带束鲜花,到上海他家门口再买点水果之类的,诸兄以为如何?

 

在我们也步入老年的时候,这些曾对我们产生过很大影响的老师,总在心头。我希望老同学们能给他打打电话,有机会去看望他,这对暮年的老师们是极大的安慰。朱松年老师住在 ( 略 )。 

专此问候各位健康快乐!

 

许树铮  五月八日午后 2005

---------------------------------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Frank Xu

To: 南外冯小君同学

Sent: Monday, May 09, 2005 1:30 AM

Subject: 想起了朱松年老师

 

冯兄如晤,

谢谢来信与照片,好极了,连陈卓殊老师都不知道陈圭娘老师今在何处,你倒是消息灵通,我跟甄荣光老师有联系的。四十年前,我是在南外读英语的,但是我很欣赏法语,南外的法语老师们,一个个衣冠楚楚,风度翩翩,朱松年老师高而挺拔,相当谦和,他的饱学是一望而知的,但他总是显得那么孤独,不知怎么,总是给我这么个印象,王允道老师的玫红色的五四式围巾那么飘逸,人也象煞了电影演员,陈圭娘老师在你今天发来的照片上已变得老而儒雅,灰白的头发只是薄薄一层了,当年不是这样的啊,我记得她衣着非常讲究,头发烫得高而蓬起,就像如今影视剧中大唐帝後的发髻,一副金丝眼镜在当年是何等华贵,她总是不拘言笑。陈卓殊老师备受校长器重,负责霍尔曼的翻译,穿得普普通通,非常检点,到今天年近七十,她的亲和力仍是魅力四射。。。。相比,英德两语种的教师除了毕竟是二十年代留学美国又是民国学界要人的周校长,均显得平常普通。我总想,不是文革,不是极左,我们南外出来的学生应是象他们这样的有道德文化修养的时髦人物。尤其当时的小学部,不都是各校挑选来的聪明漂亮的孩子(他们现在也已五十岁了)?然而大好前程都被文革断送。

 

文革前的那两年,外语院校的政治空气已日益浓厚,说起来人们也许不相信,我们南外在1965年就开始学毛语录了,我清楚记得做完了早操,学生们要围拢在草场上读一段小黑板上的粉笔语录,诸如“贫农,贫农,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若反对他们便是反对革命。”没想到这就是文革的预兆。后来我从资料上看到,北京市委书记刘仁早就嗅到这股从景山学校等处兴起的极左思潮,很反感。。。可怜他不久就被害死在狱中。恕我直言,南外当年干部子弟居多,文革一来,一夜之间,统统穿起家里压箱底的洗得发白的黄军装,那左啊,首当其冲的便是洋里洋气的外语教师,不是“王金事件”还不知要极左到什么程度呢。该死的政治,扭曲了人心,一个个翩翩美少年变凶神恶煞,文革的影响是深远的,我们人人都应该反思。没有反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我想起秦志强同学送了我好久的校庆DVD, 直到最近换了带DVD光驱的新电脑才放出来看,这里面有一群同学去看陈校长,有位同学真诚地向八十三岁的老人忏悔,陈校长也发自内心的表示她的宽恕,好感动!这张DVD,浓蘸对母校的深情,他自己解说,分成几部细细描绘,动人心处千转百迴,泪落之余犹催奋进,好个勤快实干才艺俱佳的秦自强!!相比之下,有的校庆VCD只是宣传作秀,呵呵。

 

开放二十六年 五月八日夜深时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