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許舍山人

憑欄一片風雲氣 來做神州袖手人

 
 
 

日志

 
 

在南外岁月如歌论坛上的几处留言 许舍山人  

2009-11-16 19:49:25|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法忘却的回忆: 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6795883.htm

 

liuyoukang 发表于:09-12-18 18:57

以下是引用 第5楼 bonsaifrank 的话:

首先是德育,南外学生就应该这样,公德良知是第一。抹去了这一段,

我们的人生还完整吗?...

谢谢你转来袁女士的留言,可还不知您的尊姓大名。谢谢。

转瞬之间四十多年过去,很多尘封往事早已忘得九霄云外。可所谓的“文革”我们怎么也不应该忘。它毁掉的不仅仅是一代人,几十年的社会进步、全中华民族的幸福生活,更重要的是它毁掉的是中华民族的几千年积累的文化魂魄、道德精髓,并且很难恢复。最近南京发生的地上有钱不敢捡,老人跌倒不敢扶,拾到钱交还失主惹官司。。。。人情淡漠,没有公德。人人恨腐败,但一旦自己有机会腐败又决不放过。。。。这些都和这场浩劫有关。

学校四十年校庆,我们见到了季之珍老师,当年她像母亲一样对待她每一个学生,可文革中学生没少整她。她反复的问她当年的学生,当年为什么那样对她?同学们无语。难道我们用年幼无知就可以解释???是的,当年的我们也就十五岁,懵懵懂懂,人云亦云,学长们也就比我们大两叁岁。可当年那些打砸抢,造反有理,停课闹革命,批斗那些教育培养我们的老师时,你可曾手下留情,抡起手中的皮带造反有理时,你又是何种心态?想想多少受尽侮辱的老师,年近花甲的我们就一点不亏心,不惭愧,不应该反思!谁该对这场浩劫负责,民心自有杆秤,无需多言,多言也无益。反思自己,检讨曾经,静化心灵,很有必要!想想那些受过委屈侮辱的老师,做一次认真的反思和忏悔吧,为了自己,也为了整个民族的道德良知,我们应该这么做。

 

bonsaifrank 发表于:09-12-18 21:42

以下是引用 第7楼 liuyoukang 的话:

“学校四十年校庆,我们见到了季之珍老师,当年她像母亲一样对每一个学生,可文革中学生没少整她。她反复的问她当年的学生,年为什么那样对她?同学们无语。...”

有康兄的这篇留言,字字掷地有声,诸兄诸兄,同是老三届,请看看南师附中,一中,十中,四中等的网站,尤其南师附中,情况跟我们差不多,文革初起,一夜之间,一校黄军装,干部子弟可谓多矣,他们的追忆、反思才真正像个老三届。请看“虫虫,虫虫,飞飞”何等伤心,高安华的父亲还10级干部呢,她的自传“天边”哪一点不真实?花甲之人,有条件则出国旅游,讲究生活,自无可厚非,然四十年来有康情结半点也无的话,此生如何做交代?季之珍老师反复问,问得多痛心,岂止差点失掉了性命的吴玉璋,九泉之下,储我英,杨佩祥,周校长。。。。一群老先生都在反复问,我们则简单地往毛老头头上一推,玩儿去也,诸兄诸兄,清夜扪心,何能自安? 

http://nsfz66.blog124.fc2.com/blog-category-28.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1a13b50100094e.html 

--------------------------------------

 

痛别吴玉璋老师

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2959224.htm

 

许舍山人 发表于:09-12-18 16:57 

回复 第6楼 的 liushouli64de:

回复 第7楼 的 jingdianyang:

言为心声,liushouli64de同学的话使人潸然泪下,蝼蚁尚须善待,况乎是人,王金不死,定是吴玉璋,她不止一次告诉我“王金是我的替死鬼”,当日有人举着血淋淋的钢丝鞭对她高喊“吴玉璋,这就是你的下场!”这位同学,你至今忏悔过么?!当年她偷跑去北京告状,在天安门被红卫兵发现抓回来,一路往死里打,她只能喝自己的尿,剪了阴阳头,衣衫破破烂烂,牲口一样塞进楼梯肚里,堂堂教导主任,此时成了阶级敌人,不时被人狠揍,要是没有一点意志是活不下来的。一个洋腔洋调学外语的地方,杀声震天,一片红色恐怖。不是文革留下的伤痛缠身,她是不会虚龄七十就走的。这样的文革受难者在大陆何止千万,近年北师大女附中吹捧宋彬彬招致海内外一片唾骂声。每一个有良心的人都应该忏悔自己的过去,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才有希望。北邙荒冢,孤魂徘徊不去,等的就是这一天。坟前叩泣,先生地下闻之,何其欣慰乃尔。今日巨疮未疗,繁华虚设,人心仍不得安宁。网谈迄今数千条,不敌先生此一语!

一样要告慰生者,南外经过文革炼狱的老师们均已垂老,望九之人,生以日计,不要到人琴俱杳,才来叹息广陵散成为绝响,新逝的朱松年老师便是一例。是故振球学长之提议,振聋发聩,我举双手赞成。

------------------------------------------------------------

和科比合影的张云同学: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0977727.htm

bonsaifrank 发表于:09-11-25 15:02  

大约是1965年的冬天,我们南外的师生去郊外植树,午间休息时,和邻近的省戏校,林学院的学生联欢,表演节目。南外的节目是张云和廖京文的相声,内容已记不清了,同学们看得津津有味,笑声阵阵,廖子那天好象戴个绿色军帽,逗小孩似的对着张云说话,张云比廖子略矮,则是愣愣的应对以衬主角。戏校是一对俊俏的男女学生,表演新戏“送肥记”,道具很简单,就一根扁担,女的腰里系一短围裙,这担粪,男的要送生产队的大田,老婆则坚持要送往自留地,最后自然是公心压倒了私心,一根扁担拉来拉去,京剧花旦的小嗓宛如莺啼,因而四十年来印象颇深。

那时张廖二位还是十四五岁的小伙子,如今这张照片上的张云同学竟已霜雪满头了。记得四十校庆时,我想和老同学合影,就随便喊身后一个帅气的校友“小伙子,帮个忙。”谁知他笑了起来,“还小伙子呢,不认得我啊?”大家一阵笑声,有人说“廖京文啊!”,我忙细认,果然“廖子”,我好高兴,他是吃什么的啊,几十年不见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近日网上有人赞美廖子的红烧肉堪比周庄万三蹄,甚至有慕名而去者,以四十五年校友之谊,几时也让愚兄一享口福? 

     廖家烧肉早声名,网聚重教厨艺新,

     白头校友欣果腹,感谢开山版主情。

--------------------------------------------------------

夜夜笙歌阿里里: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5325021.htm

bonsaifrank 发表于:09-12-03 13:55  

今岁国庆去昆明探亲,就便参加当地大理丽江旅行团,然而整个旅程不是带你看风景,是想方设法掏旅客腰包,每天至少要拉你去两个大卖场,司机说他好有回扣。上述这个古镇尽是卖旅游品的,披肩、茶饼是特色,食肆酒吧鳞次栉比,旅行团中有美国来的年轻华侨鼓动大家晚上去喝茶,那晚偏偏小雨降温,很冷,买了件套头衫犹不抵寒,到的是有名的“一米阳光”,临河木楼,里面很大,光怪陆离的灯光时明时暗,一处处原木桌子长板凳,歌者立在地当中,又喊又唱,声嘶力竭,满座的年轻人跟着狂喊乱舞,相比,上海的“新天地”就斯文高雅多了。供进口啤酒和小食品,我们夫妇坐了一会,震耳欲聋的音乐实在使我心脏受不了,只得退出,给兴致盎然的小儿一些钱,他们闹到半夜才回来。都说大理丽江风光好,山水虽真,已浓施商业色彩,没有几丝原乡味道了。安澜所摄,真实描绘出那里劲道十足的歌楼夜深时,纸醉金迷啊!

------------------------------------------------------------

想起了体育方面的事: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4874056.htm

回复 第5楼 的 andrewzhangla:
贵班二钟,一时俊彦。六十年代国家倾尽全力,南外初中尤其小学部,以当年学生挑选之精之高,一校师资及财力人力之富,四十年后犹能出caobairui兄这样的散文大家自不足怪。弟因此岁月网坛得识66年小五法之未莎莎同学,敏识聪听,言谈豪爽,是女生而车开得极好,过天命之年然容颜犹在不惑,忆当年谓浦口四百考生仅取她一人,无怪乎老汉(安澜语也)我阅人虽多竟也觉眼前一亮。可惜的是多年所学之外语,更可惜的是人才,四十年来,出头者少,更多的是明珠而尘封土埋,老大之年痛惜,所思多矣。连日网谈踊跃,分明有群英会之感,快哉!

--------------------------------------------------------------

南外的第一次亮相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4625063.htm

bonsaifrank 发表于:09-11-26 11:45 

“风雷之歌”是仿“东方红”的,完全符合当时的政治形势,排练、演出很认真,是很大气,可惜两位朗诵解释的高三同学有点声嘶力竭,不如此不革命啊,听得审美疲劳,当时评说此乃“风雷之歌”美中不足之处。八十年代广交会上老外对我说现在大陆被二邓统治,不是么?老邓改革开放的春风一吹,邓丽君清新甜美的歌声也悄悄传了进来,人们尤其年轻人为之一震,原来还可以有如此婉转动听的发自内心的唱法,于是不胫而走,大家疯了,举国风靡邓丽君的歌曲,高亢、声嘶力竭的革命歌曲终告结束。当然革命歌曲也有很多很抒情的,老同学,您去听听马国光的《一壶水》、马玉涛的《老房东查铺》《见到你们格外亲》、朱逢博的《同志哥,请喝一杯茶》。。。很是经典,南外老生合唱团若能来这么几个独唱,马上绝倒,保险合唱团所到之处,众听晕了过去。一点题外话。

----------------------------------------------------

有味的外教课: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4032556.htm

"至此我的三篇“有”字篇结束了"   

先生四十五年后之回忆,犹能以当年一个十几岁少年的心理感受娓娓道来,钦佩之至!“三有”南外史,六十风雨人。

------------------------------------------------------

http://www.xici.net/main.htm?url=/b1154910/d104297641.htm& 

“九年心血付之东流,想想确实很可惜!我在临去林场前,将所有的外文讲义都卖到废品收购站去了,回到家后关上房门,大哭了一场。当时只留下了一本《德汉小词典》,算是一个纪念。”

 

这一段文字使人潸然泪下,凡我南外文革前的学子,俱是解人。

生不逢时,青春空掷,南外三部(小学初中高中)老三届几乎都是这样的经历,谁之罪?!

曹兄学养深厚,君不闻姜太公八十三岁遇文王,美国的哈里.利伯曼八十方始学画。。。古往今来,大器晚成者,多矣,先生何不秉烛游?

巴金先生八十生日时说,如果是庆贺我五十岁,就很高兴,我还可以做很多事(记不真切,大意如此),今先生方过天命,前路正长,成就未可限量,厚积薄发,吾人深冀厚望。

南外自编的这些德文讲义是很宝贵的,别的同学可会还保存着。

--------------------------------------------------------

忆恩师何国毅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2563288.htm

在“南外岁月如歌”论坛上的几处留言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同样优秀的还有杨佩祥老师,他教我们高中的数学,他的讲课那真是绝了,一副“数学吾家事也”的神气,他总是自带一块小黑板,粉笔写好今日教案,那板书就跟钢板刻出来的一样工整划一,见则肃然起敬。杨老师衣着笔挺,风度翩翩,戴一块当年很少见的长方形的手表,课上得好,人的模样也使学生赏心悦目,听他的课,是一种享受,不知现在的学校还有没有这样精研学问热爱教学的好教师。可怜他在101厂工宣队进校后“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大会上,也被揪着头发、“坐飞机”押上台,坦白他的曾任国民政府教育部数学科长的历史问题,表情十分痛苦,台下的我,触目惊心,几不敢看此惨状。

如歌岁月网坛,到了这幅何国毅老师讲课白描图,可谓登峰造极矣。一群饱学之士,掬其所学,播教后生,精诚培育英才,使南外不到三年,在南京名声鹊起,声闻遐迩,岂容易哉!不才年华老大,碌碌无成,于先生虽未身侍讲帷,亲聆謦欬,但夙承先生不弃庸劣,四十校庆时犹能呼出不才名字,尔后几次电话亲切叙谈,不啻耳提面命,固不敢以不及门墙自外。拜读小宁同学何师授课大作,对四十年前事不胜缅怀感慨之至,专此留言,拜谢再三。

-------------------------------------------------------------- 

 

难忘朱松年老师http://www.xici.net/main.htm?url=/b1154910/d102905327.htm&

在“南外岁月如歌”论坛上的几处留言 - 許舍山人 - 許舍山人

回复 第6楼 的 lxn63:

我的天!朱老师的面容神气像得不得了。一个人的气质、风度是很难
用视觉艺术表现出来的,这画家lxn兄敢情是毛延寿再世?

         惊叹先生画笔精,四十年来心中形。
         一幅丹青忍泪看,珍重人间师生情.

------------------------------------------------------------

忆欧阳曼宽老师: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3400632.htm

南外文革前的教师都是经过一番挑选而来的,我也知道这位欧阳老师,大作唤起了我沉睡的记忆。祝欧阳老师健康长寿!

曹白瑞同学的生花妙笔,饱蘸着数十年学子感恩的深情,看得人伤感不已。这几天在南外论坛上看到很多的文字,就中以曹同学,冯丁,安澜,子杨落笔最为出色,一吐肺腑在西祠,文革前的南外,已走入历史,南外育才,四十年后齐花开于此,这是怎样的一幅图景!是画家,我不能画,是作家,吾不能言。。。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让我们重新再来一遍。 

  齐倾悲在西祠,白头重逢恨已迟。

  今日我向座中看,满目锦绣仍旧时。

--------------------------------------------------------------- 

安澜胸襟非同一般,故为文堂庑深广,弟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拍案惊奇者再。 

   慕君逸气何飘飘,阅尽江湖西祠好。

   我亦荒郊野外住,高会长恨知己少。

--------------------------------------------------

 

一张珍贵照片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2706768.htm 

四十多年过去,我们也老了,朱松年老师刚刚以八十五岁高龄在上海仙逝,张煦智同学这段照片的解释,语重心长,朱老师九泉有知,何等欣慰也!

文革是人类的浩劫,让我们铭记,永远诅咒它!

------------------------------------------------------------ 

 

周环环,你在哪里?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3069163.htm 

还有初二英班的尤勇,我是下乡那天的车上认识他的,林彪事件出来后,他在我那里,闻讯一夜无寐,只是说“我们这个党多灾多难啊”,他父亲是运动中愤而自尽的老干部,招工招考,公社领导从不推荐他,在我们都离开丹阳后,他孤寂一人,终于精神失常了,一路唱着徒步回南京。某日我在鼓楼浴室洗罢澡出大池,木门外低头用铁钩送拖鞋给顾客的好面熟啊,再一看竟是尤勇,我不禁眼泪夺眶而出。。。初下乡的他一表人才,平日里少有的认真,学英文,研究数学甚至跟清华的学子往来讨论,如今神容憔悴,面无表情,目光呆滞,他说他回城了,在待业。三十年来,他几次发病,甚至病危,他们班的同学,插队一家的衷群、春生等最关心他。如今住在养老院,是他母亲生前替他安排的,老人嘱咐她走后房子出租,费用供他去养老院住。。。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废了。没疯的我们,几十年来精神上的折磨还少吗?

-------------------------------------------------------------- 

      记忆中的南外生活: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2971649.htm
    

解放后数不清的政治运动,升天的,置渊的,得益的,受害的,整人的,被整的,搞得中国人关系很复杂,你看舒芜之死引起的各方评论就是一例,没有哪个国家弄得人性这么复杂的。南外也不例外,这个论坛,如果只说软软的甜甜的,就没意思了,只有在厘清从前的基础上,才能达成共识,真正的和谐起来。因为文革的影响仍在,还深得很。余光同学、冯丁同学,安澜兄,Jingdianyang(抱歉我不知是哪位校友)、钟建华同学。。。近日发文,都说得很深刻,路子是对的,旧事重提并非要给人以难堪,只是使大家分清对错,这才有真正的今后的友谊。

--------------------------------------------------------

杨兄如晤,

过誉,过誉!小弟哪里当得起“社会活动家”?不过组织了几次知青回乡而已。弟一向钦佩高三德法班同学,六六届的高中生知识就是丰富,虽说是文革可恶,那时大字报上写得才气横溢的必定是高三同学。很可惜啊,我们南外的学生大都学无所用,高三德法班好多人都是连11中起学了六年德语或法语的,全都付之东流。我看了校友通讯录上冯丁小弟他们63年进校的小校友,可怜后来一个班只有两三人是搞外语的,全都分配得乱七八糟,当年国家投入的大量财力人力物力,就这么弃之如敝履!谁之罪?

---------------------------------------------------

忆南外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2540127.htm

-------------------------------------------------------

冬青树丛里,偷偷读“海涅”:

        http://www.xici.net/b1154910/d103846187.htm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难得的是曹兄心地高贵,充满童真,珍重努力哦。弟亦与君同,自小立志文学,当年投考南外,意在先自中西文皆通,孰料突如其来之文革中断一切,十年举国斯文扫地,之后是长长的七年乡居,插队身心两难,将近而立适逢知青大招工,终因南外这块金字招牌而入省外贸。。。此皆身不由己也,待到获得自由已是发落齿摇之时,俱往矣!看到参透人生荣辱沉浮的张允和先生耄耋之年犹能以极细密纯真之心柔情万钟写其初恋,则不胜羡慕,铮老矣,何能时光倒流哉?

-----------------------------------------------------------------

 

人生短促,校谊长青 - 致高敬斌同学:

http://www.xici.net/b1154910/d98523179.htm     

敝人一点坎坷,较之安澜兄,真是小巫见大巫,澜兄是奇人,南外学子大都循规蹈矩,生活在意识中,不假。一 个大起大落之人,犹存真善美之心,热心公益,倒是少见。早点认识澜兄,弟也不至于吃那么多的苦头了,相见恨晚,呵呵。

 

      曾是数亿身家人,一筐借据赎自身。

      从今逍遥西河去,相慰只是南山尊。

 

  评论这张
 
阅读(20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